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读:仅约定逾期还款违约金而未约定利息,可否主张利息?

一般来说,借贷双方协议中,未约定逾期利率或者约定不明的,可以区分不同情况处理:第一,未约定借期内的利率,也未约定逾期利率,按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第二, 约定了借期内的利率,但未约定逾期利率,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借期内的利率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下面一起二审上诉案件为例对于未约定借款利息的法律问题进行分析。

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读:仅约定逾期还款违约金而未约定利息,可否主张利息?


2016年6月6日,马绪武通过其招商银行账户向刘悦敏转账4万元; 6月11日,转账15万元,同日,刘悦敏向马绪武出具金额为30万元的借据一套,包括借条、收条、承诺书,约定借款期限自2016年6月11日至2016年6月30日,逾期还款违约金为每日按借款额的5%计算。2016年7月3日,刘悦敏向马绪武转账45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作为民事诉讼当事人均应对自己提出的诉讼主张承担举证责任。原告主张借贷关系成立的,应就双方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合意及款项已经交付承担举证责任。现马绪武主张刘悦敏向其借款30万元,对有证据证明已经交付的19万元部分,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因马绪武提交的案外人银行取现流水不足以证明该现金已交付给刘悦敏,故对其主张的现金交付部分,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刘悦敏主张45000元的还款指向,因双方仅约定了逾期还款违约金而未约定期内利息,故对马绪武的该款项系偿还期内利息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对其关于该款项系偿还2016年7月1日及2016年7月2日逾期还款违约金的主张的合理部分,一审法院予以支持,超出部分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对其他部分亦系偿还利息及违约金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依法确认为偿还本金。经核算,刘悦敏偿还的45000元中,偿还逾期还款违约金的数额为249.86元,偿还本金的数额为44750.14元,尚有145249.86元本金未偿还。

二审过程中,马绪武向二审法院补充提交如下证据:

1.马绪武申请证人张某到庭作证。张某称:我是马绪武的司机。2016年6月11日马绪武给我打电话,叫我赶到肯德基店找他拿卡取现金8万元,因要的比较急,我说我卡里有钱,我顺路取完直接送过去。然后我便到招商银行取了8万元,到肯德基店找到马绪武,将8万元现金交给了马绪武。当时看到刘悦敏正写借条和收条,马绪武直接将装有8万元的小拎袋交给了刘悦敏,刘悦敏清点了一下收了起来。后来马绪武在2016年6月19日、10月30日分别转账还了我55000元和25000元,总计8万元。

2.马绪武提交了张某于2016年6月11日提取现金8万元及马绪武于2016年6月19日、2016年10月30日向张某分别转账55000元、25000万元的招商银行历史交易明细表,以此证明其向刘悦敏出借8万元现金的事实。

3.马绪武还提交了马绪武与刘悦敏于2016年7月14日的手机短信截屏,内容为:“武哥:一会我就出门去把那两万给您转过去,中午等我弟弟的钱一到我再给您转,剩下就等明天我把前期的30万元给您补齐,还有20号的20万,我现在也已经在准备了!拖了那么长的时间,您多担待!谢谢武哥!!!”,以此证明刘悦敏认可本案中借款30万元的事实。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本案中,马绪武主张向刘悦敏出借款项30万元,提供了刘悦敏出具的借条、收条、承诺书及马绪武向刘悦敏转账19万元的银行转账凭证,刘悦敏承认收到19万元借款,故二审法院确认马绪武向刘悦敏转账出借款项19万元的事实。对于借条中记载的30万元借款剩余部分,马绪武解释称,其中8万元为现金支付,另3万元为约定的利息,马绪武就此提供了案外人张某于借条形成当日银行取款8万元的交易明细和日后马绪武向张某还款8万元的银行流水记录、张某的证人证言及马绪武与刘悦敏之间的手机短信记录。根据马绪武提交的上述证据并结合二审法院审理的号案件中刘悦敏认可马绪武以现金方式向其出借款项的事实,二审法院认为马绪武的解释合理,且与马绪武提供的证据吻合,已经形成了较为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明马绪武以现金方式向刘悦敏出借另外8万元款项的事实。据此,二审法院认定马绪武向刘悦敏实际出借款项的数额为27万元。

关于刘悦敏于2016年7月3日向马绪武偿还的45000元,因双方在借条中并未约定期内利息,故对马绪武关于该款项包括期内利息的主张,二审法院不予采纳;因双方借条中约定的逾期还款违约金标准超过了法律规定的民间借贷年利率最高24%标准的上限,故二审法院对马绪武关于该款项还包括2016年7月1日至7月2日期间逾期还款违约金的主张合法部分予以采纳,不合法部分二审法院不予采纳。经依法冲抵核算,二审法院确定刘悦敏偿还的45000元中,偿还逾期还款违约金的数额为360元,偿还本金的数额为44640元,未偿还的剩余本金数额为225360元。

综上,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马绪武与刘悦敏之间存在合法的民间借贷关系。马绪武向刘悦敏出借了款项,刘悦敏应当向马绪武偿还到期借款并支付相应的逾期还款违约金。一审判决认定的借款本金数额有误,导致判决结果错误,二审法院依法予以改判。

北京知名律师常亮认为,逾期利息的起算时点确定也是司法实践中重要的知识点。一般在借款合同中,当事人未约定利息,在借款期限内,借款人无需支付利息, 但借款期限届满后, 借款人应当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逾期利息。 故逾期利息自借款期限届满后起算, 不是从出借人向法院提起诉讼之日起计算。当借款人的给付不足以清偿其对同一出借人所负的数笔民间借贷债务时,应优先抵充已到期的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