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借款纠纷律师:委托贷款实为民间借贷,委托人可直接向借款人主张还款

司法实践中,委托人、受托银行与借款人三方签订委托贷款合同,其实质是委托人与借款人之间的民间借贷。委托贷款合同的效力、委托人与借款人之间的利息、逾期利息、违约金等权利义务均应受有关民间借贷的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制。借款人在签订合同时明知委托人与受托银行之间存在代理关系时,委托贷款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与借款人。委托人可作为原告直接向借款人主张还款。下面北京借款纠纷律师以一个合同纠纷的二审上诉案例为大家分析有关规定。

北京借款纠纷律师:委托贷款实为民间借贷,委托人可直接向借款人主张还款

 2013年9月27日,A基金、B分行与C房地产公司签订《委托贷款合同》,约定A基金委托B分行向C房地产公司贷款6.3亿元,借期为四年,第一年至第三年的贷款利率为年利率16%,第四年的贷款利率为年利率18%,按自然季结息。合同约定,借款人未依约归还本金及利息的,在借款利率的基础上上浮50%计收罚息。此外,借款人存在违约情形的,委托人可终止合同,提前回收借款,且可要求借款人承担必要费用。  

后A基金向高院提起诉讼,认为C房地产未按照约定履行合同,请求依约解除合同,要求C房地产承担违约责任并支付违约金。高院认为,三方当事人为委托贷款合同关系,A基金可以自己名义直接向C房地产公司主张权利。法院支持A基金解除合同、提前返还借款的请求,对利息超出24%的部分以及违约金不予支持。A基金不服原判,向最高法院上诉请求增判C房地产公司承担1.26亿元违约金。C房地产公司也提起上诉,认为根据合同约定,A基金不是适格原告,请求撤销原判,驳回起诉。最高法院对于双方上述上诉请求均未予支持。 

 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包括:A基金是否为本案适格的原告,以及违约金与利息如何计算。最高法院在解决上述两争议焦点问题前,首先对委托贷款合同进行了定性,将当事人之间法律关系的认定为民间借贷关系。A基金、B分行与C房地产公司三方签订《委托贷款合同》,约定由A基金提供资金,B分行根据A基金确定的借款人、用途、金额、币种、期限、利率代为发放、协助监督使用并收回贷款,B分行收取代理委托贷款手续费,并不承担信用风险,因而,该合同性质实质上是A基金与C房地产公司之间的民间借贷,委托贷款合同的效力和A基金与C房地产公司之间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均应受相关民间借贷的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制。

北京借款纠纷律师讲解:关于A基金是否为本案适格原告的问题,最高法院认为: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之规定,C房地产公司在签订合同时明知B分行与A基金之间的代理关系,《委托贷款合同》直接约束A基金和C房地产公司。其次,合同中关于“受托人可以按照委托人的书面要求以受托人的名义向借款人提起诉讼”的约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如何确定委托贷款协议纠纷诉讼主体资格的批复》中关于委托人可以受托人为被告、借款人为第三人提起诉讼的规定,旨在保护委托人的权利,不能理解为A基金不得对借款人提起诉讼,因而对于中森房地产公司认为A基金并非适格原告的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违约金和利息如何计算的问题,最高法院认为:A基金在原审判决年利率24%逾期利息基础上另外依合同约定主张1.26亿元违约金,实质是要求逾期罚息和固定违约金并行。由于A基金因C房地产公司违约遭受的损失主要是利息损失,且该损失未明显超出逾期利息,因而对于再给付1.26亿元违约金的请求不予支持。

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的北京借款纠纷律师提醒大家:委托贷款合同的性质实质上是民间借贷,而非金融借款。因而,合同的效力、各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内容均应受到民间借贷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的规制。委托人无需通过受托人,可直接向借款人主张权利。若借款人届期未清偿借款,委托人可直接向借款人主张还本付息。因而,从节约诉讼成本的角度考虑,建议委托人寻求北京知名律师的帮助,起诉借款人要求清偿债务。委托人在请求借款人还款时,应理性主张违约金及利息数额。对于合同当事人而言,合同性质的认定对于合同效力以及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内容将产生较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