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借款纠纷律师:法定代表人代公司向债务人转账,实际债权人应当如何认定

现实生活中,很多与公司借款有关的纠纷常常由法定代表人来处理,也因此,常常会引发一些纠纷,北京借款纠纷律师常亮以下面一起二审上诉案件为例对于债务还款对象的认定情况进行分析。

北京借款纠纷律师:法定代表人代公司向债务人转账,实际债权人应当如何认定


2017年1月20日,借款人孙大圣、担保人李天王出具借条一张,言明:孙大圣向A公司借款30万元。孙大圣保证于2017年3月20日前全额归清。未按期归还,则每日支付借款总额的千分之五作为滞纳金。此笔借款孙大圣自愿无条件以孙大圣的奥迪车作为抵押担保。本协议到期之日若不能归还本金,A公司有权拍卖此车辆以冲抵借款,不足部分孙大圣承诺补齐同时配合过户手续。孙大圣承诺该笔借款每月另外支付1万元作为回报。李天王为该笔借款担保人,若孙大圣到期还不上,李天王必须替孙大圣还给A公司。上述借条未见原件,孙大圣、李天王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一审法院对该借条的真实性亦不予采信。

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系沙将军,A公司自认委托沙将军通过其个人账户向孙大圣转账。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显示:2017年1月21日,李天王转账给沙将军30万元;沙将军转账给孙大圣30万元。孙大圣认可收到30万元。李天王与孙大圣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李天王向孙大圣索要利息,并指示孙大圣将利息转账至案外人账户。

一审法院认为,民间借贷关系的成立,需当事人之间存在借贷合意且贷款人实际出借款项。本案中,A公司提交中国农业银行转账凭证情况下,可以认为出借人对双方之间借款合同关系的存在完成了初步举证责任。孙大圣认可已收到上述款项,但抗辩称其并非向A公司借款,而是向李天王借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规定,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按照上述法律规定,孙大圣提出上述抗辩后,应当对其该主张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否则,应对其主张事实不能确定承担不利后果。孙大圣提交了其与李天王的微信聊天记录及手机银行转账记录。对此,一审法院认为,孙大圣的上述证据仅能证明其按照李天王的指示向案外人支付利息,但并不能证明该利息与诉争款项存在关联性。故一审法院对孙大圣的抗辩不予采信。李天王抗辩称,借款实际出借人系自己,并提交了孙大圣出具的借条和李天王向沙将军的银行转账记录。对此,一审法院认为,首先、该借条并未见原件,一审法院对其真实性无法确认;其次、该借条记载的内容发生在李天王与孙大圣之间,与本案诉争款项是否存在关联性无法确认;再次、李天王转账给沙将军的钱款金额与沙将军转账给孙大圣的钱款金额虽然一致,但金钱为种类物,并不能就此认定这两笔钱款系同一笔。上述借条是否实际履行一审法院亦无法确认。故一审法院对李天王的抗辩不予采信。李天王与孙大圣之间、李天王与沙将军之间是否存在其他债权债务关系,并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综上,A公司现已举证证明其与孙大圣之间存在借款合同关系且孙大圣已实际收到出借款项,双方之间形成合法民间借贷关系。

根据法律规定,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本案中,双方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A公司可以催告孙大圣在合理期限内返还。A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在本案诉讼之前曾向孙大圣催告还款,但A公司提起诉讼的行为可视为对孙大圣的催告还款,孙大圣应在合理期限内予以还款。

关于A公司主张李天王对孙大圣的上述债务承担担保责任一项,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保证人与债权人应当以书面形式订立保证合同。鉴于A公司提交的借条无原件,李天王对借条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一审法院对该借条的真实性不予采信。A公司并未提交其他证据证明其与李天王之间形成了合法的担保关系,故A公司主张李天王对孙大圣的上述债务承担担保责任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审中,李天王向二审法院出示了其与孙大圣签订借条的原件,拟证明案涉借款系李天王与孙大圣借条项下的款项。A公司对该证据的关联性和证明目的不予认可,认为李天王与孙大圣有无借贷关系不影响本案A公司与孙大圣之间借贷关系的认定。二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规定,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本案中,孙大圣、李天王主张孙大圣收到A公司法定代表人沙将军账户转款的30万元款项,系孙大圣与李天王借条项下的借款。对此,李天王向二审法院出示了李天王向孙大圣出借30万元的借条原件。综合孙大圣、李天王之间的借条、李天王向沙将军的转账以及孙大圣与李天王之间的微信聊天记录,仍不能证明与本案自沙将军账户向孙大圣转账的30万元之间的关联性,且金钱系种类物,在同一人账户中即失去可识别特征,现A公司沙将军并未认可自李天王向沙将军转账的30万元和自沙将军向孙大圣转账的本案30万元为同一笔钱,孙大圣、李天王仍负有证明其主张成立的举证责任,其没有就此继续举证,应当承担不利后果。因此一审法院判决孙大圣向A公司偿还借款并支付逾期利息,处理并无不当。至于李天王向沙将军转账的30万元所产生的争议,当事人应另行解决。

北京诉讼律师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规定,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为了防止出现上述二审上诉的纠纷,建议大家遇见此类问题及时找北京借款纠纷律师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