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给付抚养费的权利,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决抚养费纠纷

父母有抚养子女的责任,子女也有赡养父母的义务,但在现实生活中因抚养费产生的纠纷比比皆是亲情蒙上一层阴影。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一个二审上诉案件为例阐释抚养费给付的有关规定。

未成年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给付抚养费的权利,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决抚养费纠纷

徐茶与水亮原系夫妻关系,2014年10月20日生育一女水红。2018年3月16日双方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书中关于子女抚养约定:“水红由徐茶抚养,水亮付抚养费,每月付3000元,抚养至18周岁为止”。在该离婚协议书第三部分其他协议中双方又约定:“因男方目前经济能力问题,每月暂付抚养费2000元。限2019年4月1日前补齐剩余抚养费12000元,日后按每月应付3000元给予女方。如男方经济能力有问题,无法按照指定金额给予,可进行私下协商。”

一审庭审中,水亮称支付了4月、5月的抚养费共4000元后,由于工作收入较低,经济能力有限,6月、7月、8月共支付了水红抚养费1800元。徐茶及水亮离婚后均未再婚及再生育。水亮称自己目前月收入只有3000多元,并提交相关收入证明及完税证明。徐茶对此不予认可。经一审法院调解,双方当事人各持己见。

一审法院认为: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水亮与徐茶离婚时签订离婚协议书,对水红的抚养进行了明确的约定,该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法相关法律规定,双方均应遵守。水亮拖欠抚养费实为不妥,故对于水红要求水亮支付拖欠的9200元抚养费的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作为法定抚养义务主体之一,水亮应努力克服其所述困难,积极履行法定抚养义务。

二审中,水亮提供了离职证明,该证明显示“2018年10月9日公司与水亮解除委托代理协议。”以上证据欲证明水亮目前没有收入。二审法院认为,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部分或全部,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本案中,水亮与徐茶已就水红的抚养费负担费用和期限达成一致协议。关于协议中“如因男方经济能力有问题,无法按照指定金额给予,可进行私下协商”的约定,本院认为,一方面,水亮和徐茶并未就抚养费达成新的协议,另一方面,就水亮二审中提交的证据来看,收入情况、工作状况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且双方达成抚养协议至水红起诉要求给付抚养费之日,时日较短,水亮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综合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一审认定水亮应当按照与徐茶达成一致的抚养协议履行抚养义务并无不妥,二审法院予以维持。综上所述,水亮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作为法定抚养义务主体之一,本案上诉人水亮应努力克服其所述困难,积极履行法定抚养义务。 常亮律师认为,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由双方协议;一般在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本案双方已达成符合实际的协议,作为孩子父亲的一方不得随意推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