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名律师为你答疑解惑:司法实践中不存在“一案两判”的情形

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每一份都会盖有带着国徽的公章。最高人民法院对各级法院的印章制式、裁判文书的格式也有着精确到毫米的规定。北京知名律师常亮认为:一般来说同一个案件不会收到两次判决。当有两份相似借款合同时需要格外注意

北京知名律师为你答疑解惑:司法实践中不存在“一案两判”的情形

2014年9月2日,出借人步惊云与借款人聂风、担保人秦霜签订《借款合同》,约定:1.出借人同意借款叁拾万元人民币给借款人,借期自出借日始30天。2.借款人在此声明:该笔借款用途为家庭及生意资金周转。3.借款以转账方式支付,利息为每月2%,按日计息。借款每满30日,借款人应当支付当月利息,借款人提前还款时,借款人应于还款日按实际借款天数支付利息。4.借款人应于借款到期之日全额返还借款本金及利息……6.如借款人在借款到期时未能全额还清借款本息,则剩余本金按每月2%计算利息直至全额还清。借款人每次还款应先计为支付借款利息,借款利息付清后方可计为返还本金。除此之外借款人尚须每日支付借款本金的3‰作为逾期付款违约金。7.借款人未在借款到期时全额还清借款本息的,除偿还借款本息外,出借人为追索债权支出的诉讼费、律师费、保全费等费用,借款人应予赔偿,关于其中的律师费,出借人和借款人在此共同确认:律师费不应超过借款本金的30%,如发生上述诉讼,出借人在此限额内支出的律师费,借款人应予认可并负责赔偿。8.本合同担保人、担保公司对借款人的全部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担保期限自借款到期之日起两年。同日,秦霜出具《担保书》一份,载明:在本担保书的保证范围内,就借款人聂风对你方承担的债务,担保人愿承担连带偿还责任。担保人在此声明和保证:一、保证范围:借款本金人民币叁拾万元及其对应的利息、逾期利息、违约金等合同中约定的借款人应承担的全部责任。二、担保人的担保期限为:自借款到期之日起两年。同日,聂风出具《收据》一张:今收到步惊云出借的人民币叁拾万元整。步惊云于当日向聂风名下卡号为×××的账户分九笔转账60万元,

一审庭审中,步惊云称,其与聂风之间存在60万元借款,但分成两笔30万元签署的《借款合同》《担保书》《收据》。秦霜抗辩其仅为30万元作担保,在A案件中已经履行担保责任。步惊云对此不予认可。

一审法院另查,2015年11月12日,步惊云与北京市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步惊云委托该律所代理其与聂风、秦霜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律师费为1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和质证的权利,聂风经法院合法传唤,未出庭应诉,视为其放弃了答辩和质证的权利。本案的争议点是案涉款项是否与A案件是同一笔借款。经过比对两案的《借款合同》《担保书》《收据》,虽然内容和签署时间相同,但字迹上存在差异,可以认定两案的《借款合同》《担保书》《收据》不是同一份。步惊云在同一天向聂风转款共计60万元,本案涉及的30万元与A案件亦不相同。故法院认定两案不是同一笔借款,聂风应当依约偿还本案的借款、利息和律师费。秦霜主张其已经履行担保责任,本案中不应再承担责任,但未提交充足证据证实其主张,故秦霜应当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一审判决后聂风提起二审上诉至北京市某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出借人步惊云、借款人聂风、担保人秦霜之间签订了两份《借款合同》,出借本金均为30万元,同时秦霜向步惊云出具了两份《担保书》,担保的借款本金金额均为30万元,而同日步惊云向聂风出借的本金金额为60万元。秦霜上诉主张上述两份《借款合同》和《担保书》均系基于同一笔30万元借款本金形成的一式两份的文件,而非针对两笔30万元借款本金分别形成的文件,秦霜应当对该事实主张承担举证责任。现秦霜未能提交证据对此予以证明,其对于当事人之间未一次性签订60万元借款合同、款项系分多次支付、步惊云未就两份合同一并起诉等提出的异议,不足以推翻其以担保人身份签署两份《借款合同》和出具两份《担保书》的事实,故二审法院对秦霜提出的其不应对本案诉争的30万元借款承担担保责任的上诉主张不予采信。

常亮律师认为本案的争议点是案涉款项是否与A案件是同一笔借款。经过法院比对两案的《借款合同》《担保书》《收据》,虽然内容和签署时间相同,但字迹上存在差异,便以此可以认定两案的《借款合同》《担保书》《收据》不是同一份。最终在二审法院判决中也确认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