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平台将债权转让,新债权人是否有权催讨借款,北京知名律师为你答疑解惑

网贷实际是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网贷公司作为债权人,有权单方面将自己的债权转让给第三方催收公司;而且个这过程并不需要借款人的同意,只需要通知到借款人即可,债权转让合同便已经生效,新的债权人催收公司自然有权利主张自己的权利,甚至通过诉讼的途径要回欠款。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一个二审上诉案件为例阐释其中的法律关系。

网贷平台将债权转让,新债权人是否有权催讨借款,北京知名律师为你答疑解惑

朱柯、王优优与A公司签署了《小微金融信息咨询及信用管理服务合同》,最终通过某平台向平台上的多名出借人借得款项524622.65元。《借款协议》虽无各出借人的签章,但该协议当然约束出借人与朱柯、王优优。涉案债权转让了两次,第一次是各出借人将债权转让给B公司,第二次是B公司通过邮寄方式将《债权转让通知》送达朱柯、王优优,将债权转让给本案C公司。结合出借人与B公司签订的《协议》第6.8条及朱柯、王优优网签的《借款协议》第四条第二款中的上述约定,可推断出借人通过平台将款项出借给朱柯、王优优时,在合同中便履行了第一次债权转让的通知义务,产生债权转让的法律效果。第二次债权转让有相应的书面《债权转让通知》且已送达朱柯、王优优,当然地产生法律效力。据此,C公司认为其为合法有效的债权受让方,为本案适格诉讼主体。

一审法院认为,民事权利义务的设立,必须符合法律规定或合同约定。本案借贷关系中,债务人为被告,原始债权人为众多自然人。原告主张众多自然人将债权转让于原告,依据为《借款协议》第4.2条约定“借款人出现逾期还款,出借人同意在诉讼前将债权无偿转让给C公司。”该《借款协议》仅有原告的网络签名,可以视为原告与网站经营者B公司之间签订的协议,各出借人作为实际权利人并未签名,未作出债权转让的意思表示,原告C公司主张的债权受让无证据证实,其与本案债权债务无利害关系。为维护正常诉讼秩序,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四)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C公司的起诉。

本案二审法院认为:本案是通过互联网平台借款形成的民间借贷纠纷。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本案中C公司主张其基于朱柯、王优优所签订的网络借款合同而取得了依法向朱柯、王优优主张债权的权利,但根据本案现有证据,C公司提交的《借款协议》仅有朱柯、王优优电子签名,并无债权人签章,原始债权人信息无法查明。且C公司无证据证实其与实际出借人之间存在关于债权转让相关约定,亦无证据证实实际出借人对于涉案合同中第四条第二款约定内容已知且认可,故一审法院认定C公司与案涉债权债务无利害关系并无不当,C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常亮律师认为,本案的C公司提交的《借款协议》仅有朱柯、王优优电子签名,并无债权人签章,很明显处于未生效的状态目前这个二审再审案例借款人无需向第三方公司还款但可以肯定的是,债务人必然会承担还款义务,债权人的债权必然受到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