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人还款后未收回借条,债权人以借条为依据诉至法院,北京知名律师为你出谋划策

在民间借贷中债务人债权人借款,债权人一般要求债务人写借条证明双方的借贷关系,避免发生纠纷。债务人还清借款后,应该收回借条或者请债权人开具收条以证明债权债务关系的终结。但是债务人还钱后未收回借条的情况时有发生,由此引发的纠纷也不在少数。北京知名律师常亮以一个二审上诉案件为例解读该情况下的争议焦点。

债务人还款后未收回借条,债权人以借条为依据诉至法院,北京知名律师为你出谋划策

案外人胡大华经聂风介绍向丁景云借款,双方约定胡大华向丁景云借款40万元,胡大华于2016年2月11日向丁景云出具借据一份(借据一),借款期限自2014年2月21日至2017年2月21日,借款利息为年利率15%,担保人为胡小华与聂风。2014年5月17日,胡小华代胡大华支付丁景云利息3万元(2014年之前所借丁景云的借款利息),其余借款本息均未偿还。2017年2月19日,根据丁景云的要求,胡大华又为丁景云出具借据一份(借据二),借据内容除了还款时间延长至2018年2月21日,担保人为聂风之外,其余内容与借据一内容一致,胡大华与聂风分别在借款人及担保人处签字。在向丁景云出具借据二之后,胡大华未收回借据一。2017年4月18日,丁景云以借据一为依据诉至法院,要求胡大华、张新芳(胡大华妻子)、胡小华偿还借款本金40万元及利息。2017年5月16日,一审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据借据一作出民事调解书,调解协议内容为:“胡大华、张新芳、胡小华于2018年5月1日前偿还丁景云借款本金40万元及利息(利息从2014年8月21日起至实际还清之日止,按照年利率15%计算)。”因胡大华等三人未按调解书确定的时间履行还款付息义务,丁景云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8年8月1日,丁景云以借据二为依据诉至法院,要求聂风承担保证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两个,一是两份借据的效力,二是聂风应否承担保证责任。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虽然丁景云就两次诉讼分别提交了记载不同内容的借据(借据一与借据二),但根据查明的事实,两份借据系基于同一笔债务而产生,即胡大华所欠丁景云借款本金40万元及相应的利息,丁景云对此事实予以认可。因借款人胡大华及保证人(聂风)均在两份借据上签字确认,故丁景云于2017年4月份起诉之前已先后形成的两份借据均为真实、有效的借据。丁景云可根据两份借据的还款时间自主决定以哪一份借据为依据向借款人及保证人主张权利。根据两份借据记载的内容,聂风均为担保人,但未明确是一般保证还是连带保证,也未明确保证期间。《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故根据借据一,聂风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该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债权人有权自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款规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未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因丁景云与胡大华在借据一中约定还款时间为2017年2月21日,故聂风应承担保证责任的期限截至2017年8月20日。2017年4月份丁景云将胡大华等三人诉至法院,法院依据丁景云提供的借据一依法作出民事调解书。在借据一所确定的保证期间内,因丁景云未要求聂风承担保证责任,故聂风已免除了保证责任。在丁景云依据借据一起诉胡大华等三人一案中,一审法院根据借据一查明胡大华等三人所欠丁景云本金、利息及还款期限等事实,丁景云与胡大华等三人达成调解协议,约定还款期限为2018年5月1日,并以此内容为基础制作了民事调解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规定:债权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履行期限作了变动,未经保证人书面同意的,保证期间为原合同约定的或者法律规定的期间。因聂风未参与这一诉讼,丁景云也未提供证据证实经聂风书面同意主合同履行期限的变动,故民事调解书这一内容并不能产生变更借据一所确定的聂风的保证期间的效力,聂风的保证期间仍应按借据一记载的内容来确定。因丁景云依据借据一向法院起诉,法院据以作出民事调解书,且已进入执行程序,故借据一已产生相应的法律效力,并由生效法律文书确认并具有强制执行力。在此情况下,丁景云不能依据借据二再向借款人胡大华等主张债权,也不能按借据二所确定的保证期间要求聂风承担保证责任,只能依据借据一所确定的保证期间要求聂风承担保证责任,即借据二已失去相应的法律效力。因丁景云要求聂风承担保证责任的最后期限为2017年8月20日,故丁景云要求聂风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因已超过诉讼时效,法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如下:驳回丁景云的诉讼请求。

二审期间,被上诉人提交债务人胡大华的笔录,证实案涉借据虚假不真实。二审法院认为,该份笔录是债务人胡大华所做陈述,其系案涉债务的当事人,本人未出庭,不符合证人作证的条件,且证实内容与卷宗中笔录陈述内容相悖,上诉人不予认可,亦无其他证据对其予以佐证,故本院对该笔录不予采信。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二审法院认定如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属实,院予以确认。

借款人胡大华认可案涉借款事实,并对案涉两份借据中其签字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保证人虽然对第二份借据中其签名的真伪有异议,但经鉴定机构认定该签名为其本人书写,故案涉两份借据均系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均合法有效,案涉借贷关系和保证关系成立。因两份借据所涉及的基础借款事实一致,故形成时间在后的第二份借据应视为对时间在前的第一份借据的补充和变更。本案系上诉人依据第二份借据诉请保证人聂风对案涉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本院认为,第二份借据约定的借款偿还时间为2018年2月21日, 聂风承担保证责任的期间应截至2018年8月21日,则上诉人在本案的起诉并未超过保证期间。上诉人诉请债务人胡大华借款纠纷一案中,虽然各方达成调解协议并经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但胡大华并未履行该调解书确定的偿还义务,故聂风作为案涉债务的保证人,对调解书中确定的未偿还债务应当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聂风承担本案担保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胡大华进行追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承担保证责任,即本案中,上诉人既可以要求债务人胡大华承担还款责任,也可以要求被上诉人聂风承担保证责任。虽然上诉人依据第一份借据已经提起另案诉讼并进入执行程序,但债权并未获得清偿,故其仍有权要求保证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一审对此认定不妥,二审法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二审法院认定聂风对民事调解书确定的胡大华应承担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虽然本案的担保人聂风经历了二审上诉最终依然需要承担保证责任,但原先未收回的借条对其并未产生不利影响,法院的审判是公正合理的,故而各位依然可以通过二审上诉或申请再审的方式过程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