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诉讼律师为你解读名义借款人与实际借款人分离的情形应当如何处理

自古以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也规定“债务应当清偿。”一般来说,负责清偿债务的主体是借款人,且名义借款人与实际借款人往往是同一的。但实践中不乏名义借款人与实际借款人相分离的情形,这时,判断谁才是真正的借款人就成为法官审理此类民事案件突破口。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下面一起二审上诉案件为例进行分析。

北京诉讼律师为你解读名义借款人与实际借款人分离的情形应当如何处理


唐山与张宇是同事关系,张宇是公司的合伙人;马冬梅曾向张宇的公司借款。唐山提交的招商银行户口历史交易明细记载:2017年6月20日15时51分张宇以招行个人转账汇款方式转入唐山账户内23万元;同日15时55分,唐山将该23万元以零售汇出汇款方式转入马冬梅账户内。马冬梅提交的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记载:2017年6月20日,马冬梅收到唐山转账的23万元;2017年6月20日,以转支方式分别将1万元、2.3万元转到张宇账户;2017年7月21日,以转支方式将2.3万元转到张宇账户;2017年9月25日,以转支方式将3万元转到张宇账户。

在一审中,马冬梅于2019年2月14日申请笔迹鉴定,鉴定2017年6月20日的23万元借款合同中马冬梅的签名不是本人书写。2019年4月29日,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检材第1页“借款人(以下简称乙方)”处和第2页“乙方(签字)”处的“马冬梅”签名与样本中的“马冬梅”签名是同一人书写。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唐山与马冬梅之间是否存在真实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通过以上银行交易明细记载内容能够认定张宇将23万元转入唐山账户,唐山随即将该23万元转入马冬梅账户内;马冬梅收到23万元后,将部分款项偿还给张宇;唐山只是经手过账,并非实际出借人;结合唐山与张宇为同事关系,张宇是公司合伙人的实际情况,以及马冬梅在庭审中的陈述;二审法院认定唐山与马冬梅之间不存在真实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属于虚假民间借贷诉讼。故判决驳回唐山的请求。综上驳回唐山的请求。

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二审法院另查明,在二审中,唐山申请张宇作为证人出庭,并提供了一份马冬梅于2017年5月18日向张宇出具的借款7万元的借据。马冬梅对于该借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即马冬梅认可向张宇借款7万元。马冬梅称:张宇让其与唐山签订了本案借款合同并出具了本案借条、收条。唐山、张宇一致认可:涉案23万元借款,由马冬梅向张宇支付利息,再由张宇转交给唐山,张宇收到了马冬梅支付的利息后并未转交给唐山。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唐山与马冬梅针对涉案23万元借款是否形成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唐山提供了其向马冬梅转账23万元的银行历史交易明细、其与马冬梅签订的借款合同及马冬梅向其出具的借条、收条,虽然唐山与马冬梅之间从形式上符合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的特征,但是根据二审法院查明事实,通过唐山、马冬梅在一审、二审中的陈述以及张宇的证人证言,可以认定涉案23万元借款的实际出借人是张宇,张宇有权向马冬梅主张该笔23万元借款的债权。综上所述,唐山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一般来说,在经济社会,奉行的基本原则是“谁欠的债谁来还”,审查的基本原则为审查借款人的名义。通常情况下,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以谁的名义借款,就由谁来偿还。但原则之外总有例外,在名义借款人与实际借款人相分离的情形下,二审上诉法院需综合全案证据结合实际情况来判定真正的借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