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经济纠纷律师:委托理财与借款的主要区分点在于合同目的和使用情况

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一般来说,法院对合同性质应当主动进行审查。尤其是在委托理财合同中,可以关注此类合同的内容及履行情况确定是理财还是借贷,理财收益实际上是资金占用费。若双方的真实目的是保障出借资金与收益的安全,无委托理财的真实意思表示,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性质为借贷纠纷。下面北京经济纠纷律师以一个合同纠纷胜诉的案例为大家分析有关规定。

北京经济纠纷律师:委托理财与借款的主要区分点在于合同目的和使用情况

2014年1月16日,A公司与某工行签订《理财协议》,约定A公司交由某工行理财资金5000万元,A公司将上述理财资金直接划至某工行指定的B公司账号。理财期限为9个月,理财资金年收益率为11%,按季交付。2014年1月24日,A公司两次依约向某工行指定的B公司账户转款,共计5000万元。

2014年5月8日,某工行指示案外人B公司向A公司支付理财收益约83.7万元。2014年10月24日理财期限届满,某工行尚欠理财本金4500万元及收益约327万元。后于2015年4月17日,某工行指示科大鼎新公司代其偿还理财本金500万元。A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返还4500万元本金以及相应利息(期内收益以及逾期付款的违约金)。一审法院将合同定性为投资理财协议,同时由于该理财行为具有一定的资金融通性质,因而在计算利息时,参照《最高人民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二项的规定,对于逾期利息按照期内利息计算。由此判决某支行返还理财本金4500万元,以及理财收益以及逾期违约金共计约1801万元。某工行不服,认为《理财协议》第五条存在保底条款,约定应为无效,上诉至二审法院。二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将本案定性为委托理财合同纠纷不当,并纠正为金融借款纠纷,同时由资金使用人B公司承担还款责任,某工行在偿还不能的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北京经济纠纷律师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为合同性质如何界定。二审法院认为,虽当事人对合同性质的界定无争议,均认为是委托理财合同,但合同性质的界定是认定合同效力以及当事人责任承担的前提和基础,法院对合同性质应当主动进行审查。二审法院从协议约定内容以及履行情况两个角度进行分析:协议约定A公司直接将款项划至B公司账户,年收益率为11%,收益计算日为资金到达B公司账户之日,由此,A公司对于资金的实际使用人是B公司是知晓的,收益是资金占用使用费。从协议的履行情况看,A公司将5000万元款项直接打入用资人B公司账户,由B公司直接使用;A公司直接收取了用资人B公司支付的收益837808.22元。因而,A公司与某工行签订涉案《理财协议》的真实目的是通过签订该协议的形式,保障其向B公司出借资金及收益的安全,A公司与某工行之间实际并无委托理财的真实意思表示。

北京经济纠纷律师认为,委托理财并非法律概念。一般认为,委托理财是委托人将其资金、证券等资产委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将该资产投资于期货、证券等交易市场货通过其他金融形式进行管理,所得收益由双方按约定进行分配或由受托人收取代理费。而保证本息固定回报但不参与分红的委托理财合同,名为理财,实为借贷。本案中,法院首先将委托人与银行之间的协议定性为借款合同。其次,由于委托人按照银行指示将资金转入第三人账户中,由第三人返还本息,第三人明知资金来源于委托人A公司,符合委托贷款的特征。借款合同直接在委托人与借款人之间发生效力,因而,二审中,二审法院判决直接由第三人B公司承担还款责任,某工行在偿还不能的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