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产继承律师:遗嘱无效时应当以法定继承处理

  我国法律规定,继承包括下面两种方式,一种是法定继承,另一种是遗嘱继承。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虽然都是继承被继承人财产的方式,但是他们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一般遗嘱继承条件未完全成立时,应当按照法定继承处理遗产!下面北京房产继承律师以一个房产纠纷胜诉的二审上诉案例为大家分析有关规定。

北京房产继承律师:遗嘱无效时应当以法定继承处理

  吕某与周某甲夫妻原来在某校院内拥有一处房地产, 1992年购买周某甲的弟弟周某乙的房地产。2002年5月5日,周某甲立下《家庭房产继承原则》,其中约定:现经家庭各成员共同协商同意,原有房屋于2002年由大儿子周老大出资进行重新修建,家庭其他成员有义务借款支持其进行修建,房屋修建完后在我夫妻二人去世后房产所有权归大儿子周老大,或孙子周某丙所有,但二儿子周老二有对其中房产50%的购买权,但必须支付其房产修建中50%的实际花费及利息等费用。2002年7月12日周某甲用自己的房地产与某校大门口左侧空地297.50平方米的土地进行了调换,尔后周老大出资进行了修建。2003年9月,该房地产登记在周老大名下。2013年6月6日周某甲逝世。2018年4月,该房地产因城中村项目被征收。2018年5月2日项目组与周老大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补偿款共计2346420元。尔后双方对该补偿款的所有权发生争议,酿成本案纠纷。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法定继承纠纷。周某甲立下的《家庭房产继承原则》对自己所有的房地产以遗嘱的形式转让给周老大所有,但事实上在周老大翻修房屋时,周某甲就已经将自己所有的房地产交给周老大使用,周某甲去世后首先按照遗嘱继承,周某甲的所有财产应归周老大继承,其他继承人已无财产可供继承,故吕某等6人请求按照法定继承遗产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吕某与周某甲系夫妻关系,对夫妻共同财产拥有一半的财产所有权,因此周某甲立下的《家庭房产继承原则》对吕某的财产所有权进行了处分,因吕某没有在《家庭房产继承原则》上签字,对吕某没有法律约束力,吕某对自己应占的财产份额仍然拥有所有权。本案周老大所修建房屋的土地系吕某与周某甲夫妻二人共有,周老大所得补偿款应归周老大夫妇与吕某共同所有,因此吕某对所得补偿款应占一定的份额,周老大所得补偿款应给予吕某适当的补偿,结合土地现有价值和照顾老人的合法权益,以补偿吕某300000元为宜。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是:1.一审将本案定性为法定继承纠纷是否正确,周老二是否享有继承权;2.吕某对拆迁补偿款是否享有较大额度的财产所有权,一审判决周老大支付吕某补偿款300000元是否妥当。现根据当事人的诉、辩意见,结合本案事实,评判如下:

关于本案定性问题。吕某之夫周某甲所写《家庭房产继承原则》第二条家庭房产的继承原则内容为“本人房地产原则上在我夫妻二人去世之后由二个儿子继承及分配,四个女儿不参与继承及分配”;第三条房产修建及继承问题内容为“现经家庭各成员共同协商同意,原有房屋于2002年由大儿子周老大出资进行重新修建,家庭其他成员有义务借款支持其进行修建,房屋修建完后,在我夫妻二人去世后,房产所有权归大儿子周老大或孙子周某丙所有,但二儿子周老二有对其中房产50%的购买权,但必须支付其房产修建中50%的实际花费及利息等费用”。从上述内容可知,涉案房地产须周某甲本人及吕某死亡后方可继承,而吕某现健在,因此本案不符合《家庭房产继承原则》中遗嘱继承的条件,一审法院将本案定性为法定继承纠纷并无不当。同时,涉案房产系由周老大主要出资修建,并实际使用和管理,已被依法征收,不存在周老二再行使50%购买权的问题,且不具备《家庭房产继承原则》中遗嘱继承的条件,因此周老二在本案中无财产可以继承。吕某、周老二等6人提出本案应为遗嘱继承纠纷、周老二享有继承权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二审法院不予采纳。

  关于房屋拆迁补偿款的分配问题。北京房产继承律师讲解:从现有证据分析,本案涉案房屋虽由周老大主要出资修建,但该房屋的土地系吕某、周某甲夫妇某校内房屋的土地置换取得,且置换土地的补偿款30000余元也由周老大领取用于涉案房屋的修建,因此,吕某可参与涉案房屋拆迁补偿款的分配。涉案房屋的拆迁补偿款共计2346420元。虽周老大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在修建涉案房屋中的准确出资额,但涉案房屋由其主要出资修建却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在上述补偿款中,周老大应占有较大的份额,吕某只能占有较小的份额。因双方都未能证明修建涉案房屋时个人的出资额及修建房屋的总开支,所以本案只能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及适当照顾老年人的合法权益等因素酌情分配,以周老大支付吕某拆迁补偿款450000元为宜。吕某等6人提出吕某占有较大份额拆迁补偿款、应由周老大补偿600000元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二审法院予以部分支持。

  北京房产继承律师提醒大家:法定继承是遗嘱继承的补充。法定继承虽是常见的主要的继承方式,但继承开始后,应先适用遗嘱继承,只有在不适用遗嘱继承时才适用法定继承。因而,从效力上说,遗嘱继承的效力优先于法定继承,法定继承是对遗嘱继承的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