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名律师解读:借款、还款是否应当留存凭证

在民间借贷过程中因债务人无法证明自己已经履行还款义务产生的纠纷不计其数这给予大家深刻的警示在借款还款后都应当留存凭证避免产生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由此可见债务人不能证明自己已经还款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一个二审上诉案例为大家解读相关情形下的法律关系

北京知名律师解读:借款、还款是否应当留存凭证

刘晓于2015年6月23日因资金流转向黄兴借人民币280000元,借期壹年整,月利息10%(2800/月),利息每月支付给黄兴,到期一次性归还本金贰拾捌万元整(备注:2013年1月9日至2015年6月22日期间从刘晓或顾红践账号上打给黄兴账号都算还款记录)。后,刘晓未及时还款,黄兴一怒之下告上法庭,黄兴提交农业银行明细载明2012年3月16日黄兴向刘晓转款15万元,2013年5月21日向刘晓转款8.96万元。

黄兴提交交通银行明细,证明刘晓丈夫顾红践以黄兴名义贷款,由顾红践每月偿还利息,如果顾红践没有转入利息黄兴垫付;贷款95万元,使用3年,每年到期后还本金后再续贷,黄兴每月19日偿还贷款5462.5元。刘晓认为上述2013年1月19日、2月6日、3月20日、4月17日、5月19日款项是偿还本案案款。黄兴称存在95万贷款事情,具体用了多久不清楚。

刘晓向法庭提交与黄兴的通话录音,证明涉案款项有两个借条,一份是刘晓出具一份是顾红践出具,应以顾红践的借条为准,刘晓出具的欠条中包含已经偿还的金额。录音中,黄兴称有两个借条,刘晓称还欠其20多万,另刘晓提及顾红践还款中有利息。黄兴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认为当时黄兴手头没有借条,黄兴记得总计给刘晓转款50多万,并一直强调以借条金额为准。刘晓提交8张存款单,每张金额均为5500元。刘晓称该款项系偿还案外款项(95万)的利息。黄兴认为与本案无关,并且证明借款(95万元)不止10个月。

刘晓提交银行凭证4张,其中2015年3月27日6000元、2013年6月19日10万元、2012年4月29日8.5万元、另一张日期不明,金额为1万元;刘晓以此证明证明还款情况。黄兴认可2013年6月19日10万元系偿还本笔借款案件,其余三笔与本案无关。同时提交与黄兴的短信记录,证明欠款不是28万元。其中,2104年12月18日,黄兴:到底怎么样啊?刘晓:老穆不是按月给你吗?他把房租出去了?差多少?黄兴:按月给我?那是你资金银行利息!我的10多万钱呢?利息呢?我现在都是外面借的钱都得付利息的。刘晓:差多少利息月底前给你。黄兴:今年8个月没给我利息了,您支付了银行利息!刘晓:每月多少?对不起!黄兴:交通银行的5500,我这没付的利息是19600,在不存就到不了帐了,明天周末。黄兴认为该证据不能证明还款。

顾红践作为刘晓的证人出庭,证明证人给黄兴打电话,让黄兴给刘晓借点钱,具体借多少记不清楚了,后来替刘晓还款,具体还了多少也记不清楚了。证人称与黄兴没有经济往来。顾红践称替刘晓偿还过95万元借款的利息,具体多少记不清楚了。2012年4月29日8.5万元系替刘晓向黄兴偿还本案款项;证人称2015年、2016年给黄兴出具过一张十几万的条。刘晓认可该证人证言;黄兴对该证人证言不认可,称与顾红践之间有其他经济往来。

 

一审法院认为,刘晓出具《借条》系其真实意思表示,不违法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其方应当据此履行。根据《借条》内容,刘晓认可总计借款28万元,结合银行流水等证据,一审法院认定黄兴与刘晓之间存在借贷关系,借款金额28万元。现还款期限届满,黄兴有权要求刘晓还本付息。关于已还金额。黄兴认可2013年6月19日10万元,应当从借款总额中予以扣除。2012年4月29日,8.5万元,并不在《借条》中载明的扣除期限(2013年1月9日至2015年6月22日)内,如顾红践与黄兴有纠纷,可另案解决。关于交通银行2013年1月19日、2月6日、3月20日、4月17日、5月19日7000元、8000元、7400元、7700元、8000元五笔款项,鉴于黄兴与刘晓之间还有另外95万元债权债务关系,且顾红践认可曾经代刘晓偿还过利息,结合刘晓提交的短信,黄兴与刘晓之间的借款还有利息约定,另该五笔款项的偿还时间等,一审法院认定该五笔款项与本案无关。关于黄兴借条的一张金额1万元(日期不明)及2015年3月27日,鉴于刘晓与黄兴之间存在95万元债务关系,刘晓不能证明存款人姓名及该还款与本案关联性,故一审法院认定该款项与本案无关。关于利息,《借条》中有约定,且合理合法,故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二审法院二审期间,刘晓提交一份银行流水打印件,证明2015年9月22日顾红践向案外人转款100万元,偿还黄兴95万元贷款,因此8.5万元以及交通银行的转账与95万元无关,而是偿还本案借款的款项。黄兴认可银行流水的真实性,但不认可证明目的。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综合双方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刘晓还款金额的认定问题。关于8.5万元的还款,二审法院认为,该笔款项的发生时间在2012年4月29日,而刘晓及黄兴对于之前还款的时间段已经在案涉借条上进行了确认即为2013年1月9日至2015年6月22日,刘晓现主张该笔还款系针对上述借条借款,但未提交充分、有效的证据予以佐证,因此关于其该项上诉意见,二审法院不予采信。

关于交通银行的2013年1月19日、2月6日、3月20日、4月17日、5月19日7000元、8000元、7400元、7700元、8000元五笔款项,二审法院认为,双方均认可刘晓曾以黄兴名义贷款95万元,每月利息均由刘晓支付,上述五笔钱款发生时间处于贷款使用期间内。刘晓认可每月利息为一审提交的银行流水显示的5462.5元,而发生争议五笔款项所在月份内,刘晓未提交证据证明同时间内另行向黄兴支付了当月的贷款利息。因此,一审法院结合黄兴与刘晓、顾红践之间的贷款情况以及各方的信息往来内容认定上述争议款项与本案无关,于法有据,二审法院不持异议。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常亮律师认为这个二审再审案例的争议中心在于刘晓还款金额的认定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