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等被继承人债务清偿纠纷案

导读:

借款人死亡,原告40万债权仍全部实现,律师观点: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


基本案情:

原告:王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德君、沈丽,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蔡某、付某1、牛某、付某2


案件概述:

蔡某与付某3系夫妻关系,二人于2002年11月12日登记结婚,二人育有一女付某2,付某1系付某3父亲,牛某系付某3母亲。付某3于2017年6月6日死亡。原告与案外人闫某系夫妻关系。付某3以家庭生活为由向王某借款40万元,2017年4月12日,闫某用其本人银行卡向付某3转账40万元。2017年4月13日,付某3向原告出具《借款协议》,内容为:“付某3向王某借款人民币肆拾万元整(400000.00),以宋庄小堡尚上美术馆后身在建房屋一套抵借款(房屋面积约100平方米/套),房价以壹万元每平方米结算,余款交房时(约2017年11月)支付。” 双方未签订抵押合同,除本案借款外双方无其他借款关系,亦无其他任何经济往来,双方未就借款约定利息,后付某3未偿还过款项。蔡某称对本案借款不知情,否认款项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否认款项系夫妻共同债务。

2018年2月26日,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出具(2018)京方圆内民证字第01836号公证书,内容为四被告因继承付某3的遗产,于2018年2月11日向该处申请办理继承权公证,四人申请继承付某3遗留的财产为:登记在付某3名下坐落于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xxxx的房产一处,上述财产为付某3与蔡某的夫妻共同财产,上述财产的一半为被继承人付某3的遗产,被继承人付某3的上述遗产由其妻子蔡某、女儿付某2、父亲付某1、母亲牛某继承。

原告王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蔡某偿还原告借款本金40万元;2、判令蔡某支付原告逾期利息(以40万元本金为基数,自起诉之日起至实际偿还借款之日止,按照年利率6%计算);3、判令四被告在继承付某3遗产范围内对上述债务承担清偿责任。王某认为蔡某系付某3配偶,上述债务发生在二人婚姻存续期间,因此应对该笔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因付某3已死亡,付某3父亲付某1、母亲牛某、女儿付某2为其法定继承人,应承担相应责任。


判决结果:

本案中,根据在案证据,能够证明付某3向原告借款40万元的事实。《借款协议》中未就还款时间进行约定,原告可随时主张。由于涉案《借款协议》中未约定借款利息,根据法律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视为不支付利息,故原告主张利息无据的诉求难以得到支持。付某3死亡后,其遗产继承应当在继承被继承人付某3的遗产范围内偿还原告的债务。故原告要求偿还借款的诉求得到支持,被告蔡某、付某1、牛某、付某2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在继承付某3遗产范围内向原告王某偿还借款四十万元。


律师解析:

首先,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超过遗产实际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不在此限;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对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可以不负偿还责任。本案中,付某3死亡后,其遗产继承人应当应当在继承被继承人付某3的遗产范围内清偿付某3的债务,四被告作为付某3的第一顺序继承人,未有证据显示四被告放弃继承。现付某3的遗产范围不明,就蔡某所述出售房屋的具体分配亦不明,且有其他债权人主张债权,因此,四被告作为继承人应当偿还所欠原告的债务。

其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原告以夫妻共同债务为由要求蔡某偿还付某3之借款,蔡某不予认可,原告所主张的借款系大额借款,现原告不能提供该借款用于付某3与蔡某的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证据,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对于原告以夫妻共同债务要求蔡某偿还借款的诉讼请求,难以得到支持。

 

结语: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系个人债务亦或夫妻共同债务?不能简单武断认定,个人债务与夫妻共同债务的区分,司法实践中大体从债务发生时间、债务的性质与用途以及债务的金额与去向三个方面判断。

关于遗产继承,我国采取的是遗产全面继承制度,即被继承人死亡时遗留的财产权利一并由继承人享受。对于债务,采用的有限责任继承原则,法律依据《继承法》第三十三条 :“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超过遗产实际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不在此限。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对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可以不负偿还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