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审上诉法院判决:约定不明的情况下未进行财务公开不构成根本性违约,不可以此为由申请解除合同

根本违约是指违约的后果已经妨害了合同目的实现,包括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仍不履行和一般违约但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两种情形。完全不履行构成根本违约,在瑕疵履行中采取修理、更换方式仍达不到合同目的的构成根本违约;迟延履行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或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在合同履行期内仍未履行,构成根本违约;部分履行妨害合同目标的实现,构成根本违约。由于一方的根本违约行为会严重损害另一方当事人的的利益,因此法律上规定另一方当事人享有合同解除权,这种解除权的行使可以不经催告。而合同在未约定将财务公开当作根本违约的条件时,此类情况便不能行使法定解除权!下面北京合同律师以一个合同纠纷的二审上诉案例为大家分析有关规定。

二审上诉法院判决:约定不明的情况下未进行财务公开不构成根本性违约,不可以此为由申请解除合同

2007年,张某告知其好友龙某,其有参与投资造船的渠道,询问龙某等人是否有兴趣一起参与投资。获得龙某等人认同后,张某于2007年至2009年间共计收到龙某交付的投资款200万元。张某陆续收到龙某以及其他共同投资人的投资款共计1170万元后(含张某的份额),分批次将款项又交付给了顾某,再由顾某将投资款投入建造货船。2009年,张某与其他部分共同投资人一起去造船厂参观造船现场,但是顾某在现场并未向张某等投资人提供详细有效的财务账册。后因财务账册未能查阅以及需要追加投资等原因,部分投资人未按认投的金额出资。2010年,货船建成交船,2011年至2015年,顾某将船舶经营管理所得的分红汇入张某账户,由张某分配给其他的共同投资人,其中2011年分红三次、2012年分红两次、2013年至2015年各分红一次,2014年与2015年的分红占投资比例的0.5%,其余六次分红占投资比例的1%。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龙某实际投资的金额;二、龙某与张某之间的法律关系及各自的权利义务;三、张某在履约过程中是否构成根本违约,龙某是否因此享有合同解除权;四、涉案的债务是否系夫妻共同债务。关于争议焦点一。该院认为,龙某涉案的实际出资额应为200万元。首先,从龙某与张某的举证、质证来看,可以认定龙某与张某之间除了该2650400元的款项往来之外,还存在着其他的大额经济往来。在张某对龙某的实际出资金额存有异议的情况下,龙某无法仅凭该汇款转账记录证明其实际出资额为2650400元,龙某仍需继续承担举证责任,否则应承担相应的举证不利的后果。其次,龙某与张某在庭审中均认可了,龙某在投资初期认投的金额为200万元,案外人夏某认投的金额为100万元,但是后来夏某并未实际出资。龙某主张,案外人夏某已经将其所有的投资份额转让给了龙某,但是龙某并未向该院提交任何相关证据,依法不予采信。

关于争议焦点二。龙某与张某虽然未签订过书面合同,但是已经通过口头形式成立合同关系。关于该合同关系,通过审理可以明确的是,合同的标的物为3.5万吨、总投资额接近两亿元的散装货船,合同的内容为龙某向张某交付投资款,张某收到投资款后按约及时将投资款投入到标的物的建造之中,龙某作为投资人在标的物建成之后,享有其所有者权益,即有资产的剩余索取权、分配利润权等。张某与龙某成立该合同关系的同时,也与其他约八位投资人成立了相同的合同关系。关于该类合同关系,龙某、张某在审理过程中,均认可是合伙投资关系,该院经审理后认为涉案的合同关系与一般合伙关系还是存在一些明显的区别,更为准确的定性应是共同投资或者委托投资关系。因为合伙在我国的法律体系中主要规定在个人合伙、合伙企业及合伙型联营之中,合伙一般要求各成员互负出资义务、共同经营、对合伙事务行使表决权等等。而本案中包含龙某、张某在内的十位投资人,虽一起将投资款交付给了张某,一起从张某处实现其权益,具备一定的“团体性”,但是实际上是缺乏明确的合伙合意的,并无共同经营,互相之间也并没有互负出资义务(投资人出资多少与其他人并没有关系,由张某负责找寻投资人,认足投资份额),对于投资人的经营管理义务也没有要求。因其只是对标的物投资的各个层级中的某一级,不是第一层级,不仅内部缺乏明确的合伙合意,与其他各层级的投资人更是没有合伙合意。合同条款根据是否明确约定,可分为明示条款和默示条款,明示条款有书面条款的自然以书面记载为准,口头条款的内容则涉及事实证明的问题;默示条款的内容,以法律规定或者依交易习惯确定。

关于争议焦点三。龙某的请求权基础为:张某未按约定履行合同的主要义务,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故龙某有法定合同解除权,并有权要求张某返还投资款及赔偿损失。法院认为,龙某主张张某存在上述违约的事实,而张某均予以否认,应由龙某对其主张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关于争议焦点四。龙某要求张某返还投资款并赔偿损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自然也不存在所谓的夫妻共同债务。因此,龙某无权要求张某罗文玲承担偿付责任。

二审法院认为,二审期间,双方主要存在以下几个争议焦点:双方之间法律关系的定性。二审法院认为,龙某、张某等十人参与投资造船,但十位投资人之间并不完全认识,且十人均未直接参与造船,也未参与船舶的经营,十人之间关系较为松散,并不符合合伙的法律特征,故一审法院将本案定性为合同法律关系并无不当。

张某是否存在根本违约,龙某主张解除合同是否应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可以解除合同。因此,只有不履行合同主要义务,足以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构成根本性违约时,龙某才能行使法定解除权。张某未进行财务公开是否构成根本性违约的问题。尽管张某在投资初期可能有过财务公开的陈述,但双方就财务公开的程度以及如何公开等均缺乏明确约定。因此,在双方对于财务公开缺乏详细的约定,且张某对于财务账册掌控力有限的情况下,龙某主张张某未进行财务公开构成根本性违约依据不足。综上,张某和龙某等人一起投资造船,张某的主要义务是在收到龙某等人的投资款后将投资款交给顾某用于造船,在收到顾某交付的分红款或投资结算款后将款项支付给各投资人。现有证据证明张某已经履行了合同主要义务,龙某主张张某构成根本性违约并要求解除合同依据不足。

龙某的投资金额是200万元还是2650400元?龙某持有转账记录主张其投资的金额为2650400元,并非一审法院认定的200万元。但双方之间存在较多经济往来,不能仅凭转账记录认定龙某的投资金额。考虑到龙某认可其一开始认投的投资金额为200万元,其对于追加投资金额没有证据予以证明,且200万的投资额与龙某收到的分红金额在比例上相对应,故一审法院认定龙某的投资金额为200万元得当。

北京合同纠纷律所的合同律师认为,一方当事人提出解除合同后,在未与对方协商一致的情况下,拒绝对方提出减少其损失的建议,坚持要求对方承担解除合同的全部损失,并放弃履行合同,致使自身利益受到损害的,应自负全部责任。

在无法定或约定的解除情形下,合同一方当事人未与对方协商一致的,不得单方强行解除合同,并要求对方承担解除合同的全部损失。在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时,任何一方当事人均应继续履行合同约定的权利和义务,违反合同约定的一方,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因此,在双方未对是否解除合同达成一致意见时,一方提出解除合同并拒绝对方减少损失的建议,坚持要求对方承担解除合同的全部损失,同时放弃履行合同,致使自身利益遭受损害的,应自行负责。如果遇见此类纠纷可以咨询北京合同纠纷律所的合同律师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