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期间赠与对方的大额财物,分手后是否可以要求返还,北京知名律师为你答疑解惑

恋爱期间赠与恋爱对象大额财物,分手后对方拒不返还,因此闹上法庭的情形不在少数。那么分手后是否可以对方要求返还,如果对方拒不返还,可以采取哪些措施。下面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一起二审上诉案件为例,为大家解读该情况下的法律关系。

 恋爱期间赠与对方的大额财物,分手后是否可以要求返还,北京知名律师为你答疑解惑

胡龙女与杨过原系男女朋友关系。2016年7月19日,胡龙女与杨过共同到案外人北京公司4S店,杨过以个人名义购买了一辆华泰圣达菲牌小客车,购车款及保险等各项费用共计83160元。该销售公司通过pos机刷卡方式,从胡龙女所有的建设银行卡中支取83160元,杨过在银联pos签购单客户存根(卡621700*********0829)上签字确认。后胡龙女与杨过发生矛盾,二人结束男女朋友关系,胡龙女遂要求杨过还钱,杨过不还,一怒之下胡龙女提起诉讼

在庭审中,杨过提交了一份《工作证明》照片,该《工作证明》内容为:兹有我单位杨过(同志)(身份证号:×××),从2015年7月1日至2016年7月27日在本公司业务部担任业务经理一职,月薪为8000元(不含业务提成),年薪约为96000元(不含业务提成)。该证明加盖了A公司公章,日期空白。杨过用此证据证明2015年7月1日至2016年7月27日,其在胡龙女任法定代表人的A公司工作,并称《工作证明》原件在胡龙女处。胡龙女质证称,对该证明真实性、证明目的均不认可,对方无此证据原件,亦不认可原件在自己处。胡龙女还称,想不起来是否存在该《工作证明》,即便存在也是为给杨过办贷款开具的假证明。

庭审中,杨过还提交了2016年6月至2017年3月民生银行交易记录、照片、电子邮件等证据,证明杨过实际于2015年7月就入职A公司,从入职到2016年6月就未发给其工资,该段时间的工资直接用于购买上述车辆了。2016年6月至2017年3月,A公司每个月都发给其工资。胡龙女质证称,不认可其支付的购车款是工资,一般工资都是以A公司名义发放,不可能以其个人名义发放。杨过在A公司没有任职,其2016年6月至2017年3月工资流水是为了其贷款做的假流水。

另查,北京公司于2018年11月6日出具一份《情况说明》,内容为:此有杨过于2016年7月19日购买圣达菲A25壹台,车款、保险、贴膜、大包围脚垫合计83160元,付款为刷卡83160元,刷卡单附有复印件。该公司在该《情况说明》上加盖了公章。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一、胡龙女银行卡实际支出的款项数额;二、胡龙女银行卡支出的购车款的性质。

一、胡龙女银行卡实际支出的款项数额。经查,案外人北京公司提供的银联pos签购单商户存根中记载的刷卡时间、发卡行、卡号、金额等信息,与胡龙女提供的银行交易明细中载明的上述信息相符,虽银联pos签购单商户存根载明的商户名为北京公司,与胡龙女银行交易明细载明的交易对方北京销售部不同,但北京公司通过刷卡方式将购车款转入哪个账号的操作,并不影响胡龙女付款给北京公司的事实。另,胡龙女付款时间2016年7月19日与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上载明的时间一致,虽该发票载明的价税合计70000元,与胡龙女付款金额83160元不符,但《情况说明》已证明该83160元不仅仅包括车款,还包括保险、贴膜、大包围脚垫等,且杨过亦未提供支付任何款项的相关证据。综上,一审法院认定胡龙女支付了涉案车辆的购车款为83160元。杨过辩称只认可胡龙女支付购车款为70000元的观点,一审不予采信。

二、胡龙女银行卡支出的购车款的性质。根据法律规定,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本案中,在男女朋友关系期间,胡龙女为杨过支付购车款83160元是事实,虽其未提供借款合同、借条等书面证据,但考虑到双方关系的特殊性,未就借款关系形成书面证据亦符合常理。为此,根据胡龙女提供的银行交易明细、银联pos签购单商户存根、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等证据,胡龙女已完成了对存在借款关系的初步举证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书证应当提交原件。主张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当事人,应当对该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庭审中,杨过提供了一张《工作证明》照片,以证明其于2015年7月就入职A公司,A公司从2015年7月到2016年6月未发给其工资,该段时间的工资直接用于购买上述车辆。杨过提供的《工作证明》照片不属于法律规定的书证原件,且胡龙女不予认可,为此,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另胡龙女虽为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二者从法律上属于不同的民事主体,且杨过亦未提供证据证明胡龙女存在代替A公司支付职工工资的习惯做法。为此,杨过辩称购车款系胡龙女支付自己工资款的观点,一审法院不予采信。杨过还辩称如该款不是工资款,也是胡龙女自愿赠与的观点,因无证据证明,一审法院亦不予支持。杨过提供了部分证据以证明其与A公司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其可另行主张,本案不予处理。综上,杨过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双方借款关系已消灭,其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胡龙女现要求杨过返还其借款83160元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胡龙女以民间借贷纠纷提起本案诉讼,其提交的证据可证明2016年7月19日,杨过购买其名下的案涉车辆的83160元购车款是通过胡龙女的账户支付的,购买车辆时,胡龙女与杨过系男女朋友关系,双方虽未签订书面的借款合同,但从上述付款事实来看,可认定胡龙女与杨过就案涉购车款形成了民间借贷法律关系。

杨过主张A公司应当向其支付2015年7月至2016年7月的工资但没有实际支付,上述购车款可以予以抵销。就此二审法院认为,A公司与胡龙女系不同主体,不同主体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无法予以抵销,故对杨过的上诉理由,不予采信,其应承担向胡龙女偿还借款本金的法律责任。综上所述,杨过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常亮律师认为,本案重要的一个影响因素就是本案是否构成民间借贷纠纷,本案中杨过名下的车辆的购车款是通过其前女友胡龙女的账户支付的,购买车辆时,胡龙女与杨过系男女朋友关系,双方虽未签订书面的借款合同,但从上述付款事实来看,可认定胡龙女与杨过就案涉购车款形成了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所以即便并没有签订借款协议,倒也可以从侧面证明构成了事实上的借贷,所以本案原告可以依据二审上诉的判决书要回购车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