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借款纠纷律师:借款合同显示的信息在借贷纠纷中多数会被支持

在民间借贷纠纷中当事人对于借款数额存在争议的法官多数会认定借款合同显示的数额为为借款数额所以当存在债权债务关系时需要清晰明确的借款合同加以证明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下面一起二审上诉案件为例对于借条在民间借贷案件中的重要作用进行分析。

北京借款纠纷律师:借款合同显示的信息在借贷纠纷中多数会被支持


李白作为借款人出具《借条》,《借条》中表明李白向苏轼借到24000元,借款日期为2017年11月21日,约定2017年12月20日前还清;逾期还款应每日承担借款金额7%逾期使用费。李白于《借条》上签名并捺印。苏轼于2017年11月21日,通过其支付宝账户向李白转账支付了20000元。2017年12月20日,李白通过其支付宝账户向苏轼转账支付4200元。庭审中,苏轼表示其在借款时于转账支付之外,以现金方式支付李白4000元;李白对此不认可,认为未收到该4000元现金,该4000元系预扣除的利息。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民间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李白作为借款人,应当及时偿还借款。对于苏轼主张的借款本金数额,借条中写明的借款金额为24000元,李白于该借条上签名捺印,表明李白对借条中记载的借款数额为24000元明知;苏轼与李白对是否有现金支付4000元存有争议,一审法院认为4000元这一数额包含于借条之中,该数额通过现金方式给付不违日常生活常识,李白未能充分证明其借款本金仅有20000元,故一审法院认定本案借款本金为24000元。李白已还款4200元,一审法院予以扣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借贷双方对逾期利率有约定的,从其约定,但以不超过年利率24%为限。苏轼主张的逾期使用费利率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以剩余本金为基数予以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苏轼与李白之间的民间借贷合同关系有效。双方达成借款合意后,苏轼按照约定向李白履行了出借义务,李白亦向苏轼出具借条,对所收款项数额及还款时间作出确认,但李白未按照约定履行还款义务。现苏轼请求李白偿还借款,二审法院予以支持。

李白上诉提出案涉借条是根据苏轼的要求连本带利记载于一张借条上,苏轼实际仅出借20000元。对此二审法院认为,首先,为证明该观点,李白向二审法院提交微信聊天记录作为证据。然李白未向二审法院证明该聊天记录与本案借款之间的关联性,不排除双方事后签订涉案借条,对微信聊天记录中关于借款本金及利息的约定作出变更的可能性。故李白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无法证明其主张。其次,苏轼与李白签署的借条中对借款数额有明确记载。李白主张其出具借条在先,苏轼支付20000元借款在后;苏轼则主张其支付了24000元后,李白才向其出具借条。但双方均不能就上述主张提供充分证据证明。二审法院注意到双方在借条中关于借款数额的表述是,李白向苏轼“借到”人民币24000元。由此推知,涉案借条既是双方达成借贷合意的凭证,亦具有收条的法律意义,即李白认可其已从苏轼处收到24000元借款。基于上述分析,一审法院认为4000元这一数额包含于实际出借款项之中,该数额通过现金方式给付不违日常生活常识,李白未能充分证明本案借款本金仅有20000元,从而认定本案借款本金为24000元并无不当。李白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依据,其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认为,此二审上诉案件胜诉的关键就是借条的存在!在法律程序中,借条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也是法官判定案件结果的关键物证。所以在这里建议各位债权人,一旦涉及到民间借贷中时,务必保存好借款证据,以便日后维权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