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读有关民间借贷利率的最新规定

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针对民间借贷的利率问题一直为大家关心,北京知名律师常亮通过一个2019年的北京二审上诉案例大家解读最新规定。

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读有关民间借贷利率的最新规定

刘小刚陈阿灿曾经一起创业,创业失败后各奔东西,陈阿灿回家继承了家族企业。2015年8月27日,刘小刚为陈阿灿出具借据,载明“今借到陈阿灿300万元,现金网转世祥农卡,系作业务周转,月息3%”。陈阿灿提供网上电子回单,显示陈阿灿于2015年8月27日向刘小刚转账300万元。刘小刚对借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月息3%的约定不予认可,称利率约定违反了法律规定,且双方从未按照月息3%结算过利息,现借款已经全部还清。

2015年10月12日,刘小刚为陈阿灿出具借据,载明“今借到陈阿灿500万元,现金网转(2015.7.12日转),系作业务周转,月息3%”。陈阿灿提供网上电子回单,显示陈阿灿于2015年7月12日向刘小刚转账500万元。刘小刚对借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月息3%的约定不予认可,称利率约定违反了法律规定,且双方从未按照月息3%结算过利息,现借款已经全部结清。

2015年10月2日,刘小刚为陈阿灿出具借据,载明“今借到陈阿灿400万元,现金(2015.6月结欠),系作业务周转,月息3%”。陈阿灿提供银行转账记录,称其于2014年12月15日向刘小刚转账1000万元,400万元系转结之后剩下的欠款。刘小刚对借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称400万元系双方借款所有款项的利息汇总,并非陈阿灿所称2014年12月15日借款1000万元的尾款。利率约定违反了法律规定,且双方从未按照月息3%结算过利息。

陈阿灿提供其与刘小刚在2016年3月22日的短信聊天记录,显示刘小刚向陈阿灿发送短信内容为“其实没几笔。特好对”“陈阿灿:1.2014年12月15日借款400万(总共借款1000万,2015年7月1日已还款600万,利息结清),400万利息结算至2015年10月2日;2.2015年7月12日借款500万元,利息结算至2015年10月12日;3.2015年8月27日借款300万,利息未结;4.2016年1月22日还款80万,2016年2月5日还款120万”。陈阿灿向刘小刚回信内容为“你来一下”。

关于还款情况,陈阿灿称刘小刚截至2016年12月17日刘小刚尚欠陈阿灿本金459.3万元。刘小刚称陈阿灿提供的银行流水显示自2012年12月13日至2015年8月27日陈阿灿向刘小刚转账9150万元,刘小刚还款82933800元,刘小刚仅欠陈阿灿8566200元。2015年8月27日之后,刘小刚还款共计7810000元。

关于以房抵债的情况,陈阿灿称刘小刚用北京某小区的两套房屋抵账,房屋市场价为每套115万元,两套房屋230万元,有30万元的银行贷款,实际抵债200万元。刘小刚用国际小区的两套抵债,两套房屋按照610万元计算,有银行贷款200万元,陈阿灿于2016年9月26日付给刘小刚父亲110万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协助办理过户,两套房屋实际抵债500万元。刘小刚对此不予认可,称房屋市场价1000万元,刘小刚要求陈阿灿返还200万元,后经过协商确定返还110万元,故陈阿灿于2016年9月26日转给刘小刚父亲110万元。陈阿灿提供其与刘小刚的微信聊天记录予以佐证。

关于要求曹书承担还款责任,陈阿灿称起诉时只知道双方是夫妻关系,并不知道双方的结婚时间。双方共同生活时间较长,并于2014年3月25日育有一子。同时,2013年3月13日,曹书通过其账户向陈阿灿还款90万元,并注明偿还利息,故曹书与刘小刚之间是事实婚姻关系,应当承担连带偿还责任。刘小刚、曹书对此不予认可,称二人于2016年11月11日登记结婚,陈阿灿与刘小刚之间的借款均发生在二人结婚之前,故不应担由曹书承担还款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应当按照约定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根据已查明的事实,陈阿灿按约向刘小刚出借款项后,刘小刚为陈阿灿出具借据确认借款事实,双方之间存在借款关系。陈阿灿提供完整的银行流水显示其向刘小刚出借涉案款项后,刘小刚的部分还款系偿还此前借款,仅于2016年1月22日还款80万元、2016年2月5日还款120万元、2016年4月26日还款60万元、2016年4月28日还款140万元,于2016年5月16日还款100万元。后用房屋抵债700万元。陈阿灿按照双方借据中约定的利率,分段计算并优先抵扣利息,主张截至2016年12月17日刘小刚尚欠借款本金459.3万元,理由正当,证据充分,法院予以支持。刘小刚通过计算全部款项的方式称其已经全部偿还借款,在陈阿灿提供全部银行流水后又表示欠陈阿灿75万余元,前后陈述矛盾,且未能明确其偿还款项指向的具体借款数额,亦与其向陈阿灿发送的短信内容相悖,故法院对其意见不予认可。关于以房抵债的数额,陈阿灿称实际抵账为200万元及500万元,并提供与刘小刚的微信聊天予以佐证。刘小刚主张按照1000万元抵账,未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佐证,亦未得到陈阿灿的确认。在双方已就抵债房屋办理过户的情形下,刘小刚未能举证证明双方之间存在以房屋抵债1000万元的事实,应对此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陈阿灿提交的借款单上明确载明双方之间存在利息的约定,提交的银行转账记录上部分还款款项亦注明偿还利息。陈阿灿按照双方约定的利息标准在刘小刚已还款项中予以扣除,并无不当。现陈阿灿主张刘小刚自2016年12月17日起按照月利率2%的标准给付利息,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刘小刚称双方之间不存在利息的约定,明显与事实不符,法院不予认可。陈阿灿以刘小刚的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为由要求曹书承担共同给付责任,但刘小刚提供的结婚证显示其与曹书结婚时间在本案借款发生之后,并非发生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同时,刘小刚出具的借据中载明借款用途为业务周转,并非用于二人共同生活所需,且双方借款金额较大,明显超过日常生活所需,故陈阿灿要求曹书承担共同还款责任,依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补充查明:一审法院2018年2月5日开庭笔录记载,陈阿灿的诉讼请求为要求刘小刚偿还借款本金459.3万元及利息;陈阿灿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截屏显示:陈阿灿说“安和问我房子是多少给的,我说了500”。刘小刚答:“确实500”,欲证明时代国际的两套房屋抵债500万元。刘小刚认可微信聊天记录截屏的真实性,但认为不是指上述两套房屋,与本案无关联性。刘小刚申请二审法院调查上述两套房屋的产权登记档案,欲证明不存在银行按揭贷款。二审法院认为该申请对证明待证事实无意义,无调查收集必要,二审法院不予准许。经查,陈阿灿系北京金华通顺商贸中心投资人。

二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根据查明的事实,刘小刚为陈阿灿出具日期为2015年8月27日、2015年10月2日、2015年10月12日的三张借据,均载明月息3%,共计借到1200万元。关于刘小刚已偿还款项,结合陈阿灿提供的银行流水及2016年3月22日刘小刚向陈阿灿发送短信内容,可以证实陈阿灿向刘小刚出借涉案三笔款项后,刘小刚的偿还款项中有281万元系针对此前借款。刘小刚主张偿还款项中有281万元包含在涉案三笔款项中,未提供任何证据,二审法院不予采信。关于以房抵债的情况,双方并无书面协议,但关于北京某小区的两套房屋抵账200万元无争议。陈阿灿主张国际的两套房屋抵债500万元,提供了相关微信聊天记录截屏等证据,达到民事诉讼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刘小刚主张时代国际的两套房屋抵清所有债务,余款110万元由陈阿灿转给刘小刚父亲,未提供任何证据,二审法院无法采信。按照双方借据中约定的利率,还款优先抵扣利息的标准,截至2016年12月17日刘小刚尚欠陈阿灿借款本金459.3万元,一审法院认定数额无误。一审开庭笔录显示,2018年2月5日,陈阿灿的诉讼请求即为要求刘小刚偿还借款本金459.3万元及利息,本案不存在超过诉讼请求范围的情况。一审判决虽然超出简易程序法定审理期限,但并不属于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只要实体结果处理正确,依然可以维持其判决。刘小刚主张陈阿灿是典型的职业放贷人,其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经查,陈阿灿系北京商贸中心投资人,有正当职业,且其出借行为难以认定反复性、经常性。故二审法院难以采信刘小刚的该项主张。

常亮律师认为,民间借贷的利率是民间借贷合同中的核心要素,也是当事人意思自治与国家干预的重要边界。《规定》指名: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每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原《规定》中“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大幅度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促进民间借贷利率逐步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水平相适应。以2020年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3.85%的4倍计算为例,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相较于过去的24%和36%有较大幅度的下降。各位朋友一旦有出现关于民间借贷利率方面的法律问题时,希望尽快咨询毕竟二审上诉胜诉律师,以获得最优质的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