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股东纠纷:出资款与股东借款的区分标准,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读

众所周知,在公司资金不足的情况下,通常由各股东按照出资比例,向公司提供股东借款,并约定一定的利息。但是,经常发生的争议是,在股东间未对股东投入的性质进行约定时,该类除注册资本之外的投入到底是属于增资款,还是属于股东借款呢?北京知名律师常亮通过一个二审上诉的案例,来揭示增资款和股东借款的区分标准。

公司股东纠纷:出资款与股东借款的区分标准,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读

2010年7月,A公司成立,注册资金1000万元,其中B公司出资650万元,持股65%,C公司出资350万元,持股35%。A公司主营业务为房地产项目。A公司由B公司进行操盘,进行实际经营管理。在1000万出资到位以后,因项目资金仍存在缺口,C公司陆续分20笔,向A公司汇入资金2745万元。但20笔投入既没有股东会决议,也未签订借款合同。

C公司该20笔汇入资金的汇款凭证上注明为“投资款”,但是A公司对每笔汇款向C公司出具的收据中,均载明收款事由为“借款”。在会计账册上看,A公司按照出资、借款资金性质的不同分别建账,将20笔汇入资金均记入“借款”名项之下。C公司也按照出资、借款分别建账记录的,20笔款项也在“借款”项下,记录为“长期应付款”。另外,A公司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将C公司借给A公司20笔注入资金长期应付款,法律性质认定为借款。

此后,A公司向C公司归还1200万款项,但剩余1345万元的款项没有归还。因C公司与B公司对A公司的经营发生分析,其主张要求A公司返还借款本金1345万元。但浩天公司则主张双方在公司经营困难时均应同比例向A公司进行投资,该20笔款项均属于增资,不应当返还。

本案经北京法院一审、二审均判定C公司向A公司的汇款为投资款,不应当返还。此后,本案经最高院再审判定一、二审判决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均存在错误,发回重审。

第一,根据《公司法》的规定,公司增资必须由公司召开股东会,并由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同意。本案中,如果A公司主张案涉1545万元是C公司向其追加的投资款,则应当提供A公司股东大会的增资决议。没有股东会决议,仅凭所谓的口头约定和证人证言主张C公司汇入A公司的案涉款项为C公司向A公司增加的投资的主张,既缺少事实依据,也不符合公司法的规定。

第二,在会计账册中,A公司与C公司均按照出资、借款资金性质的不同分别建账,A公司将20笔汇入资金记入借款名项之下,C公司将其计入其他应付款名下。若将长期应付款解释为投资款,不符合《企业会计通则》对长期投资款的解释,其法律性质认定应认定为借款。

第三、即使C公司向A公司转款的银行凭证上,将款项性质大多写为“投资款”。但转账凭条上的记载不能作为认定案涉款项性质的依据,尤其是当其与A公司账册记载的款项性质不一致的情况下。

第四、公司增资行为需要遵循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法定程序,属于一种类“要式行为”,但是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的成立却未必要签订书面合同。本案各方均认可案涉款项的性质不是投资款就是借款,在有C公司款项支付凭证和A公司出具收条的情况下,如果能够排除案涉款项为C公司追加的投资款,就可以确定案涉款项的性质。

从公司运营的角度上看,各股东之间在向公司进行投资时,在正式汇款前,股东之间需要对该笔款项的性质进行明确定性,若是想以增资的形式进行投资,则需要股东间形成增资决议;若是想以借款的形式进行投资,则需要股东与公司之间签订借款协议,明确本金、利息、期限等关键条款,以免不明不白的投入真金白银,到争议出现时,即得不到股东权益,也收不回股东借款。另外,公司的记账人员也应予以注意,若为增资款,则需计入资本公积金,在所有者权益中予以体现;若为股东借款,则需计入其他应付款中,以免混淆。

在诉讼的角度上看,在对股东汇款进行定性时,则需要根据是否存在股东增资决议、股东间协议、股东和公司会计账册的记载,公司审计报告的记载,股东和公司之间关于所涉款项的付款和收款凭证等各项证据材料,综合判断股东汇款的真实意思表示,以便准确定性是“增资款”还是“股东借款”。一旦股东因此类行为出现债务纠纷,可及时咨询北京知名律师,以二审上诉的形式维护自己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