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账明细混乱,债务人主张已经偿还借款,二审上诉辩分明

在生活中,避免不了借钱还钱问题,很多时候有借有还,不但为朋友解决燃眉之急,还能增加两人之间感情和友谊。但是债务人拒不还款的情形时有发生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转账明细混乱债务人主张已经偿还借款债权人却未收到此时应当如何认定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一起二审上诉案件为例分析其中的法律关系

转账明细混乱,债务人主张已经偿还借款,二审上诉辩分明

高斯和徐茶是母女关系。2012年7月4日,借款人徐茶和被借款人张国荣签订《房屋抵押借款合同》,约定:为了扩展公司业务,徐茶向张国荣借款100万元,借款期限为1年,自2012年6月25日至2013年6月24日止,借款期限内的月利息为2%,按月付息;借款1年以后,借款人若不能按时还本付息将有权走法律程序;借款人向被借款人作为抵押的两处房是,北京市昌平区A小区,房屋所有权人为徐茶。针对上述《房屋抵押借款合同》,张国荣向徐茶实际出借金额是96万元。

2012年12月29日,高斯为张国荣出具借条一张,内容为:“今借张国荣100万元,借款期限为2012年12月29日至2013年12月29日,月息为2万元,以妹妹何静朝阳区B房产作抵押担保,如高斯未能按时还款,何静将用该房屋偿还借款。”张国荣称该借条中100万元借款和上述100万元借款是同一笔款项,并称因徐茶未依约还款,故高斯加入了该笔债务,和徐茶共同承担还款义务。2013年6月24日,借款人徐茶和被借款人张国荣签订《房屋抵押借款合同》,约定:2012年7月4日张国荣和徐茶签订的《房屋抵押借款合同》顺延1年。

张国荣持有2013年1月8日证明一份,并据此要求何静承担连带还款责任,该证明内容为:“本人何静自愿将B房间提供给高斯抵押借款使用,如高斯未能按时还款给债权人全部款项,何静将用该房屋偿还借款。房屋所有人:何静。”何静不认可该证明中房屋所有人处是其本人签字,并申请笔迹鉴定。鉴定意见为:“检材房屋所有人处的何静签名与样本中的何静签名不是同一人书写”。何静向该鉴定单位支付了鉴定费用13580元。

诉讼过程中,张国荣为证明除本案100万元借款外,徐茶、高斯还向其借款200万元,向法院提交了2012年6月25日和2013年6月25日《借款协议》。2012年6月25日《借款协议》是甲方高斯、徐茶和乙方张国荣所签,内容为:甲方为了扩展公司业务,向乙方借款200万元,借款期限为1年,自2012年6月25日至2013年6月24日止,借款期限内的月利息为2%,按月付息;借款1年期满后,甲方若不能按时还本付息,甲方同意乙方有权自行处理甲方作为抵押借款的两处房产,变卖或拍卖等,所得作为甲方还乙方的本金和利息,不足部分,由甲方向乙方补足,甲方对此没有任何异议和怨言;甲方向乙方借款作为抵押的两处房是,北京市昌平区A小区,房屋所有权人是徐茶,北京市海淀区C小区,房主姓名为高斯,房产具体情况以甲方抵押在乙方的房产证为准;甲方保证上述两处房产除向乙方抵押外,均不存在其他抵押问题,协议期满,甲方向乙方还本付息完后,乙方保证及时退还甲方两处的房产证。张国荣称该200万元的交付方式为,其中100万元是银行转账,其中100万元是现金交付,并称均已于2012年6月25日前向徐茶、高斯实际出借,为证明此,其提交了银行明细、收条,银行明细显示2012年6月24日张国荣向徐茶转账100万元。张国荣称其在其他案件中提交的录音证据亦能证明高斯认可收到该笔借款200万元,在录音中高斯自认其自张国荣处收到600万元。徐茶、高斯称未收到该200万元借款。2013年6月25日,甲方高斯、徐茶,乙方张国荣签订《借款协议》,约定:张国荣和高斯、徐茶于2012年6月25日签订的《借款协议》顺延一年。张国荣为证明高斯又于2015年12月31日向其借款10万元,提交了银行明细,显示2015年12月31日张国荣向高斯转账10万元。高斯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反驳。

另查,就张国荣上述所述何金志、高斯于2014年2月19日向张国荣借款300万元,何金志于2015年5月13日向张国荣借款6万元一节,张国荣已将何金志、高斯诉至法院,该案中,张国荣和何金志签订《借款合同》,并就该借款合同办理了公证,何金志向张国荣借款300万元,张国荣实际出借294万元,其中194万元系于2014年2月20日转账至高斯账户,其中100万元系于2014年4月17日转账至何金志账户,借款利率为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四倍;此外,何金志又于2015年5月13日向张国荣借款6万元,承诺2015年6月10日前偿还,未约定借款利率。在其他案件中,高斯提交的还款明细所载还款时间和金额与本案一致,均是从徐茶账户、高斯账户、北京金鼎世通科技有限公司账户向张国荣还款。另,张国荣称徐茶、高斯已通过案外人账户于2014年1月29日还清2012年6月25日所借200万元本金。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本案的借款合同、中国工商银行个人业务凭证、收条、借条、银行明细能够证明徐茶、高斯和张国荣之间存在借贷关系。

关于借款金额,2012年6月25日《借款合同》中借款人是徐茶、高斯,借款金额是200万元,张国荣提交的银行明细、收条,以及其他案件中电话录音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张国荣已于2012年6月25日之前向徐茶、高斯实际交付该出借金额200万元;2012年7月4日《借款合同》中借款人是徐茶,借款金额是100万元,经查,张国荣实际出借金额是96万元,分别是2012年7月4日出借30万元,2014年7月11日出借66万元,后高斯出具了借条,加入该笔债务,和徐茶共同承担还款义务;2015年12月31日,张国荣向高斯转账10万元,高斯无相反证据予以反驳,法院认定该笔10万元是高斯向张国荣借款,该10万元未约定借款期限和利息。综上,本案中,徐茶、高斯共同向张国荣借款296万元;高斯个人又向张国荣借款10万元。

关于还款,徐茶、高斯提交的银行明细经计算还款金额为3714000元。徐茶、高斯称2013年7月26日还款6万元,2014年1月30日还款25000元,但其提交的证据并不能证明其该抗辩意见,法院对其所述该两笔还款不予认可。徐茶、高斯在本案中提交的还款明细所载还款时间和金额与高斯在其他案件中提交一致,其既作为本案还款证据,也作为另案的还款证据,款项均是从徐茶、高斯以及北京金鼎世通科技有限公司账户向张国荣还款,高斯是北京金鼎世通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除上述还款外,张国荣自认2014年1月29日徐茶、高斯已经通过案外人账户偿还200万元,系偿还的2012年6月25日《借款合同》中所载200万元借款本金。法院认为,除该200万元本金还款,张国荣自认10万元本金还款外,其余还款系按照先息后本的偿还顺序针对2012年6月25日借款合同中200万元借款、2012年7月4日借款合同中96万元借款、2014年4月17日借款合同中294万元借款进行清偿。经计算,2012年6月25日《借款合同》中徐茶、高斯向张国荣所借200万元借款本息均已还清;2012年7月4日徐茶、高斯借款30万元借款本息均已还清,2012年7月11日66万元借款,截至最后一次还款日2016年4月13日徐茶、高斯尚欠本金415907.79元,在此日期之前的利息均已结清;何金志和张国荣所签《借款合同》中,2014年2月20日194万元借款,本金未付,截至2016年4月13日之前的利息均已结清;2014年4月17日100万元借款,本金未付,截至2016年4月13日之前的利息均已结清;何金志于2015年5月13日借款6万元,张国荣自认该笔借款是何金志单独所借,故3714000元还款中不包括对该笔债务的偿还,该笔款项何金志未偿还过。

综上,针对本案,借款人徐茶、高斯尚欠借款本金415907.79元,对于该笔借款,徐茶、高斯应共同偿还。关于利息,应以415907.79元为基数,自2016年4月14日计算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照月息2%的标准计算。

诉讼过程中,何静不认可证明的真实性,并申请了笔迹鉴定,经鉴定,证明中何静签字不是其本人所签,何静并未用其房产对借款提供抵押担保,房产亦未进行抵押登记,且何静亦不是连带保证人,故张国荣要求何静承担连带还款义务,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何静为鉴定支出鉴定费用,由张国荣负担。综上,一审法院判决徐茶、高斯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共同偿还张国荣借款本金415907.79元。

二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规定,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本案中,张国荣上诉认为高斯、徐茶从未偿还本案借款100万元;高斯、徐茶则上诉称已经偿还张国荣本案借款100万元及利息,不欠张国荣任何款项。经查,高斯、徐茶多次从张国荣处借款。关于借款金额,一审法院认定本案中徐茶、高斯共同向张国荣借款296万元,高斯个人又向张国荣借款10万元,并无不当。此外,其他案件中,案外人何金志向张国荣借款300万元,张国荣实际出借294万元,其中194万元系于2014年2月20日转账至高斯账户,其中100万元系于2014年4月17日转账至何金志账户(未包括何金志个人于2015年5月13日向张国荣借款6万元)。关于还款金额,因徐茶、高斯在本案中提交的还款明细所载还款时间和金额与高斯在其他案件中提交一致,徐茶、高斯提交的银行明细经计算还款金额为3714000元。按照月息2%标准计算,先息后本顺序进行清偿;本金还款按照借款先后顺序偿还计算,一审法院据此认定截至最后一次还款日2016年4月13日徐茶、高斯尚欠本金415907.79元,在此日期之前的利息均已结清,数额计算正确。另,因张国荣要求何静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何静申请鉴定,但鉴定结果本案与何静无关,张国荣应承担鉴定费。一审判决认定鉴定费用的承担无误。

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这个二审上诉中出现的借款合同、中国工商银行个人业务凭证、收条、借条、银行明细能够证明徐茶、高斯和张国荣之间存在借贷关系,一般来说司法实践中法院都会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