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复杂诉讼律师:以抵押物未办理变更登记为由主张免除担保责任不成立

在信贷领域,经常会出现有抵押担保的债权进行债权转让的交易(比如在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按照《民法典》第四百零七条的规定,“抵押权不得与债权分离而单独转让或者作为其他债权的担保。债权转让的,担保该债权的抵押权一并转让,但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在实践中,债权受让人为了降低成本(办理抵押变更登记的费用及花费的时间)、简便手续或基于其他考虑,在转让有抵押的债权时一般不会办理抵押权变更登记。下面北京复杂诉讼律师以一个抵押担保合同纠纷二审上诉案例为大家分析有关规定。

北京复杂诉讼律师:以抵押物未办理变更登记为由主张免除担保责任不成立

2012年4月26日,A公司向B银行借款,并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2012年3月28日,C公司以其享有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向B银行提供担保,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并办理了抵押登记。2013年4月26日,B银行作为甲方、D公司作为乙方、A公司作为丙方共同签订债权转让协议,B银行将其与A公司于2012年4月27日签订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项下的债权本转让给D公司。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案涉最高额抵押权已经办理抵押登记手续,其转让是在抵押权已经成立并生效的前提下发生的转移,并非重设一个新的抵押权。故在案涉主债权转让的情况下,作为其从属性债权的最高额抵押权也应随之转移。且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对于债权和抵押权转让后,抵押权人发生变化是否必须办理变更登记亦无强制性规定。因此,案涉抵押权的转让无需重新办理抵押登记手续或抵押权人变更登记手续。综上,C公司关于其不应承担案涉抵押担保责任的理由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因此,D公司在依法受让案涉债权后,取得了对C公司享有的抵押权。

C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民法典》第三百八十八条规定,担保合同是主债权债务合同的从合同。B银行向D公司转让债权后,D公司取得了相应担保物权。C公司以相关土地提供抵押担保,而案涉债权在转让前后的数额、履行期限等均保持了同一性,仅债权人发生了变更,没有加重担保人的责任,故C公司以抵押物未办理变更登记为由主张免除担保责任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北京复杂诉讼律师认为,《民法典》第四百零七条规定,“抵押权不得与债权分离而单独转让或者作为其他债权的担保。北京复杂诉讼律师认为,债权转让的,担保该债权的抵押权一并转让,但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根据法律规定,债权转让的,抵押权作为从权利也随着债权的转让一并转让,但并未强制要求抵押权转让必须要办理抵押权变更登记,也未明确规定若抵押权未办理变更登记的,则债权受让人不享有抵押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