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名律师以二审上诉案件为例解读有关夫妻共同债务的规定

现在有很多家庭都是独生子女,所以父母对孩子都是非常宠爱的,父母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自己的孩子创造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要知道在现在有一套房子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有些经济实力还不错的父母很早就想到了要给自己的子女买房子了,但因为买房欠的钱怎么偿还呢?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一起二审上诉案件为例解读有关夫妻共同债务的相关规定

北京知名律师以二审上诉案件为例解读有关夫妻共同债务的规定

王熙凤、贾琏二人系夫妻关系。贾也系二人之子,孙梦与贾也原系夫妻关系,二人于2017年经法院判决离婚。2011年1月12日,王熙凤、贾琏出资首付款并以贾也的名义贷款150万元,借贾也之名购买北京市昌平区某房屋。上述贷款中的1468243元,由贾也于2013年4月16日通过“过桥”贷款的方式替王熙凤、贾琏归还。随即,2013年4月23日,贾也、孙梦再次用此房做抵押与交通银行签订《个人循环贷款合同》贷款260万元,贷款期限1年。贷款到期后,贾也、孙梦未能足额清偿欠款。2014年,交通银行将二人诉至一审法院,后交通银行撤诉。

王熙凤主张此260万元贷款本金及利息共计2851880元均是由王熙凤、贾琏二人代贾也、孙梦向交通银行清偿,并向一审法院提供了相关取款记录及转账记录。转账记录显示从王熙凤、贾琏账户向贾也用于偿还贷款的账户直接转账共计220.29万元。另有50.15万元现金存入贾也账户当天,王熙凤、贾琏账户有相同数额取款记录。王熙凤、贾琏为证明2014年8月7日有10万元现金是王熙凤、贾琏出售其自有住房时买家支付的定金10万元,向一审法院提供了2014年7月26日出售房屋的买卖合同。以上共计280.44万元。其余款项无取款记录或者取款记录与存入款项日期不相符。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王熙凤、贾琏提供的相关银行转账、取款、存款记录等证据可以证实贾也用于偿还银行贷款的账户内270.44万元款项来源均来源于王熙凤、贾琏的账户转账或从银行现金取款后当日的存款。另有10万元现金存款,也能与王熙凤出售房屋后获得定金的时间基本相吻合。以上共计280.44万元,可以认定由王熙凤、贾琏替贾也、孙梦进行偿还贷款,剩余款项均为现金偿还,一审法院无法认定是王熙凤、贾琏代替偿还。

贾也、孙梦为了获得高额贷款,用“过桥”的方式将北京市昌平区某房屋上的原低额剩余贷款偿还,用于进行新的高额贷款,但是新贷款二人无力向银行再进行偿还。此贷款是贾也、孙梦夫妻二人共同向银行借贷,款项贷出后,由贾也、孙梦夫妻支配,应属于贾也、孙梦夫妻的共同债务。王熙凤、贾琏基于家庭关系,替贾也、孙梦向银行偿还高额贷款后,贾也向王熙凤、贾琏出具了借条,贾也、孙梦应向王熙凤、贾琏偿还两笔款项之间的差额部分。关于利息,双方没有约定,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包括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王熙凤、贾琏是否实际出借款项;二是案涉借款是否系夫妻共同债务;三是本案借款数额计算是否有误。

一、关于王熙凤、贾琏是否实际出借款项一项。孙梦主张王熙凤、贾琏用以偿还案涉贷款的资金系贾也案涉民间借贷及贷款取得的因而不应认定为借款。王熙凤、贾琏主张其用意偿还案涉贷款的资金来源于其出售房屋及自身借款。贾也称贷款取得的剩余款项已用于购车等家庭开支,非用于王熙凤、贾琏偿还案涉贷款。对此,首先,孙梦虽主张王熙凤、贾琏用以偿还案涉贷款的资金系贾也案涉民间借贷及贷款取得的,但其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次,王熙凤、贾琏提交转账记录等用以证明其偿还案涉贷款。因此,一审法院认定王熙凤、贾琏实际出借款项并核算数额,并无不当。

二、关于案涉借款是否系夫妻共同债务一项。孙梦主张案涉贷款系贾也一人使用并非夫妻共同债务。贾也称案涉民间借贷及贷款取得的剩余款项已用于购车等家庭开支,孙梦无收入因而家庭开销全靠贾也经营收入。对此,第一,该贷款发生于贾也和孙梦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第二,经询,孙梦认可其在贷款期间无收入。第三,孙梦主张根据另案生效判决认定贾也取得的剩余贷款均用于贾也个人经营。贾也主张因孙梦无收入因此家庭开销全来源于其个人经营,其取得剩余贷款后用于买车及家庭生活。第四,对于案涉贷款,孙梦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因此,孙梦主张其对该贷款及债务情况不知情,二审法院不予采信。由上,对于孙梦主张的案涉贷款系贾也一人使用并非夫妻共同债务,缺乏事实依据,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本案借款数额计算是否有误一项。孙梦主张本息计算有误。对于孙梦所主张的因民间借贷获得的剩余款项已由260万元的贷款还清应当在案涉借款中扣除,二审法院认为因民间借贷获得的剩余款项非本案诉争借款中的款项。对于孙梦主张的260万元中的1468243元的本息应当由王熙凤、贾琏自行承担,二审法院认为该260万元贷款系贾也所借,孙梦提供担保,与此前的民间借贷并非同一法律关系,因此,案涉贷款应当由贾也、孙梦承担还款义务而非王熙凤、贾琏承担。现王熙凤、贾琏替贾也、孙梦偿还贷款,贾也、孙梦应当偿还相应款项。由上,一审法院核算应还借款数额并无不当,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本案中,贾也、孙梦为了获得高额贷款,用“过桥”的方式将北京市昌平区某房屋上的原低额剩余贷款偿还,此贷款是贾也、孙梦夫妻二人共同向银行借贷,款项贷出后,由贾也、孙梦夫妻支配,应属于贾也、孙梦夫妻的共同债务。所以二审上诉法院依据规定判决共同偿还,符合债权人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