北京诉讼律师:债权人应当提供完整证据证明借款金额

在民间借贷案件中,当事人双方经常就借款金额产生纠纷,这案件因而屡见不鲜!根据“谁提出谁举证”的原则债权人向债务人主张权利应当提供完整证据证明借款金额下面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下面一起二审上诉案件为例对民间借贷案件中债权人的举证责任进行分析

北京诉讼律师:债权人应当提供完整证据证明借款金额


苏某系某研究院法定代表人,2014年至2015年期间,胡某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向某研究院、苏某银行账户转账共计1460.005万元。2017年4月30日,某研究院、苏某作为共同债务人与胡某签订还款协议书一份。2017年7月15日,某研究院出具债转股实施方案一份。以股东苏某持有的公司对价股权承担公司债务。胡某(甲方)与某研究院、苏某(丙方)签订债转股协议一份,该协议载明“丙方愿以其所持有的乙方相应股权转让与甲方,以股权对价清偿乙方债务。甲方对乙方的债权将转变为对其乙方持有的股权,成为乙方股东,抵消其享有乙方的债权,免除乙方债务”。上述债转股实施方案与协议书,胡某与某研究院、苏某方均认为因涉及人员较多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协议不再实施。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根据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某研究院、苏某向胡某借款,双方形成了民间借贷关系,该民间借贷关系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关于本案中借款本金数额问题。胡某根据还款协议书主张借款本金为4374万元。胡某在一审庭审中陈述其是通过银行转账、承兑汇票、转账支票三种方式向对方提供借款本金共计4374万元。第一,关于银行转账部分,胡某向一审法院提交了向某研究院、苏某个人账户1460.005万元银行转账记录。某研究院、苏某对此认可,并在一审庭审中自认与胡某方之间的借款本金为上述1460.005万元。对此,一审法院予以支持。第二,关于通过承兑汇票转让部分,一审法院在前文中对胡某方提交的7张银行支票及某研究院支票领取额单作为证据证明其通过提供承兑汇票的方式向对方提供借款的事实,不予认可。胡某亦未向一审法院提供充足证据证明有关承兑汇票的背书记载以及钱款去向、流转痕迹,故一审法院对此不予认可。

一审庭审中,胡某主张结合处理办法以及债转股协议书,能够证明胡某对某研究院、苏某享有4374万元的债权,且该4374万元为借款本金,但是胡某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实际发生了4374万元借款的事实,故一审法院对胡某主张的4374万元的借款数额不予认可。综上,一审法院对本案双方的借款本金数额认定为1460.005万元。

关于本案中的被告主体资格。本案的还款协议书载有:“甲方(债权人):胡某与乙方(共同债务人):某研究院、苏某经对账,确认截至2017年4月30日,甲方以转账支票、承兑汇票、网银等方式给付乙方现金四千三百七十四万元整(4374万元),此金额为本金……”在该协议书中,某研究院、苏某作为共同债务人签字并盖章,且某研究院、苏某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本案中的债务人仅为某研究院,苏某不是共同债务人,故一审法院对某研究院、苏某的主张不予认可,一审法院认为,上述某研究院、苏某作为本案的共同债务人,均具有被告主体资格。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一、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可以认定,某研究院、苏某向胡某借款,双方形成了民间借贷关系,该民间借贷关系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借款金额及利息的认定问题。

胡某一审中根据还款协议书主张借款本金为4374万元,二审中主张一审判决确认的1460.005万元本金之外22825680元亦为本金。胡某向法院提交了向某研究院、苏某个人账户转账1460.005万元的银行转账记录。某研究院、苏某对此予以认可,且认可与胡某之间的借款本金为1460.005万元。

一审中,胡某提交了7张银行转账支票及某研究院支票领取单作为证据,二审中,胡某提交了银行承兑汇票及粘单的复印件、支票存根联、转账支票原件等新证据,拟证明其通过提供银行承兑汇票的方式向某研究院提供借款,某研究院交付胡某转账支票作为借款依据的事实。某研究院、苏某对银行承兑汇票复印件真实性不予认可,对银行转账支票、支票存根联的真实性认可,但称银行转账支票、支票存根联无法证实某研究院实际收到4374万元借款。胡某主张银行承兑汇票、转账支票等结合债转股协议书,还款协议书等证据能够证明胡某对某研究院、苏某享有4374万元的债权,且该4374万元为借款本金,但在某研究院不认可的情况下,胡某提交的上述证据均不足以证明实际发生了4374万元借款,不足以证明胡某向某研究院交付了22825680元借款的事实,故二审法院对胡某主张的一审判决确认的1460.005万元之外的22825680元借款本金数额难以确认。一审法院对本案双方的借款本金数额认定为1460.005万元,并无不当之处,二审法院予以确认。

        北京诉讼律师认为,对于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证据认定,不仅要审查判断各证据之间的联系。还要审查判断各证据与案件事实的关联程度。目前,民间借贷案件数量众多,标的额较大,为防止当事人以民间借贷的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在大额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即使所提供的民间借贷合同或者协议、欠条、借据等证据均为真实,人民法院对证据与案件事实的关联程度,即借贷内容也要进行必要的审查核对,以确保每一笔民间借贷二审上诉案件都具备合法事实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