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读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

毋庸置疑,民间借贷作为正规金融之外的一种融资行为,客观上为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及其相互之间提供了一条便捷、灵活的资金余缺调剂方式或融资渠道,有其积极的意义,为正规金融提供了有益补充。但是,其负面溢出效应也是非常明显的。每提及民间借贷,给人们迅速脑补的是高利贷,套路贷、断头贷、裸贷等一系列令人惊悚的字眼,是借款者跑路、跳楼的惨景。尤其是民间借贷的利率问题总会引起大家的关注。下面北京知名律师常亮就为大家介绍一个有关民间借贷利率的二审上诉案例。

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读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


2019年3月10日,苏梅岛向陈柳池出具借条,载明苏梅岛向陈柳池借款200000元,借款利息为10000元(已实际支付),借款期间自2019年3月10日起至2019年5月9日止。后苏梅岛向陈柳池出具收条,载明苏梅岛已收到陈柳池借款200000元。当日陈柳池与苏梅岛签订借款合同,约定借款利息按照月利率2%的标准计算。截至2019年6月11日,苏梅岛偿还陈柳池共计43500元,其中利息为10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民间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苏梅岛向陈柳池借款并出具借条,陈柳池向苏梅岛提供借款,双方形成民间借贷法律关系,该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本案争议焦点为应偿还借款本金数额及逾期利息计算标准。关于应偿还借款本金数额,根据苏梅岛向陈柳池出具的借条,苏梅岛向陈柳池借款本金为200000元,借期内利息为10000元,截至2019年6月11日,苏梅岛偿还陈柳池共计43500元,其中2019年3月10日还款10000元,双方均认可是对借期内利息的偿还,故苏梅岛应偿还陈柳池剩余借款本金的数额为166500元。关于逾期利息计算标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二项之规定,借贷双方对逾期利息没有约定的,出借人可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按照借期内的利率支付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陈柳池与苏梅岛在借条与借款合同中均约定了借期内利率但未约定逾期利息,故对陈柳池关于逾期利息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部分予以支持。判决苏梅岛偿还陈柳池借款本金166500元并给付陈柳池逾期利息。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审法院按照年利率24%的标准计算逾期利息,是否妥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二项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了借期内的利率但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借期内的利率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经一审法院查明,本案中陈柳池与苏梅岛之间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双方虽未约定逾期利率,但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明确约定借款利息按照月利率2%的标准计算。现苏梅岛未按期还款付息,陈柳池主张其支付逾期利息,一审法院判决苏梅岛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24%的标准给付陈柳池逾期利息符合法律规定,二审法院予以支持。

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认为,民间借贷的利率是民间借贷合同中的核心要素,也是当事人意思自治与国家干预的重要边界。最新的规定指名: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每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原《规定》中“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大幅度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促进民间借贷利率逐步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水平相适应。以2020年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3.85%的4倍计算为例,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相较于过去的24%和36%有较大幅度的下降。各位朋友一旦有出现关于民间借贷利率方面的法律问题时,希望尽快咨询毕竟二审上诉胜诉律师,以获得最优质的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