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债务的债务人究竟是谁,二审上诉辩分明

一般来讲,在经济社会,奉行的基本原则是“谁欠的债务谁来偿还”。审查的基本原则为审查借款人的名义。通常情况下,以谁的名义借款,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就由谁来偿还,但这一基本原则存在一定的例外。下面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一个特别的公司债务承担二审上诉案例为大家分析有关法律规定。

公司债务的债务人究竟是谁,二审上诉辩分明


刘佳与宋鹏系朋友关系,宋鹏与谢娜系合作关系。因资金周转需要,谢娜要求宋鹏到延庆找人借款。2015年1月29日,宋鹏找到刘佳,称公司项目需要用款,需从刘佳处借款20万元,并承诺让刘佳之子刘红到谢娜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上班。2015年1月30日,刘佳与宋鹏一起将现金20万元交给谢娜。宋鹏向刘佳出具借款用途说明一份,内容为:“2015年1月29日,谢娜因业务急需贰拾万元资金,而后谢娜找我商量,让我负责在延庆给借短期借款贰拾万元。晚上,我开车从北京回到延庆,找到朋友刘佳。刘佳借给,当时口头约定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两倍给付利息。2015年1月30日,刘佳开车将贰拾万元放在了谢娜的办公桌上。2015年9月份,谢娜还了五万元;2016年10月份我通过转账还款四万元。目前还下欠刘佳借款拾壹万元及相应利息。因当时我和谢娜有合作关系,此款的用途均由谢娜管理支配。特此证明。以上内容真实。”同日,吴长山出具证明一份,内容为:“我是吴长山,2015年1月30日刘佳找我说,北京有一位老总,跟刘佳借20万元钱,叫我给开车去北京一趟,30号上午我看到刘佳拿一个袋子,装着20万元现金,我们俩一起开车送到石景山一个大楼17层,刘佳跟着何季云把钱交给了谢娜。之后我们一起到门头沟7号院吃饭。”2018年4月11日,刘佳诉至该院,要求谢娜、宋鹏偿还借款11万元及利息9920元。

一审庭审中,宋鹏认可其2015年1月29日去找刘佳商议借款事宜并承诺让刘佳之子到公司上班,及2015年1月30日刘佳携现金20万元前往公司并将款项交付谢娜,以及其曾转账还款3.95万元的事实,但称其仅为介绍人,实际借款人是谢娜,20万元款项也是交付给谢娜,其转账还款的3.95万元是谢娜提供的款项让其代为还给刘佳。吴长山出庭作证称,其于2015年1月30日开车送刘佳到石景山一处办公楼送钱,并认可2016年11月14日的证明系其出具。2018年12月17日,张某到庭述称,2015年1月30日,刘佳曾向其借款10万元并出具了借条。后因着急用钱,张某向刘佳催要借款,刘佳与谢娜商量将还款打到张某账户。2016年9月6日,张某收到5万元还款。张某仅与谢娜见过一面,双方之间没有借贷关系。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刘佳向该院提交的银行流水、证人证言、借款用途说明等证据,足以证明20万元借款已交付谢娜、宋鹏等事实,可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达到了民事诉讼要求的“高度可能性”的证明标准,能够认定刘佳与谢娜、宋鹏之间存在借贷关系。该借贷关系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刘佳向谢娜、宋鹏给付了借款,谢娜、宋鹏应当依约偿还借款并支付利息,故刘佳要求谢娜、宋鹏偿还借款11万元及利息9920元的诉讼请求,该院应予以支持。关于宋鹏称谢娜是实际借款人,其仅为介绍人的抗辩意见,该院认为,宋鹏认可2015年1月29日系其与刘佳商议的借款事宜,借款用途为业务需要,其亦实际偿还了刘佳部分款项,且在其向刘佳出具的借款用途说明中宋鹏认可其与谢娜有合作关系等,足以认定宋鹏系借款人之一。宋鹏的抗辩意见与事实不符,其也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故该院对其抗辩意见不予采信。谢娜经公告送达开庭传票,未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其自愿放弃对本案的抗辩权利。

二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宋鹏上诉主张,谢娜为实际借款人,自己系在谢娜处打工、受其领导,仅为该笔借款经办人。对此,刘佳不予认可,其主张自己认识宋鹏在先,是宋鹏提出的借款事宜。谢娜经合法传唤,未参加一二审诉讼程序。二审法院认为,首先,据已查明的事实可知,宋鹏在一审中的多份形成于不同时间的谈话、开庭笔录均陈述自己与谢娜是合作关系,并且在其书写的借款用途说明中,也明确“我和谢娜有合作关系,此款的用途均由谢娜管理支配。”二审中,宋鹏虽然否定这一陈述,并且主张自己与谢娜系上下级的劳动关系,但其既未对自己改变此前的陈述作出合理说明,亦未对自己新主张的劳动关系提举证据予以证明。因此,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其次,综合宋鹏与刘佳的关系、借款事宜接洽过程、宋鹏部分还款事实等因素,一审法院认定宋鹏为借款人之一并无不当。

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介绍说,在司法实践中,企业法定代表人既有可能以自然人的名义借款,也有可能以企业的名义借款。如果法定代表人以自己的名义借款,所借款项用于公司的经营活动,此时,如果仍然恪守合同的相对性原则,仍然要求名义借款人承担还款义务,而对于实际用款人并不要求其承担责任,则对法定代表人来说,也并不公平。因此,由法定代表人和公司承担连带还款责任,是此类合同的题中应有之义。针对本案案例,以二审案例中可见的客观证据可知,宋鹏应属于公司借款的承担人之一,二审法院的判决也印证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