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审再审胜诉的关键是寻找案件突破口

一些朋友在打官司的时候可能经历败诉需要二审再审的情况。二审,也叫上诉。当大家在不服一审的审判结果的时候,就可以提出再次审理进行二审。而再审是不论一审二审,当审理终结的案件确实有错判了,可以启动审判监督程序进行再审。但是从概率上来看,二审再审胜诉的朋友少之又少。这是为什么呢?

二审再审胜诉的关键是寻找案件突破口

二审的结果有四种:维持原判、改判、发回重审、调解结案。我们所谓的胜诉,就是要改判或者发回重审。如果原判决认定的事实、适用的法律是正确的,量刑也是适当的,就会维持原判。如果事实没错,适用法律错了,量刑不当,可以改判。如果事实不清楚或证据不足,就会发回重审。而怎么证明原判适用的法律错了,量刑不当或者原判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是十分困难的。再来说再审。首先再审启动的条件就很严苛。要么是法院自己发现自己的审判确实错了,要么是法院审查符合十三条法律情形之一才能启动。再来当事人启动了再审,还要经过一个审核,审核通过才能进入再审程序。最后,再审的时间很紧,只有六个月。并且,要知道我国实行二审终审制,再审只有一次机会。再加上本来积案率就高,司法资源有限,所以二审和再审的胜诉率很低。换句话说,能在二审再审胜诉的律师非常厉害。

所以想在二审再审胜诉,律师怎么找案件的突破口就显得非常重要。我们看两个胜诉的案例。在“王某诉XX保险公司等侵权责任纠纷再审案”中,保险公司一审二审均败诉,原应赔偿12万。再审时,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找到了法院对该公司一审答辩内容构成“自认”的认定存在错误和法院错误适用了法律,再审改判保险公司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在“吴某诉罗某离婚纠纷二审案”中,一审驳回了吴某关于返还抚养费、赔偿精神损害的诉讼请求。但律师以“所谓夫妻忠实义务,即贞操义务,指夫妻双方在共同生活中应当互相踏实以维护婚姻关系的专一性和排他性”的观点,使得二审改判罗某适当返还孩子的抚养费,并支付精神抚慰金。

由此看来,虽然二审再审胜诉很困难,但是也并非无可能。重点在于要选择能发现案件突破口的律师。上文提到的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就是专注于民商事二审再审的律师事务所,里面的律师对于二审再审案件都有丰富的经验,也有不少的胜诉案例。相信对于需要进行上诉和再审的朋友们来说,是一个明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