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名律师:订立遗嘱后新增的财产按照法定继承处理

现在信息非常发达,人们接触到了包括遗产纠纷新闻等各种信息,对解决好身后事也越来越重视。家庭财产的增加和血缘关系淡化,使得很多人会把财产关系放在第一位,特别是房产增值,导致家庭内部出现纷争,促使老人要立遗嘱,一旦确立好遗嘱内容,后又新建房屋应当依照法定继承进行处理!下面北京房产继承律师常亮以一个房产继承纠纷的二审上诉案例为大家分析有关房产遗嘱规定。

北京知名律师:订立遗嘱后新增的财产按照法定继承处理


孔某与花某系夫妻关系,孔某于2010年3月28日去世,花某于2010年5月4日去世。该夫妻共育有子女三人,即孔某1、孔某2、孔某3。该夫妻二人曾有一套A房产,该房产登记所有权人为孔某、花某, 1987年5月24日,关于该房确定分家方案为: 1、孔某2住东屋房南头两间,赡养老人到终住北屋三间和老厨房。2、孔某3住东屋北头两间,赡养老人到终住东屋四间,包括地道。孔某2、孔某3在该方案上签名,并注明同意。1989年10月1日,关于该房又签订一份房产继承书:被继承人孔某、花某于八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将房产配成两份:一、房屋:两位老人住北屋三间和小西屋至终。负责从东屋北头再盖子房一间。孔某2借住东屋南两间,孔某3借住东屋北两间和地下室。对老人赡养至终以后,孔某2继承北屋三间和小西屋.孔某3继承东屋四间和地下室。1988年新盖南屋小伙房两个。东边的借给孔某2使用,西边的借给孔某3使用。百年以后,均归孔某3所有。新建房梯和棚,百年以后均归孔某2所有。孔某2、孔某3及孔某在继承书上签字。

2005年10月,经市危险房屋管理站鉴定:东屋系整体危房,存在安全隐患,无修缮价值,应尽快拆除重建。2006年5月14日,花某与田广州、赵峰签订民房合同书一份,其后东屋、北屋均进行了翻修并接建了二层及门楼等。2007年3月5日房屋建成后,花某向孔某3出具证明一份:零陆年肆月份我承认长子孔某2住东楼,在当我无奈的情况下承认的。现仍按原分家协议居住。在孔某、花某患病后生活不能自理时,孔某1及孔某2轮流护理,孔某、花某每月支付2000元作为开销。住院期间孔某1、孔某2、孔某3轮流护理。孔某2在房屋建成之初在该房中居住,在孔某去世后又与其母亲开始共同生活。现孔某2在此房屋中居住。

一审法院认为,孔某1、孔某2、孔某3均为孔某、花某的子女,是第一顺序继承人,孔某先于花某死亡,不影响三继承人的继承份额。本案三当事人对孔某2、孔某3提供的分家协议及继承书的效力问题存在争议。经查明,分家协议及继承书为孔某亲笔书写。2007年3月5日房屋建成后,花某向孔某3出具证明一份,该证明中提到了分家协议,由此可以证明花某对分家之事是知道的。故孔某1提出的其母亲未在继承书上签字,对此事不知情的理由不成立。孔某2、孔某3提供的分家协议及继承书应视为孔某与花某共同处分两人的共同财产。2006年建房前后孔某2、孔某3与其父母之间无书面材料,关于建成后的房屋应当如何分配没有约定,应视为没有遗嘱。孔某2、孔某3主张房屋由其本人出资兴建,证据不足,不足以推翻孔某1提供的建房协议,应当认定2006年所建的房屋为孔某、花某出资。因孔某2、孔某3不同意鉴定,无法确定房屋翻建情况及其价值,孔某1主张继承,证据不足,应待具备条件之后,另行主张。

二审法院认为:公民可以立遗嘱处分个人财产。本案中,被继承人孔某生前曾于1989年10月1日自书“房产继承书”一份,并在上面签名、盖章,该“房产继承书”上花某的名字虽为孔某代签,但根据花某于2007年3月5日出具的书面材料,可以认定花某知晓并同意“房产继承书”,故“房产继承书”应认定为孔某与花某的遗嘱,该遗嘱系孔某与花某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背法律强制性规定,亦未侵犯他人权利,应视为合法有效的遗嘱。孔某1上诉主张“房产继承书”为部分无效遗嘱,无事实依据,不能予以认定。孔某1上诉还主张继承孔某、花某的房产,因孔某、花某的房产在孔某立下“房产继承书”后进行了翻建,现房屋状况及产权均不明确,当事人可待房产确权后另行主张权利。

关于《分家协议书》或《分家析产协议书》,在我国司法实践中一般由老人将自己的财产进行安排并表示去世后由哪个具体的子女继承,继承财产的子女要尽到更多的赡养义务,达成协议后由老人、所有子女签字确认,也可以进一步请他人见证。而达成的涉及的财产继承的协议,对签署协议的老人和子女具有法律约束力。如果各位遇见此类纠纷可以咨询北京房产继承律师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