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父母与生父母离婚后,继子女对继父母的遗产是否享有继承权,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答

当下社会,离婚率飞速上涨导致重组家庭的比例日益增多,继承因为婚姻状况而变得复杂。继父母与生父母离婚后,继子女对于继父母的遗产是否享有继承权,北京知名律师常亮给出了回答:在继父母与生父母婚姻存续期间,未成年继子女随双方共同生活,受双方共同抚养教育,存在抚养事实。但在双方离婚时已经约定各自抚养各自子女,抚养费自理,继父母没有继续抚养未成年继子女的意思表示。继父母与生父母离婚后,继父母与未成年继子女的身份关系因继父母与生父母婚姻关系的解除而消灭,继父母不再具有抚养义务,双方的抚养关系自然终止。故未成年继子女不是其具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对继父母的遗产没有继承权。

继父母与生父母离婚后,继子女对继父母的遗产是否享有继承权,北京知名律师为你解答

王宏与杨花经人介绍结为夫妻。2013年12月13日,王宏与杨花购买A房屋。2015年1月28日,王宏与杨花因感情不和登记离婚,王宏与杨花签署《离婚协议书》,约定,1、婚前男方带一女孩王小丽(2002年5月29日出生)继续由男方抚养,婚前女方带一女孩杨小梅(2007年9月30日出生)继续由女方抚养,抚养费自理。2、现有住房两套,第一套位于任丘市,第二套为A房屋(该房产现登记在男女双方名下,协商离婚后,女方积极配合男方办理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两套房产全部归男方所有……。王宏于2018年11月3日死亡。王宏的法定继承人有王小丽(王宏女儿)、王锦国(王宏父亲)、李淑香(王宏母亲)。此案经法院一审调解,达成调解协议如下:一、王锦国、李淑香同意A房屋由王小丽继承。二、双方再无其他纠纷。但王宏死后,杨花认为其女儿杨小梅与王宏系形成抚养关系的继父母子女,杨小梅应享有继承权。

一审法院认为:依据王宏与被告杨花签署的《离婚协议书》,双方约定将位于任丘市房屋分割为王宏所有,且有《离婚协议书》中有女方应积极配合男方办理产权变更登记手续的记载,原、被告双方对此事实均无异议,现王宏已经死亡,故涉案房屋应作为王宏遗产由其法定继承人依法继承。王宏的父母已通过法院诉讼调解的方式确认涉案房屋由本案原告继承,原告作为王宏唯一子女,对涉案房产享有继承权。被告辩称,被告女儿杨小梅应享有对王宏遗产的继承权,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四款的规定,本法所说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和有抚养关系的继子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3条规定,生父与继母或生母与继父离婚时,对曾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继父或继母不同意继续抚养的,仍应由生父母抚养。在王宏与杨花离婚时已经约定各自抚养各自子女,抚养费自理,王宏没有继续抚养杨小梅的意思表示,双方离婚时,继父或继母与子女没有血缘和收养关系,且我国现行法律未规定继父母在与继子女之间的身份关系消灭后,仍然有抚养继子女的法定义务,杨小梅不是与王宏具有抚养关系的子女,故对被告辩称不予支持。原告对涉案房产享有继承权,因继承取得物权,其要求被告协助办理产权变更登记手续应予支持。

一审裁判过后,杨花不服,提起二审上诉至北京市某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3条规定,生父与继母或生母与继父离婚时,对曾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继父或继母不同意继续抚养的,仍应由生父母抚养。本案中,在王宏与杨花婚姻存续期间,杨小梅随双方共同生活,受双方共同抚养教育,存在抚养事实。但在王宏与杨花离婚时已经约定各自抚养各自子女,抚养费自理,王宏没有继续抚养杨小梅的意思表示。杨花与王宏离婚后,王宏与杨小梅的身份关系因杨花与王宏婚姻关系的解除而消灭,王宏对杨小梅不再具有抚养义务,双方的抚养关系自然终止。故杨小梅不是王宏具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对王宏的遗产没有继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