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某诉罗某离婚纠纷二审案

案件导读:

婚生子非亲生,二审改判为上诉人拿回抚养费和精神抚慰金。律师观点:所谓夫妻忠实义务,即贞操义务,指夫妻双方在共同生活中应当互相踏实以维护婚姻关系的专一性和排他性。


基本案情:

案由:离婚纠纷

上诉人:吴某

被上诉人:罗某

案件概述:2002年,吴某与从事娱乐服务行业的罗某相识,后二人自由恋爱并于2003年结婚,婚后生育二子,取名吴某1、吴某2。孩子出生后,吴某辞去工作,专心照顾两个孩子。2009年,吴某带吴某1、吴某2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显示吴某与吴某1、吴某2并不存在亲子关系,得知这一情况后吴某将罗某诉至法院,请求法院解除自己与罗某的婚姻关系,并主张罗某作为婚姻关系的过错方应返还两个孩子的抚养费,并要求罗某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罗某不属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过错方,双方共同生活十余年,吴某应当知晓罗某的工作性质,双方应当共同承担双胞胎孩子并非吴某亲生子女的风险,遂驳回了吴某关于返还抚养费、赔偿精神损害的诉讼请求。

吴某不服该判决,委托本所律师作为诉讼代理人,上诉至北京市某中级人民法院。


判决结果:

最终北京市某中级人民法院采纳了我方律师的观点,改判如下:

1、吴某及罗某双方均同意离婚,原审法院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判令双方离婚适当,本院不持异议;

2、针对本案中双方争议的主要问题,分别论述如下:

第一,关于原判对于吴某主张的由罗某给付子女抚育费及精神抚慰金的处理一节。首先需要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烟法》第四条中规定了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本案中,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罗某所生之子的亲生父亲并非吴某,此节有鉴定报告证实,故罗某应当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

第二,吴某主张罗某返还两个孩子的抚育费,罗某应该适当给付;

第三,基于罗某的过错,确给吴某精神上造成损害,故罗某应支付吴某相应的精神抚慰金。

原判对此节认定及处理不当,本院予以更正,具体数额本院根据双方的实际情况酌定。


律师解析:

嘉善律师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有两个:一、婚生子非亲生是否能够作为离婚事由,二、罗某是否为过错方。

一、婚生子非亲生是否能够作为离婚事由。

根据我国《婚姻法》及相关解释的规定,如果夫妻双方“感情确已破裂”,法院会判决准予离婚,解除合法夫妻关系。认定“感情确已破裂“,《婚姻法》给予了具体情形的规定,即:“(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本案中,吴某与罗某的情况确属于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吴某为照顾双胞胎儿子辞去工作,五年来全身心投入家庭,却发生婚生子非亲生这样的事实,令这段婚姻关系有了无法弥合的嫌隙。这样的情形相较于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实施家暴、遗弃家庭成员、有赌博吸毒恶习屡教不改、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有着同等的严重性,足以二人的感情确已破裂,因此法院判决支持吴某离婚的诉讼请求。

二、罗某是否为过错方。

我国《婚姻法》第四条规定了夫妻双方互负忠实义务。所谓夫妻忠实义务,即贞操义务,指夫妻双方在共同生活中应当互相踏实以维护婚姻关系的专一性和排他性。夫妻忠实义务是保护被侵权者的利益,夫妻必须都爱情专一、感情忠诚、互相忠实于对方。夫妻忠实义务更强调男女平等,即不管是男方还是女方有悖法律,惩治办法相同。

婚生子非吴某亲生当然的可以推定出罗某未履行忠实义务的事实。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的角度发生了偏差,以罗某的工作性质为由判定夫妻二人共同承担婚生子非亲生的风险于法无据且与常理相悖。

同时,《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因重婚、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故类似于本案的情况法院一般会判定女方存在严重过错,赔偿男方精神损害,返还男方部分抚育费。


本案结语:

在一审法院认定女方罗某无过错的情况下,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从判决行文、证据采信、生活常理等方面对一审判决进行了较为全面的分析,从拟定的法律事实中引申、扩展出与一审判决相反相冲突的结论,并最终在二审中寻求契机更正了判决行文。这在一定程度上展现了法律人的匠心与质疑一切的能力,为当事人达成诉讼目标。

大数据报告显示,离婚诉讼案件近年来呈现激增趋势,除了婚姻散场锱铢必较的财产分割争议以外,类似要求返还抚育费、赔偿精神损害的争议也屡见不鲜。类似本案丈夫亲子鉴定后发现孩子非亲生这样的案情不在少数,面对这样的纠纷需要仔细具体案件具体分析,更要坚持法律人的匠心,维护好当事人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