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诉讼律师:民间借贷中提前预扣利息,法院不予支持

在现实的民间借贷纠纷中,一些贷款人为确保收回利息,在提供借款时常常将利息预先从本金中扣除,借款人实际借款数额仅仅是本金扣除利息后的数额。这种做法影响了借款人资金的正常使用,片面加重了借款人的资金成本,严重损害了借款人的合法权益,显失公平。同时,预扣利息属于变相提高贷款利息的行为,严重扰乱我国的经济秩序。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下面一起二审上诉案件为例对于民间借贷抵扣借款利息的情况进行分析。

北京诉讼律师:民间借贷中提前预扣利息,法院不予支持


胡某于2016年3月27日出具借条,内容为:今借朱某、梅某人民币肆拾伍万元整,利息壹拾肆万伍仟元整,共计人民币伍拾玖万伍仟元整,于2016年12月30日前还清。借款人胡某,2016年3月27日。后又于2017年5月23日注:2017年底一次性清账,胡某,2017年5月23日。但截止到还款日,债务人并未还清欠款,债权人便起诉到法院。审理中,双方均认可借款时间及金额为2014年3月14日25万元,2015年3月25日20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梅某、朱某与胡某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民间借贷关系。梅某、朱某作为贷款方已履行了出借义务,胡某作为借款方亦应履行还款义务。现梅某、朱某要求胡某偿还借款的理由正当且金额适当,该院予以支持。梅某、朱某要求胡某支付利息的理由正当,但2016年3月27日的利息属于重复计算,对此该院予以纠正。判决胡某偿还梅某、朱某借款45万元并支付截至2016年3月27日的利息14.5万元。

二审法院依法补充查明以下事实:胡某主张其向梅某、朱某偿还的7万元包括一笔5万元、2016年3月16日转账1万元和2016年底转账1万元,梅某、朱某称其于2015年收到过胡某还款5万元,但与本案无关,系胡某向其偿还的另案借款,胡某未能提举有效证据证明上述5万元款项的还款时间。梅某、朱某对于2016年3月16日和2016年底收到的2万元,同意在本案中抵扣利息。除上述款项之外,胡某还于2016年7月6日向朱某转账支付1万元,梅某、朱某称该款项如确实发生,则同意在本案中抵扣利息。

二审法院认为,梅某、朱某向胡某提供借款后,胡某向其出具借条,双方形成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且合法有效。胡某上诉称苗红系实际借款人,其不应承担本案还款责任,对此二审法院认为,借条系胡某出具,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其与梅某、朱某之间形成合同关系,款项的实际使用人不影响本案还款主体的认定,并且胡某亦实际向梅某、朱某偿还了部分借款,故一审法院认定其系本案适格被告并承担相应还款责任并无不当。二审中,胡某主张其曾经向梅某、朱某偿还借款5万元,应在本案借款中予以扣除,梅某、朱某称上述款项发生于2015年且系双方之间另案借款,对此二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即“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现胡某未能提举有效证据证明上述款项系于其出具借条后偿还,故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二审法院对其该项上诉意见不予支持。胡某还主张其于2016年3月16日、2016年7月6日和2016年底向梅某、朱某偿还共计3万元,应在本案中抵扣借款本金,梅某、朱某对在本案借款中抵扣不持异议,但主张应当抵扣利息,对此二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一条规定:“债务人除主债务之外还应当支付利息和费用,当其给付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时,并且当事人没有约定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顺序抵充:(一)实现债权的有关费用;(二)利息;(三)主债务”,本案中,胡某偿还的上述3万元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在无证据证明梅某、朱某同意抵扣本金的情况下,按照上述法律规定,应当抵扣借款利息,故二审法院对胡某关于上述还款抵扣借款本金的主张不予采信。经计算,胡某应当偿还梅某、朱某借款45万及截至2016年3月27日的利息11.5万元,一审法院判决胡某支付借款45万元自2016年3月28日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照年利息18%的标准计算的利息并无不当。

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一条规定:“债务人除主债务之外还应当支付利息和费用,当其给付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时,并且当事人没有约定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顺序抵充:(一)实现债权的有关费用;(二)利息;(三)主债务”,一旦出现需要进行债务抵扣的情况时,二审上诉法院会依据上述规定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