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读离婚时债务应当如何分担

离婚时因财产分割导致的纠纷时有发生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购买、共同建造的房屋,或者婚前双方共同出资购买、建造的房屋,是夫妻共有房屋,离婚时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但因为购置房产导致的债务负担理应也由夫妻承担,但若是借的父母的钱购置婚房呢?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下面一起二审上诉案件为例对于借款购置婚房的离婚债务分担进行分析。

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读离婚时债务应当如何分担

顾老大与蒋鑫系夫妻关系,顾小虎系顾老大与蒋鑫之子。黄心生与顾小虎原系夫妻关系,二人于2012年6月18日登记结婚,于2019年2月22日登记离婚。2017年9月14日,顾小虎、黄心生向顾老大、蒋鑫出具借条一张,内容为:今借顾老大、蒋鑫100万元,用于购买A房产,借款人承诺于三十年内偿还清。借款人:顾小虎、黄心生。借款日期:2017年9月14日。同日,顾老大的银行账户交易明细显示消费1263604元。庭审中,顾老大、蒋鑫称该笔消费系其代顾小虎、黄心生将购房款支付给开发商,其中100万元属于本案借款款项,剩余263604元是顾小虎、黄心生自己出的购房款。黄心生向一审法院提交了加盖民政局存档章的离婚协议书,其中载明:房产为男方单位分房,归男方所有。购买男方单位分房时借款100万由男方偿还,再无其他债权债务。

审理中,顾老大、蒋鑫称借条上的“三十年内偿还清”的“三”是黄心生在签字时私自添加上的,借条原内容应该是“十年内偿还清”。

根据顾老大、蒋鑫提交的证据可以证实,顾小虎与黄心生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共同购买房产向顾老大、蒋鑫借款100万元,现顾小虎与黄心生虽已登记离婚,但该100万元借款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当事人的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已经对夫妻财产分割问题作出处理的,债权人仍有权就夫妻共同债务向男女双方主张权利。一方就共同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基于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法律文书向另一方主张追偿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故,顾老大、蒋鑫有权就该100万元借款向顾小虎、黄心生双方主张权利。但是,根据借条载明的内容,该笔借款的还款期限尚未届满,顾老大、蒋鑫应待还款期限届满后向顾小虎、黄心生主张权利。关于顾老大、蒋鑫主张借条上的“三十年内偿还清”的“三”是黄心生在签字时私自添加的意见,因黄心生对此不予认可,顾老大、蒋鑫亦未提供其他证据佐证,且考虑到该借条原件由顾老大、蒋鑫持有,顾老大、蒋鑫如对借条上的还款期限有异议,在黄心生签字当时即可提出,但顾老大、蒋鑫就此未提供相关证据,故应视为顾老大、蒋鑫对“三十年内偿还清”的认可。综上,对顾老大、蒋鑫要求黄心生、顾小虎连带偿还借款100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的诉讼请求,因还款期限尚未届满,故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其可待还款期限届满后另行主张权利。

二审法院二审诉讼期间查明以下事实:顾老大、蒋鑫称,不清楚借条内容“三十年内偿还清”中的“三”字何时书写,顾小虎与黄心生2019年2月离婚后,顾老大、蒋鑫找到借条要求还款才发现多了这个“三”字。顾老大、蒋鑫认可,借条于2017年9月14日当天出具,借条由其保管,借款于当天支付,该“三”字有可能在出具借条时候就存在,当时出于对黄心生的信任,并没有细看借条的内容,当时曾经口头约定过10年内还清借款。顾老大、蒋鑫主张,黄心生与顾小虎的离婚协议中约定诉争借款由顾小虎偿还,黄心生以此明确表示不再履行此债务,所以要求黄心生、顾小虎现在还款。

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1.顾老大、蒋鑫与黄心生、顾小虎是否明确约定诉争借款的还款期限;2.顾老大、蒋鑫是否有权要求黄心生、顾小虎立即偿还借款。

关于诉争借款还款期限一节。顾老大、蒋鑫主张,借条中约定借款“三十年内还清”,但其中“三”字系黄心生私自添加,原文为“十年内还清”,且无论30年内还清还是10年内还清,均属于还款期限约定不明确,故要求黄心生、顾小虎立即还款。对此二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就债务履行期限约定不明确的,债权人可以随时要求履行,反之,则应根据约定行使合同权利、履行合同义务。本案中,诉争借条的出具日期为2017年9月14日,顾老大、蒋鑫亦于该日出借款项,即诉争借款的出借日期明确具体,同时,借条中约定借款于30年内还清,据此可以确定黄心生、顾小虎履行完毕清偿义务的具体日期,故借条对于借款期限的约定明确具体,并非前述法律规定的债务履行期限约定不明的情形。顾老大、蒋鑫虽主张上述“十年内还清”中的“三”字由黄心生自行添加,但该借条由顾老大、蒋鑫持有,顾老大、蒋鑫表示不清楚该内容何时添加,二人亦称借条出具时并未细看借条的内容,有可能当时即记载有上述内容,同时,顾老大、蒋鑫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前述“三”字由黄心生自行添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的规定,顾老大、蒋鑫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其上诉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顾老大、蒋鑫与黄心生、顾小虎之间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属各方当事人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顾老大、蒋鑫应按照借条的约定行使权利。根据借条的约定,诉争借款的还款期限尚未届满,顾老大、蒋鑫要求黄心生、顾小虎偿还借款本息于法无据,二审法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据此驳回顾老大、蒋鑫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关于顾老大、蒋鑫主张,黄心生自行在借条上述添加内容延长还款期限,以及在与顾小虎的离婚协议中约定由顾小虎偿还诉争借款,属于以行为表示不履行债务,故黄心生、顾小虎应立即还款一节。二审法院认为,据前述,顾老大、蒋鑫并未举证证明诉争黄心生私自在借条中添加文字延长还款期限,同时,黄心生与顾小虎就诉争借款清偿责任的分担,无法认定为拒绝履行诉争债务的清偿义务,亦对顾老大、蒋鑫要求黄心生、顾小虎偿还诉争借款的权利并无影响,顾老大、蒋鑫要求黄心生、顾小虎在约定的还款期限届满前清偿借款本息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一般来说,双方离婚时,涉及的贷款属于一种未还清的债务。那么就要先确定,该债务是属于双方共同债务,还是一方债务。然后在确定承担方式。就从上面这个二审上诉案例来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规定,当事人的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已经对夫妻财产分割问题作出处理的,债权人仍有权就夫妻共同债务向男女双方主张权利。一方就共同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基于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法律文书向另一方主张追偿的,人民法院一般会予以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