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产继承律师:借款与继承并存时应当如何处理,二审上诉辩分明

现实生活中,子女与父母存在借贷关系的案件并不少见当借款与继承并存时法院会如何处理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下面一起二审上诉案件为例对于父子债务与继承的认定情况进行分析。

北京房产继承律师:借款与继承并存时应当如何处理,二审上诉辩分明


孙老头与第一任妻子育有一子名孙小强。孙老头与第一任妻子离婚后,于1997年1月2日与李燕英登记结婚(双方均系再婚),解大强系李燕英与前夫所生子女。孙老头与李燕英登记结婚时解大强未成年,跟随孙老头、李燕英共同生活。孙老头与李燕英婚后未育有子女。2015年7月17日,孙老头因患肝癌死亡。孙小强向法院提交孙老头2015年7月4日所立代书遗嘱……

民事判决书载明:被继承人孙老头于2015年7月17日死亡,其妻李燕英、其子孙小强有权继承孙老头的遗产。孙老头与李燕英登记结婚时解大强尚未成年,跟随孙老头、李燕英共同生活,与孙老头形成继父女关系,亦有权继承孙老头的遗产;综合上述情况,一审法院对2015年7月4日孙老头代书遗嘱的效力予以认定;孙老头死亡后,涉案两套房屋的一半份额应当作为孙老头的遗产。孙老头生前立有遗嘱,将上述两套房屋中其所占的份额都由孙小强继承,并无不当,一审法院对此予以确认;孙老头生前立有遗嘱,将上述两辆车辆中其所占的份额都由孙小强继承,并无不当,一审法院对此予以确认。关于存款……上述支取的款项均属孙老头与李燕英的夫妻共同财产,其中属于孙老头的一半份额应当由李燕英、孙小强与解大强共同继承。李燕英、解大强上诉后,2017年12月26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中,李燕英持有《借据》原件,要求孙小强偿还借款,《借据》内容为:“近期,我共向父亲借得澳币40000(肆万)元整,特立此为据。借款人:孙小强2014年1月9日。”孙小强在借款人处签名确认。另,2008年10月27日,孙老头通过中国银行向孙小强进行境外汇款,金额为5万澳元。孙小强表示不认可李燕英取得借据的陈述,且李燕英与孙老头多年来感情不好,经济上彼此独立,如果孙老头把借条交给李燕英,这么长时间才起诉,不符合常理。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孙老头与孙小强之间是否存在民间借贷关系。对此一审法院分析如下:首先,李燕英持有《借据》原件,写明孙小强向孙老头借款4万澳元的相关内容,孙小强在借款人处签名确认。其次,李燕英对取得借条的过程作出说明,孙小强虽不认可李燕英的陈述,但未就其“李燕英与孙老头多年来感情不好,经济上彼此独立”的陈述举证予以证明,亦未提交证据材料对李燕英的陈述予以反驳。再次,根据查明的事实,孙老头确曾向孙小强支付过澳元,时间早于《借据》落款时间,金额超出《借据》所载金额。综合以上因素,一审法院认为李燕英、解大强主张的孙老头与孙小强就诉争4万澳元存在民间借贷关系的事实,具有高度可能性,一审法院予以认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孙小强关于与孙老头之间不存在借贷合意的答辩意见,根据其提交的证据材料不足以认定,亦无法反驳李燕英、解大强主张的事实,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孙老头对孙小强享有的4万澳元诉争债权,属孙老头与李燕英的夫妻共同财产,孙老头未在遗嘱中对诉争债权进行处分,故诉争债权中属于孙老头的部分应当按照法定继承进行处理,故其中属于孙老头的一半份额应当由李燕英、孙小强与解大强共同继承。因李燕英、解大强与孙小强均系债权人孙老头的继承人,对诉争债权均可继承一定份额,李燕英、解大强要求孙小强对诉争借款按照法定继承中李燕英、解大强应得份额予以偿还,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借据》中未约定借款期限,债权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李燕英、解大强要求孙小强偿还李燕英借款本金的2/3份额,即26666.67元澳元,偿还解大强借款本金的1/6份额,即6666.67元澳元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李燕英持有《借据》向法院起诉,同时亦提交了孙老头曾向孙小强的汇款证据,虽孙小强否认该《借据》的真实性,但其并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虽李燕英提交的汇款证据与借据金额并不对应,但汇款金额多于借据上的金额,根据证据高度盖然性原则,足以证明孙老头向孙小强支付过款项,故一审法院据此认定孙小强与孙老头之间存在借款关系于法有据,二审法院予以确认。孙小强此部分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予采信。

一审法院将民间借贷关系与继承关系一并处理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孙小强认为一并处理违反法定程序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予采信。关于孙小强认为本案已过诉讼时效的上诉理由,因借据上并未约定还款时间,根据法律规定债权人可随时主张还款,故本案并未超过诉讼时效,孙小强此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予采信。

北京诉讼律师认为,本案将民间借贷纠纷与继承一同判决,既有利于解决还款责任的分配,更有利于确定真实还款金额,二审上诉法院的判决也认可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