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款人出具借条却未收到借款,出借人二审上诉要求还钱,北京知名律师主力维权

借款人出具借条却未收到借款出借人凭借借条起诉被告要求还款,虚构事实,甚至企图二审上诉侵害被告的合法权益。北京知名律师常亮提醒,公众要增加法律意识,提高对实物证据重要性的认识。借钱给他人时要求对方出具借条,以获得最有利的证据,还钱给他人时要及时让对方出具收条或者收回借条销毁,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借款人出具借条却未收到借款,出借人二审上诉要求还钱,北京知名律师主力维权

蝴蝶向法院提交2013年10月24日的借条及2014年3月14日的借款条,用以证明其向李云龙共计出借46万元,双方约定利息按照年利率24%计算,先还利息后还本金。李云龙认为第一笔约定过利息,第二笔没有约定利息,且是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应当在一案中处理。第一张借条双方之间已经履行完毕,不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第二张借条也不存在借款关系,李云龙并未收到30万,当时电话沟通让蝴蝶将借条撕毁,故李云龙不认为该笔借款事实的存在。

蝴蝶又拿出2015年2月3日至2017年8月13日的短息记录和通话录音,用以证明蝴蝶向李云龙多次催要欠款,李云龙均以各种理由拖延还款,并在2015年12月29日,约定利息按照年化利率36%计算。蝴蝶向法院提交汇款凭证、转账凭证,用以证明自2013年10月24日至2014年3月14日蝴蝶向李云龙出借46万元的事实。

一审法院认为: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并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支付利息。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应当按照约定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关于蝴蝶所主张16万元的问题。2013年10月24日,李云龙作为借款人向蝴蝶出具借条,应当认定双方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虽然蝴蝶未能将16万元所出借的款项直接支付李云龙,但李云龙在庭审中自认收到该16万元,且对蝴蝶所出借其的16万元没有异议,故法院对其自认的事实不持异议,认定蝴蝶已履行完向李云龙出借16万元的义务。

关于蝴蝶所主张30万元的问题。蝴蝶主张其将30万元均支付杨某,由杨某支付李云龙。李云龙称并未实际收到该30万元。本案中,李云龙曾于2014年3月14日向蝴蝶出具借款条,明确载明“今借到蝴蝶人民币300,000元。”通过该借款条中所载明的内容能够推断李云龙有收到蝴蝶所出借的30万元的意思表示。虽然,蝴蝶仅能证明其向杨某转账支付222,000元,杨某的转账记录中也仅能证明杨某向李云龙转账支付150,000元,但根据蝴蝶与李云龙于2016年10月23日通话中的内容,李云龙对该30万元并未持有异议。在2018年11月5日蝴蝶与李云龙的通话中,李云龙虽然否认其收到30万元,但其认可该30万元由杨某收取。同时,蝴蝶申请证人杨某出庭作证,杨某作为证人亦表示其已将蝴蝶所支付的30万元支付李云龙。因此,李云龙虽抗辩该30万元的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但在其进行合理说明后,法院综合本案所查明的事实,并结合本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认为蝴蝶作为出借人的举证责任完成的更为充分,法院认定蝴蝶已履行完向李云龙出借30万元的义务。关于本案还款的问题。本案中,蝴蝶主张李云龙已经偿还其145,000元,李云龙亦予以认可,故法院对李云龙已偿还的数额不持异议。

关于本案利息的问题。在2013年10月24日的借条中,李云龙承诺利息按月即付,但并没有明确约定利息的具体计算标准。2014年3月14日的借款条中并未约定利息,故应认定双方当事人在出借时并未约定或明确约定利息。虽然在2017年8月13日的欠条中,李云龙认可尚欠蝴蝶利息共计361,800元,但其所偿还145,000元的日期均早于2017年8月13日。根据上述事实,李云龙还款时间在先,其承诺支付利息时间在后,故应认定李云龙所偿还的145,000元应冲抵本金部分。而关于本案借款利息的计算应以出借日起算,扣减期间李云龙所分期偿还的本金数额,截至2017年8月13日止。经核算,李云龙所承诺的361,800元利息超过年利率24%的标准,故法院对超过的部分不予支持。李云龙答辩称2017年8月13日的欠条系其受胁迫签署,但其并未向法院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法院对答辩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本案逾期利息的问题。因李云龙向蝴蝶所出借的两份借条、借款条中均未约定还款日期或借款期限,依据法律规定,贷款人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根据蝴蝶所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其自2015年2月3日起开始向李云龙进行索要,直至2017年8月13日李云龙再次向其出具欠条确认所欠利息,为便于计算,并综合本案出借金额、时间、当事人的还款能力及违约情况等综合因素,法院酌定李云龙的还款日期应为2017年8月13日。借贷双方虽然没有明确约定借期内的利率及逾期利率,但参照2017年8月13日李云龙所向蝴蝶所承诺的利率数额进行核算,该利息数额超过年利率24%的标准,故对逾期利息按照年利率24%的标准进行计算。蝴蝶主张自2015年12月29日以后按照年利率36%计算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蝴蝶以民间借贷纠纷主张李云龙偿还借款本金、利息及逾期利息均于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但其主张的相关数额有误,法院依法予以调整。

二审期间,李云龙提交个人业务凭证、客户回单以及转账凭条证明其已向杨某转账,完成了还款义务。蝴蝶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认可,对其关联性及证明目的均不认可。

二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都没有足够的依据否定对方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

关于欠付本金一节,本案中,蝴蝶为证明其主张,已提交了借条、借款条、录音、欠条、转款凭证等证据并申请证人杨某出庭作证,上述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认定李云龙向蝴蝶借款共计46万元的事实。李云龙上诉称关于第二笔30万元借款实际只收到了杨某向其转账的15万元,但李云龙于转账同日出具的借款条明确载明借到蝴蝶人民币300000元,结合双方通话录音内容及其他证据,蝴蝶所提供证据支持的事实具有高度盖然性,一审法院据此认定蝴蝶已完成向李云龙出借30万的义务正确,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关于双方的利息约定一节,二审经询,李云龙、蝴蝶均认可李云龙向蝴蝶出具了两次欠条,两张欠条内容相同,仅落款日期不同,蝴蝶将第二次出具的欠条作为证据向一审法院提交。李云龙认为其在签署两份欠条时受到胁迫,但并未提交证据,其欠条中承诺的361800元利息已超过年利率24%的标准,一审法院予以调减,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二审法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李云龙的上诉请求及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本案中,借贷双方虽然没有明确约定借期内的利率及逾期利率,但参照2017年8月13日李云龙所向蝴蝶所承诺的利率数额进行核算,该利息数额超过年利率24%的标准,故对逾期利息按照年利率24%的标准进行计算蝴蝶主张自2015年12月29日以后按照年利率36%计算于法无据。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认为,民间借贷的利率是民间借贷合同中的核心要素,也是当事人意思自治与国家干预的重要边界。最新的规定指名: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每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原《规定》中“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大幅度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促进民间借贷利率逐步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水平相适应。以2020年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3.85%的4倍计算为例,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相较于过去的24%和36%有较大幅度的下降。各位朋友一旦有出现关于民间借贷利率方面的法律问题时,希望尽快咨询北京二审上诉胜诉律师,以获得最优质的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