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记录的账本能否作为证据使用?北京知名律师为你答疑解惑

在民间借贷中,如果没有借条、收条等书面证据,自己记录的账本能否作为证据在法庭上出示,其是否具有证明力?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一个二审上诉案件为例为大家答疑解惑。

自己记录的账本能否作为证据使用?北京知名律师为你答疑解惑

兰英金浪是发小。2015年12月15日,兰英通过ATM机转账方式向金浪账户分五笔转账共计23万元。2015年12月26日至同年12月30日,金浪向兰英还款共计10万元。兰英称金浪又于2016年6月18日还款16545元,此后未再还款。一怒之下便诉至北京法院,一审诉讼中,兰英称其转账的款项系出借给金浪用于投资;双方系民间借贷关系。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兰英与金浪虽未签订借款合同,但兰英向金浪出借款项,金浪予以接受并偿还部分借款本金等行为,可以证明双方之间建立了民间借贷关系,该民间借贷关系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及形式均未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对于兰英要求金浪偿还借款本金113455元并给付利息的主张,一审法院认为,依据查明事实,现有证据足以证明金浪尚欠兰英借款本金113455元未予偿还,现兰英主张利息的计算方式未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并无不当,据此,兰英要求金浪偿还借款本金113455元并给付利息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一审法院均予以支持。

二审期间,金浪向二审法院提交如下新证据材料:证据1.2015年记事本的记录、证据2.金浪银行交易流水和支付宝付款记录,上述二证据用以证明双方之间有多笔的资金往来,全部是兰英委托金浪理财的资金和金浪退还的款项,从而证明双方之间没有借款往来。二审法院认为,证据1系金浪自己书写的笔记,在兰英不予认可的情形下,二审法院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其次,从证据内容来看,证据1仅系金浪关于部分理财、资金梳理的自述,证据2系转账流水,上述证据并未证明崔淑英本人具有转账23万元用于理财的意思表示,因此,二审法院对上述证据不予采信。

二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金浪上诉主张其未向兰英借款,而是帮助兰英转账用于委托理财,但其并未就兰英委托其理财或委托其转账的相关事实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在兰英对其主张不予认可的情形下,金浪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综上所述,金浪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结果并无不当,应予维持。

常亮律师认为,金浪向法院提交记事本的记录,但法院认为证据1系金浪自己书写的笔记,在兰英不予认可的情形下,二审法院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其次,从证据内容来看,证据1仅系金浪关于部分理财、资金梳理的自述,应该是不具备证据效力的。所以大家一旦涉及到民间借贷纠纷时,一定要收集好证据,无论是欠钱还是还钱,都可以通过二审上诉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