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名律师解读:以借款名义收取项目投资款,应当如何认定

投资就是指一定的经济主体为了获取预期不确定的收益或社会效益而将现期的一定资财(有形或无形)转化为资本的过程,所得回报应该能补偿投资资金被占用的时间、预期的通货膨胀率、未来收益的不确定性等。下面这个二审再审案例也是以借款名义声称是去做投资,那么法院是如何处理呢?

北京知名律师解读:以借款名义收取项目投资款,应当如何认定

2017年6月19日,借款人刘晓、担保人胡林向夏侯出具借条一份,内容为:因用于生意周转,于2017年6月19日借款人刘晓向出借人夏侯借到人民币18万元整,壹拾捌万元整。(支付方式为:现金和银行转账两种方式)。借款利息为人民币3万元整,叁万元整。借款期限为壹年(12月)。于2018年6月19日归还本息共计人民币贰拾壹万元整,21万元整。不能按时归还,违约期间的利息按年利率18%计算,直至归还为止。如借款人出现违约情况,担保人胡林愿负责归还借款项及利息,并承担一切法律责任。2017年6月16日,夏侯向刘晓账户内转账105000元。

诉讼中,法院向夏侯询问借款形成过程,夏侯称:105000元是转账,75000元是现金交付,地点是在顺鑫农业的写字楼内,当时在场的人员还有刘晓、胡林和许某、杨某,之前与刘晓并不认识,是杨某介绍认识的,当时说能给高息,打借条那天是我和刘晓第一次见面。刘晓和胡林对夏侯的陈述不予认可,称实际的出借情况是105000元是我方实际收到的,付息方式和许某和杨某一样,也是一年后连本带息翻一倍,即210000元,所以其中的180000元作为本金,30000元作为利息。

另查,***曾持同样格式借条起诉刘晓和胡林要求偿还借款本金236000元及利息,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刘晓偿还***借款236000元及利息,胡林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夏侯和另案的杨某、许某在该案中作为证人出庭作证。后刘晓对一审判决不服提出上诉,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确认刘晓向***支付16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有二。一是夏侯和刘晓之间是否为民间借贷关系。二是刘晓应按照何标准偿还。对于焦点一夏侯持借条要求刘晓承担还款义务,刘晓虽主张双方为投资关系并非民间借贷,但同时表示在夏侯的要求下其向夏侯出具借条并在借条上签字确认,故应认定夏侯和刘晓意思表示一致确认双方存在民间借贷关系。刘晓的辩解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采信。

至于焦点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审判人员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本案中,法院要求夏侯就18万元借款的形成过程进行说明,夏侯关于借款出借情况、借条形成过程和利息给付情况的陈述缺乏相应的证据,在刘晓予以否认且对2017年借条中18万元本金和3万元利息做出合理说明的情况下,结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法院综合判定2017年借条中夏侯向刘晓出借款项为10.5万元,现夏侯要求以18万元作为借款本金的主张,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因夏侯不能向法院解释3万元利息的计算方式,法院无法就其利息是否超过法律规定进行核算,故法院对其3万利息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利息的具体数额由法院依法确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涉诉借条中未对保证方式进行明确约定,胡林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夏侯要求胡林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胡林承担保证责任后,可以向刘晓追偿。

二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关于夏侯与刘晓借贷关系的认定,夏侯向法院提交了借条及转账凭证等证据,足以证明夏侯与刘晓达成借贷合意,并由夏侯向刘晓实际发放借款的事实,双方借贷关系成立。刘晓、胡林上诉称与夏侯为投资关系,借条为受胁迫签订,对此二审法院认为,首先,刘晓、胡林均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理应有一般的社会认知和判断能力,能够认识到其从事的民事行为的法律后果,且其并未举证证明在签署借条时受到胁迫或欺诈等违背其真实意思的情形,故刘晓、胡林的此项抗辩明显不符合常理,对此其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其次,刘晓、胡林提交的与案外人许某的微信聊天记录不能体现刘晓、胡林已向夏侯告知投资事宜,亦无法证明夏侯同意由刘晓代为投资,且夏侯对此亦不认可,另外,并无证据显示刘晓、胡林所称吧唧项目涉嫌经济犯罪事宜与本案民间借贷纠纷有关。故刘晓、胡林的该项上诉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二审法院不予采信。

关于借款本金及利息,夏侯主张借款本金为18万元,10.5万元通过银行转账,剩余7.5万元为现金支付,利息为3万元。但夏侯就借款出借情况、借条形成过程和利息给付情况的陈述缺乏相应的证据,一审法院综合各方当事人陈述及民事调解书对借款本金及利息进行了认定正确,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在这个二审上诉案例中,案件当事人均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理应有一般的社会认知和判断能力,能够认识到其从事的民事行为的法律后果,且其并未举证证明在签署借条时受到胁迫或欺诈等违背其真实意思的情形,对此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本案的的微信聊天记录证据不能体现刘晓、胡林已向夏侯告知投资事宜,亦无法证明夏侯同意由刘晓代为投资,且夏侯对此亦不认可,法院最终也不予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