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产继承律师提醒,继承开始前应当对遗产进行析产,确定遗产范围

遗产继承之前之所以先要进行析产,是由于遗产只能是被继承人的个人合法财产,在认定遗产范围时必须将其个人财产与他人财产加以区分。以避免被继承人与他人共有的财产在遗产继承时被错误认定。下面北京房产继承律师常亮以一个房产继承纠纷的二审上诉案例为大家分析有关规定。

北京房产继承律师提醒,继承开始前应当对遗产进行析产,确定遗产范围

陈某与吴某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陈某乙、陈某丙、陈某丁、陈某戊、陈某己二女。熊某、陈某戌系陈某的父母。熊某、陈某戌均已先于陈某死亡。陈某于2013年死亡。吴某于2000年死亡。A房屋原系XX村居民陈某、熊某、吴某、陈某乙、陈某丙、陈某丁、陈某戊所有。1994年12月9日,陈某与吴某向XX村委会及房管局报告称因住房紧张,希望将A房屋拆除改扩建,以便解决住房问题。因父母均已死亡,产权证上其余人均系其子女,故由其做主向政府申请改扩建。在此份报告上,陈某备注称“我的第三子陈某甲是于此房权证领到后第二年出生,请补入承受共有人。”

 1995年12月29日,陈某与吴某、陈某乙(委托陈某丙)、陈某丙、陈某丁、陈某戊、陈某甲签订一份《房产继承协议书》,约定A房屋平房六间,土改确权为陈某、熊某、吴某、陈某乙、陈某丙、陈某丁、陈某戊七人所有。熊某于1954年死亡,其夫陈某戌于1921年死亡,夫妇生前只育有独子陈某(又名陈某),无女。陈某与妻吴某(又名吴某)共育有陈某乙、陈某丙、陈某丁、陈某戊、陈某甲二女三男;为便于管业,经协商,上列当事人达成房产继承协议如下,上述产业由全部继承人陈某、吴某、陈某乙、陈某丙、陈某丁、陈某甲七人共同继承所有。以上七人共同在该协议书签字,其中陈某丙代陈某乙签订。1997年6月18日,土地管理局同意陈某改建个人住宅, 1998年建成后,于2014年遇政府拆迁,由陈某戊(代)于2014年7月21日出具《具结书》一份。同年,陈某戊代已故陈某与征收工程处签订一份《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约定安置情况为270平方米以及182241.24元。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继承开始后,被继承人的遗产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吴某死亡后,A房屋中被继承人吴某的份额由陈某、陈某乙、陈某丙、陈某丁、陈某戊、陈某甲继承。陈某死亡后,A房屋中被继承人陈某的份额由陈某乙、陈某丙、陈某丁、陈某戊、陈某甲继承。故A房产由陈某乙、陈某丙、陈某丁、陈某戊、陈某甲继承所有。现A房屋已被征收,形成的拆迁权益,按每人五分之一份额均等分割。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其出资情况,故其主张按照出资额确定分割房产拆迁权益,法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涉及析产和继承两个法律关系。首先,改扩建后的A房屋系陈某、吴某、陈某乙、陈某丙、陈某丁、陈某戊、陈某甲等七人共同共有,应作为七人的共同财产进行分割,每人各有七分之一的份额。其次,2000年吴某死亡,导致陈某、吴某、陈某乙、陈某丙、陈某丁、陈某戊、陈某甲七人的共有关系解体,并发生继承,因吴某的父母先于其死亡,且吴某在生前未立遗嘱,故吴某死亡后,其在改扩建后的A房屋中享有的份额(七分之一)作为其遗产,依法由陈某、陈某乙、陈某丙、陈某丁、陈某戊、陈某甲六人继承。再次,2013年陈某死亡,因其父母和配偶均已死亡,且陈某生前未立遗嘱,其在改扩建后的A房屋中的份额依法由其五个子女陈某乙、陈某丙、陈某丁、陈某戊、陈某甲共同继承。上诉人陈某甲关于A房屋系其全额出资重建,该房产拆迁权益应全部由其所得的上诉请求,经查,陈某甲向法院提交了建房原始明细账册、缴款凭证等证据证明其诉请,该建房原始明细账册系陈某戊亲笔所制,陈某戊在庭上陈述该账册是房屋改建时由兄弟和姐姐委托陈某戊管账和制作,后被陈某甲拿走,故上诉人陈某甲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A房屋房产系其全额出资重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所以,陈某甲应为其主张承担举证不利后果,故陈某甲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北京房产继承律师常亮讲解:财产共有多以一定身份关系或契约关系存在为前提,当被继承人为财产共有人之一时,继承开始后应将其份额从共有财产中分割出来作为遗产加以继承。既不能将全部共有财产作为遗产来继承,也不能将共有财产中的遗产部分忽视,因此我们需要先行进行析产,避免被继承人与他人共有的财产在遗产继承时被错误认定。如果大家有此类问题可以咨询北京房产继承律师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