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公司等1500万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案

案件导读:

推翻一审,二审胜诉,为当事人赢得1500万赔偿。律师观点:只要申请人的诉讼请求未得到人民法院支持或没有得到全部支持,就可认定财产保全申请人在诉讼过程中所申请的财产保全不当。


基本案情:

案由: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XX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甲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XX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乙公司)、XX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丙公司))、XXX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丁公司) 


案情概述: 

2015年8月,乙公司持《委托持股协议》复印件及转账凭证向一中院提起诉讼,主张确认甲公司名下XX家纺原始股份为乙公司所有,同时申请法院冻结登记在甲公司名下的“XX家纺”全部股权及收益孳息。丙公司、丁公司为该财产保全申请提供了担保,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一中院依据乙公司保全申请,作出民事裁定,于2015年9月分两次冻结甲公司名下“XX生活”股票,于2015年10月冻结甲公司证券账户资金,于2016年5月冻结甲公司股票孳息。2016年7月,一中院作出民事裁定,并于8月解除上述保全措施。一中院判决驳回了甲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甲有限公司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乙公司以由于甲公司的错误保全行为,导致在冻结期间对价值数亿元的资产无法合理投资经营,造成巨额损失为由,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赔偿。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纠纷属于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应当适用过错责任原则,认定甲公司申请保全的财产不属于恶意财产保全的行为,驳回了乙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之后乙公司以一审案由确定有误,事实认定错误为由提起上诉。


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确定的案由为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我所律师认为案由确定有误。二审法院经审查,采纳我所律师的意见,认为本案是基于甲公司起诉乙公司与公司有关的纠纷一案中,甲公司申请诉中财产保全冻结了乙公司相关财产所致;且乙公司亦提及,本案应以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为案由。经释明,确认本案的案由为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

一审法院认为,应当适用过错责任原则,认定保全申请错误应当以申请人是否存在过错,即是否存在恶意诉讼、恶意财产保全为判断依据,因此一审驳回了我方当事人的诉讼请求。而我所律师认为保全申请错误应以申请人的诉讼请求没有得到全部或部分支持为依据。二审法院支持了律师的意见,其认为,只要申请人的诉讼请求未得到人民法院支持或没有得到全部支持,就可认定财产保全申请人在诉讼过程中所申请的财产保全不当,因此,认定乙公司应当对甲公司财产因申请财产保全期间产生的损失予以赔偿。


最终判决如下:

一、撤销一审民事判决;

二、乙公司赔偿甲公司损失1500万元;

三、丙公司、丁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律师解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的认定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五条规定:“申请有错误的,申请人应当赔偿被申请人因保全所遭受的损失。”班律师指出其适用前提一是申请有错误;二是被申请人因保全而遭受损失。认定申请有错误,不应当以保全行为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为标准,因为若申请保全之时,其行为存在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的情形,法院应当不准许财产保全申请,也就不会因保全而造成损失。同时,也不应以申请人在诉讼过程中是否存在“恶意诉讼、恶意财产保全”为标准。因为此类情形,法官在案件审理的起始阶段相对容易判定,则绝大多数案件中的财产保全申请人是无需对被申请人因保全所遭受的损失进行赔偿的,这样财产保全申请人也就没有提供担保的必要。而且这样的证明标准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几乎无法证明。班律师认为只有基于合法、合理的诉讼请求,申请人申请财产保全才是合法正确的,而诉讼请求的合法性和合理性需要通过法院最终生效的判决来予以确认。因此,只要申请人的诉讼请求未得到人民法院支持或没有得到全部支持,就可认定财产保全申请人在诉讼过程中所申请的财产保全不当,而无需探究其申请保全时的不当是否存在故意,更无需由被申请人先行证明申请人是“恶意诉讼、恶意财产保全”。本案中,申请人乙公司的诉讼请求未得到人民法院支持,且因财产保全造成了被申请人甲公司损失,因此申请人要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


本案结语:

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认定诉中财产保全申请人应承担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应满足申请有错误和被申请人因保全而遭受损失两个要件。而只要申请人的诉讼请求未得到人民法院支持或没有得到全部支持,就可认定财产保全申请人在诉讼过程中所申请的财产保全不当,其申请错误。此时被申请人财产因保全受到侵害的,可以要求申请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要求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