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某等房产继承纠纷案

案件导读:

律师证明遗嘱无效,为继承人争得300万房产。律师观点:口头遗嘱成立,应以危急情况作为前提。


基本案情:

案由:法定继承纠纷 

原告:付某

被告:程某 


案情概述: 

付某是被继承人付某某与前妻所生独子,付某某于1989年与程某结婚,无子女。2016年1月11日付某某病逝,除付某和程某外无其他继承人。现存两套争议房屋,房屋A是付某某与程某的夫妻共同财产。房屋B是程某娘家房屋,经危房改造工程后就地安置所得,并登记在程某名下。

对于房屋A,程某以被继承人对该房屋的分割留有有效的口头遗嘱为由主张继承房屋所有权,且有两位证人作证,证明2015年12月24日,付某某立口头遗嘱将房屋A给程某。

对于房屋B,程某主张该房是其母对其个人的赠予,不属于遗产范围。程某于2004年与开发商就房屋B签订就地安置合同书。在诉讼期间,程某与其侄子签订赡养协议书,约定由侄子负责赡养程某。后程某将房屋B过户到其侄子名下。

且程某主张被继承人在世时承担了对其主要的扶养义务,而付某却未尽赡养义务,故对于遗产程某应当多分。

付某主张其对两套房屋享有继承权。同时主张程某所述口头遗嘱不能成立,且认为程某在诉讼中存在擅自转移遗产的行为,严重侵犯了付某的合法权益,故对其遗产程某应当少分或不分。


判决结果:

对于口头遗嘱是否成立,法院支持了我所律师的观点,认定口头遗嘱不能成立。由此认定房屋A应按法定继承予以处理,由于该房屋系付某某与程某的夫妻共同财产,其二分之一份额归程某所有,另二分之一份额作为付某某的遗产,由付某与程某继承。法院支持了付某要求确认其对该房所享有的份额的主张,也从程某的角度考虑,其本人年事已高且收入较低,应也无力负担高额的房屋折价款,故法院判决该房由付某与程某按份共有,其中付某占65%的份额、程某占35%的份额,付某的合法权益得到了维护。

对于房屋B,法院认可原告付某享有继承权的主张,认定房屋为付某某与程某的夫妻共同财产。但也考虑程某年事已高,对于付国光尽了较多的扶养义务,且房屋B的来源确系其娘家房屋经危房改造后安置所得,故在遗产分割中应对程某予以照顾。

法院也认定程某在诉讼期间将诉争房屋过户至他人名下的行为显属不当。但考虑其年事已高、无子女、且收入较低,确系存在养老问题,加之其本人对于房屋B所占份额较高,法院也确定了在分割遗产中对程某予以照顾的原则。故本院认定房屋B归程某所有,因程某已将该房过户到他人名下,故本案中对该房不再作处理。


律师解析:

本案的争议的问题在于,口头遗嘱是否成立。赵律师指出,根据《继承法》的规定遗嘱人在危急情况下,可以立口头遗嘱。且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危急情况解除后,遗嘱人能够用书面或者录音形式立遗嘱的,所立的口头遗嘱无效。也就是说立口头遗嘱具有前提条件,其前提条件为遗嘱人处于危急情况下,否则该口头遗嘱不具有法律效力。本案中,程某所主张的口头遗嘱,虽然有两个见证人在场见证,但是并没有具体反映出被继承人在作出上述意思表示时处于“危急情况”的证据,因此应当认定,“房屋A的所有权由程某继承”的意思表示尚不能构成口头遗嘱。同时本案中程某对于房屋B系其母亲对其个人的赠与以及付某没有尽到扶养义务的主张也没有证据支持,因此两套争议房屋均属于遗产范围,由程某和付某继承。


本案结语:

根据《继承法》的规定,遗嘱人在危急情况下,可以立口头遗嘱。口头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危急情况解除后,遗嘱人能够用书面或者录音形式立遗嘱的,所立的口头遗嘱无效。因此口头遗嘱成立且有效的条件有:1.遗嘱人处于危急情况,2.要有两个以上见证人,且危急情况解除后,所立口头遗嘱无效。在现实生活中无论遗嘱人或者继承人,都应当注意遗嘱成立有效的法定要件,同时在继承过程中,继承人要重视对遗嘱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