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读夫妻共同经营产生的债务应当如何认定

夫妻共同债务,是指夫妻双方合意举债或者其中一方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一方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债务且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生产经营的,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夫妻债务在内的夫妻财产问题是《民法典》婚姻家庭编中的重要内容。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不仅与夫妻双方的财产权利息息相关,也影响到债权人利益和交易安全。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下面一起二审上诉案件为例对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情况进行分析。

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读夫妻共同经营产生的债务应当如何认定


夏紫薇通过在招商银行银行账户于2018年6月26日向柳青转账100000元;于2018年6月28日分三笔向柳青共转账400000元元;于2018年6月30和7月1日分别向柳青转账200000元和100000元。

2018年7月1日,夏紫薇与柳青签订垫资合同,内容为:借款人(甲方)柳青,出资人夏紫薇(乙方);第一条,乙方同意出资金额为人民币800000(大写:捌拾万元整),垫资于本协议生效后按本协议第二条约定的方式支付;本次借款月利率为3.5%,借款期限为十月,自2018年7月1日到2019年4月30日止.

一审庭审中,柳青和林德育称,2018年7月3日柳青通过网银向夏紫薇在招商银行账户转账20000元,认为偿还此笔20000元是本金,对此夏紫薇不认可,认为柳青给付的是服务费。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债权债务受法律保护。夏紫薇与柳青签订的《垫资合同》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

关于本案夫妻共同债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本案中,夏紫薇依据与柳青签订的《垫资合同》,称诉争款项用于夫妻共同经营,应当承担共同还款义务,但柳青和林德育辩称此笔债务为柳青自己的债务,不是夫妻共同债务,结合双方的诉辩意见及本案案情,法院认为夏紫薇应当对诉争借款是否用于共同经营承担举证证明责任,但直至法庭辩论结束前,夏紫薇仍未提供相应证据对上述内容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故对夏紫薇要求林德育偿还债务的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借款本金。夏紫薇要求柳青偿还借款本金800000元,柳青辩称2018年7月3日其偿还的20000元是本金,借款本金应调整为780000元,但其未能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故柳青的答辩意见,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利率和违约金。合同虽约定月利率为3.5%,但因已超过法律规定的范围,法院将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对利率和计算利息的起始日期予以调整,根据《垫资合同》中每月1日前柳青向夏紫薇支付当月借款利息的约定,认定柳青于2018年7月3日向夏紫薇已偿还的20000元是2018年7月1日至2018年8月7日期间的借款利息;依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出借人与借款人既约定了逾期利率,又约定了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出借人可以选择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也可以一并主张,但总计不能超过年利率24%。依据双方约定,柳青未能按期还款,夏紫薇主张利息和违约金符合法律规定,但合同约定的利息和违约金总计已经超过年利率24%,故法院仅对合法部分予以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柳青2018年7月3日向夏紫薇账户转账的20000元,柳青主张系偿还的20000元本金,对此夏紫薇不认可,认为系柳青给付的服务费。但对于各自主张,双方均未提交有效证据予以证实。经查,一审法院系根据《垫资合同》中每月1日前柳青向夏紫薇支付当月借款利息的约定,认定柳青于2018年7月3日向夏紫薇已偿还的20000元是2018年7月1日至2018年8月7日期间的借款利息。二审法院经审查认为,一审法院的上述认定符合法律规定及本案的实际情况,并无不当。柳青主张该20000元系偿还本金的意见缺乏充足事实依据,二审法院不予采信。另查,一审法院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所确定的借款利率亦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柳青上诉所提借款利息过高的意见缺乏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予采信。

北京嘉善律师的资深律师认为,本案中的夏紫薇称诉争款项用于夫妻共同经营,应当承担共同还款义务,虽然柳青辩称此笔债务为自己的债务,不是夫妻共同债务,但夏紫薇未提供相应证据对上述内容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二审上诉法院以此来确认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