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款合同效力应当如何认定,二审上诉辩分明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经济生活较为宽裕,资金使用效益被受到重视,民间债权债务关系日趋增多。在签订借款合同时,需要注意的内容越来越多。万一合同中有一方否认合同的效力要怎么办呢?下面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一个二审上诉案例为大家分析有关规定。

借款合同效力应当如何认定,二审上诉辩分明


2016年12月1日,贾老大与贾小花签署协议,载明:“贾老大……将本人名下的房产……交给贾小花代本人去办理借款50万,其中30万交给贾小花使用,其余20万本人使用,特此委托!……贾小花使用这30万一年内归还本金,一年内多还20万元作为利息!”

2016年12月7日,贾老大向贾小花转账30万元。2016年12月8日,贾小花向贾老大转账5万元。2016年12月29日,贾老大向贾小花转账5万元。

贾老大称:开始想要贾小花帮忙办理贷款,但因贾小花未能办理,贾老大自行办理后将协议约定款项转至贾小花账户中,故协议出具时间与转账时间存在间隔,款项性质应为贾小花向贾老大的借款;转账次日,贾老大因临时需要资金,故另行向贾小花借款5万元,但随后于2016年12月29日还给贾小花,故两笔5万元与本案无关。

庭审中,贾小花则称:协议是按贾老大要求出具,贾老大让贾小花去办理贷款并承诺可以将其中的30万元给贾小花使用,只要一年多付20万元即可,但后来贾小花无法办理,故以为协议作废;贾老大转给贾小花的30万元与协议无关,系贾老大另行要求贾小花倒账的款项,因当时贾老大想为案外人陈莉莉协调融资事宜,需要疏通关系,贾小花在收到30万元之后按照贾老大的要求陆续通过取现、转账等形式将款项用完,另外办理融资过程中贾老大曾向高飞、李春红借款;对于贾老大于2016年12月29日转来的5万元系贾老大委托贾小花办其他事的钱。

一审法院认为,贾老大向贾小花出具的协议中,明确载明“本金”、“利息”,行文内容亦为借款的意思表示,贾老大亦已实际交付对应金额款项,符合借款的交易习惯,故一审法院确认贾小花向贾老大借款30万元的事实。协议中约定一年内付20万元作为利息,应视为双方对利息进行了约定,因标准过高,贾老大自愿调整为按照年利率24%计算,并以此为基础要求贾小花还款付息,符合合同约定,亦于法不悖,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对于贾小花辩称协议并未实际履行,贾老大给付的30万元系倒账所用,鉴于贾小花对于如何倒账无法说清,全部款项用于何处亦无法明确,其提交的现有证据亦不足以证明其答辩意见,故一审法院不予采信。综上判决:贾小花偿还贾老大借款本金三十万元并支付年利率百分之二十四的利息。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贾小花与贾老大是否形成民间借贷法律关系。

首先,根据贾老大与贾小花于2016年12月1日签订的协议,确有贾老大委托贾小花办理借款50万元的内容,同时双方约定其中的30万元交给贾小花使用,并约定了贾小花使用30万元的期限为1年以及1年期内利息为20万元的内容。因此,本案协议包含了两个法律关系,一是委托法律关系,二是借贷法律关系。虽然双方签订协议后未履行有关委托的内容,但贾老大于2016年12月7日向贾小花转账30万元可以认定为贾老大向贾小花履行了协议中约定的出借义务,且贾小花在收到30万元未向贾老大提出异议。因此,双方未履行协议约定的委托内容并不影响双方形成借贷法律关系。本案协议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其中有关借贷内容,除利息约定超过年利率36%的部分无效外,其他内容合法有效。据此,贾小花与贾老大形成借贷法律关系。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因双方约定的利息明显高于年利率36%的标准,一审法院以30万元本金为基数、按照年利率36%计算将2999.85元冲抵10日的利息,符合上述法律规定,二审法院予以确认。综上二审裁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提醒各位,务必要注意保存民间借贷时的相关证据防止出现上面这个二审上诉案件的情况。北京知名律师提醒大家,民间借贷大部分发生在亲戚、同学、同事及邻里和熟人之间,因彼此信任又碍于情面,有相当一部分是口头协议,没有书面字据或签订借款合同。还要注意保留债务人的身份证、居住证、户口本、房产证和行驶证等的复印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规定“人民法院审查借贷案件的起诉时,应要求原告提供书面证据;无书面证据的,应提供必要的事实证据。对于不具备上述条件的起诉,裁定不予受理”。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有些债权人误以为,只要债权债务关系存在,法院就会调查清楚的。殊不知,一旦产生纠纷打起官司来,一切只能凭证据,离开了证据,借款事实就无法认定,债权也就无法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