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经济纠纷律师解读:同居双方,一方主张同居生活期间取得的财产是共同财产的,应证明该财产系双方共同出资

随着社会文化和经济生活不断变迁,司法机关对同居关系有了新的认识,当当事人对同居期间的财产分割或者子女抚养问题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北京经济纠纷律师以下面一起二审上诉案件为例,对同居关系中的共同财产的认定进行解读。

北京经济纠纷律师解读:同居双方,一方主张同居生活期间取得的财产是共同财产的,应证明该财产系双方共同出资

1998年冀某(女)与桑某一(男)认识并开始同居生活,冀某与桑某一同居时并未领取结婚证。2000年9月29日双方生育一子桑某二,冀某与桑某一于2010年5月共同出资以冀某的名义购买了奇瑞牌小轿车一辆。此外,双方在同居期间还购买了北京市某小区房屋和河北省某村的房屋,此两处房产都登记在冀某的名下。冀某表示房产都是自己出资购买的,与桑某一无涉,桑某一表示上述房产自己也有较大出资,只是因为没有贷款资格,故登记在冀某名下。桑某一请求分割双方共同财产和请求抚养其子桑某二。

双方之子桑某二到庭表示愿意和母亲冀某一起生活,经过法院调解,冀某与桑某一均表示同意冀某抚养桑某二,桑某一从2012年7月开始每月支付桑某二生活费500元,教育和医疗费用双方平均分担。双方一致同意将共同出资购买的一辆奇瑞牌小轿车归桑某一所有,桑某一给予冀某补偿款1.5万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双方之子桑某二表示愿意和冀某共同生活,冀某也同意抚养,对此法院予以准许,酌定桑某一从2012年7月份开始每月给付桑某二生活费500元,教育费、医疗费平均负担。冀某与桑某一同意将双方共同购买的奇瑞牌小轿车一辆分归桑某一所有,桑某一在过户完成后补偿冀某1.5万元。桑某一要求分割登记在冀某名下的房产,因不能提出有效的证据证明是双方在同居期间共同出资购买,无法认定属于共同财产,故桑某一的分割房产的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判决后,桑某一不服,遂二审上诉。冀某同意原审法院判决。

二审法院认为:故桑某一要求分割房产的请求,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北京经济纠纷律师认为:

1、同居关系,是指双方当事人未办理结婚登记而具有较稳定的长期共同生活关系。我国婚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了两种同居情形:《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第5条所规定的“未按婚姻法第八条规定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即非婚同居;另一种情形是《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第2条所规定的“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指有配偶者与婚外异性,不以夫妻名义,持续、稳定地同居生活,即婚外同居。这两种同居情形在《婚姻法司法解释(一)》施行之前,均定性为非法同居关系。但随着社会文化和经济生活的不断变迁,对上述这样大量存在的非法同居关系,我国立法和司法界也逐渐改变态度,认识到部分同居行为发生在当事人的私人空间,应尽量减少公权力的干预。故《婚姻法司法解释(一)》不再一律冠之以“非法同居”,而代之以中性的词汇“同居”。这是司法机关对同居关系性质的认识所发生的一个质的变化。

关于同居关系的可诉性,《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1条规定,当事人起诉请求解除同居关系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当事人请求解除的同居关系属于《婚姻法》第3条、第32条、第46条规定的“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并依法予以解除。当事人因同居期间的财产分割或者子女抚养问题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同居期间财产的分割:(1)解除同居关系时,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这与离婚时夫妻财产分割原则有所不同。《婚姻法》第17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一般视为夫妻共同财产。同居关系中强调需双方“共同所得”“共同购置”才为共有财产。即双方共同生产经营所得的财产为共同财产。与人身关系密切的财产,如养老金、住房公积金、伤残抚恤金、转业安置费、医疗费等不能作为共同财产。(2)一方因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为一方个人财产。(3)同居生活前,一方自愿赠送给对方的财物可比照赠与关系处理;一方向另一方索取的财物,可参照最高人民法院1984年《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8条的规定处理,即如双方当事人同居时间不长,或因索要财物造成对方生活困难的,可酌情判决返还。但买卖、互易、彩票取得的财产,当以原始资本所有人为产权人。(4)同居期间为共同生产、生活而形成的债权、债务,可按共同债权、债务处理。(5)一方在共同生活期间患有严重疾病未治愈的,分割财产时,应予适当照顾,或者由另一方给予一次性的经济帮助。(6)同居生活期间一方死亡,另一方要求继承死者遗产的,如认定为事实婚姻关系的,可以配偶身份按《继承法》的有关规定处理;如认定为同居关系,双方则无相互继承的权利,只能根据扶养的具体情况,按照《继承法》第14条的规定,作为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分得适当的遗产。

居期间所生子女的抚养问题:同居期间所生子女,同婚生子女的地位相同,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与歧视。(1)同居期间所生子女,由哪一方抚养,双方协商;协商不成时,应根据子女的利益和双方的具体情况判决。(2)哺乳期内的子女,原则上由母方抚养,如果父方条件好,母方同意,也可由父方抚养。

(3)子女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应征求子女本人的意见。(4)一方将未成年的子女送他人收养,须征得另一方的同意。(5)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

我国现行法律虽然不再使用“非法同居关系”,而换成了中性词汇“同居关系”,对非婚同居也不再干涉和处罚,但在处理同居关系时,仍采取不鼓励、不保护的态度。这也是权衡维护社会稳定和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后的一个折中选择。相比婚姻关系,同居关系的身份属性弱化了,财产的处理也不同于婚姻关系。婚姻关系中处理财产的原则是,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视为夫妻共同财产。因此婚姻关系中的财产以共同财产制为原则,以约定财产制和分别财产制为补充,而男女双方选择非婚同居的方式生活在一起,就是为了规避法律的束缚,规避婚姻的制约,也应当包括规避夫妻权利义务的享有和履行。他们必然不希望将自己的财产像配偶的财产一样作为共同财产被分割,这也有失社会公平。因此同居期间取得的财产,以约定财产制为优先,没有约定的情况下,实行分别财产制。

北京经济纠纷律师认为:本案中,因桑某一没有提供相应证据证明登记在冀某名下的房产是双方共同出资购买,故应认定为冀某的个人财产。处理同居财产时应注意,同居关系不同于被宣告无效或者撤销的婚姻,后者在同居期间取得的财产,应比照婚姻关系中对财产的处理,按共同共有,有证据证明为当事人一方所有的除外。同居关系也不同于事实婚姻,1994年前的事实婚姻和1994年后经补办登记的,财产和子女问题按照婚姻关系处理。

如果遇到类似法律问题可以向北京经济纠纷律所律师咨询,分析具体个案中的法律关系,更好的维护自己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