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投资与民间借贷混淆,二审上诉辨分明

关于两方共同出资成立公司,常常会闹出民间借贷的纠纷。从法律上来说如果是借款关系,那么借出钱的一方到期后有权收回本金和利息(如果有约定);如果是投资关系,那么意味着利润风险共但,投资人无权随意要求撤回投资。下面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一个二审上诉案例为大家分析有关司法实务。

股权投资与民间借贷混淆,二审上诉辨分明


2017年8月29日,A公司与梅海欣签订《项目合作协议书》,约定:甲乙双方合作成立A公司二部,经营鲜果采购、加工、销售业务,二部预期使用资金不超过600万元,其中甲方出资60%,乙方出资40%,各期到位资金应由双方按出资比例缴纳;应乙方要求,乙方在项目出资中应承担部分由甲方垫付,项目出资不超过400万元的部分,按照月息1%收取资金使作费,项目出资超过400万元至600万元的部分,按照月息2%收取资金使用费,如项目业务利润不足扣除项目资金使用费,乙方承诺以现金补足差额部分签订上述协议当日,被告梅海欣书写《借条》,内容为:今借到A公司人民币200万元,用于二部收购香梨鲜果。庭审中,双方确认A公司未在书写借条时支付借条确认的款项。

庭审中,A公司提交手机银行票据补打回单数份,显示自2017年9月4日至25日期间,贵州A公司向李胜转账共计485万元。梅海欣认可该证据真实。双方认可合作收购库尔勒香梨由李胜负责操作。A公司称贵州A公司系A公司全资子公司,通过贵州A公司向李胜转账的485万元用于A公司、梅海欣双方合作收购库尔勒香梨。梅海欣否认,认为此款系贵州A公司通过李胜支付的采购香梨款,否认与双方合作相关。A公司另提交2017新疆库尔勒香梨业务微信群消息,梅海欣对微信消息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证明目的不予认可。梅海欣提交“李胜”签名的《情况说明》,内容为:“本人李胜2017年9月负责A公司在新疆库尔勒地区收购香梨业务,期间收取的贵州A公司所有的款项,均是代表北京A公司,收取a公司的香梨采购款,该款已经全部支付给果农,梅海欣没有使用过我账户上的款项。”梅海欣另提交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定钟与李胜的微信聊天记录,A公司对梅海欣提交的证据均不予认可。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证据不足的,应当承担不利的诉讼后果。梅海欣于2017年8月29日书写借条确认向A公司借款200万元,双方均认可所借款未在书写借条时支付,该院予以认定。现A公司提交贵州A公司向李胜转账支付485万元凭证及2017年新疆库尔勒香梨业务微信群消息,A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该院予以认定。A公司主张A公司向李胜支付的款项系A公司、梅海欣双方合作款项,梅海欣否认,A公司提交的《项目合作协议书》及2017新疆库尔勒香梨业务微信群消息,鉴于该微信群消息未提及关于A公司转账事宜,亦无梅海欣关于A公司、梅海欣双方合作款项支出数额的确认,据此,A公司提交证据不足以证明争议的485万元款项与本案双方合作及借款相关。A公司借款事实,仅有借条,无相关借款转账记录,故A公司要求梅海欣返还借款160万元,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该院不予支持。双方其他纠纷,另行处理。

二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虽梅海欣向A公司书写借条借款200万元,但该200万元在书写借条时并未实际出借。现A公司上诉请求梅海欣偿还借款160万元,A公司认为该160万元系其与梅海欣在履行《项目合作协议书》中的垫资款,是200万元的组成部分。但该160万元是否应由梅海欣偿还系A公司与梅海欣在履行《项目合作协议书》中所产生的纠纷,双方应另行解决,根据现有证据显示就200万元借款A公司并未实际出借,故A公司要求梅海欣返还160万元借款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予采信。

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认为,在此类民事法律关系中,“投资”还是“借贷”应明确约定,以防止出现上述的二审上诉案件。如只有口头约定,往往很容易产生争议,在只有转账凭证且无备注或备注不明的情况下,认定“借贷”的概率较高,难以认定“投资”。因口头约定的变数较大,对双方的风险不小,建议采用书面的方式约定。以书面方式约定的,内容应明确是“投资”还是“借贷”。如是“投资”,应为“收益共享,风险共担”,其实投资人与投资项目或公司处于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是“借贷”,应为“固定回报,不担风险”,约定借款期限、利息标准等。在书面协议中,不要混杂着“投资”或“借贷”的内容,含糊不清将带来较大的法律风险。如果您无法确定,请咨询专业人士协助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