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某等200万法定继承纠纷案

导读:

6人争遗产,律师为我方继承人争取到80%存款遗产。律师观点: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


基本案情:

案由:法定继承纠纷 

原告:陈某1、吕某

被告:陈某某

被告:陈某3

诉讼代理人:沈丽

被告:陈某2

诉讼代理人:沈丽

被告:陈某4


案情概述: 

陈某3初婚配偶为陈贾氏,二人婚后生育了陈某2和陈某某,1954年陈贾氏去世。后陈某3于1957年同吕某某登记结婚,吕某某与前夫有一女吕某,婚后吕某某与陈某3又生育了陈某1,吕某某上世纪七十年代去世。1974年陈某3又和王某某结婚,当时王某某与前夫有一女陈某4,陈某4时年20岁。王某某同陈某3婚后未生育子女。王某某2015年去世,去世时未留有遗嘱、遗赠和遗赠扶养协议。王某某父母已先于其去世。

陈某3系北京外交人员服务局职工,后退休。1998年陈某3与北京外交人员服务局签订公有住房买卖合同,房屋A登记至其名下。

2016年6月,陈某4签署一份放弃遗产继承权声明。

2016年11月,陈某3同案外人徐某签订存量房屋买卖合同,约定陈某3将房屋A(争议房屋)出售给徐某。争议房屋共售得价款435万元。

原告陈某1与吕某主张,陈某1同王某某形成了抚养关系以及赡养关系。吕某尽到了赡养义务。主张有权继承王某某的遗产。同时主张陈某2未尽赡养义务,陈某4放弃了继承权,两人不应参与继承,其余继承人私自处置房屋A,侵害其他继承人权利,应当少分遗产。遗产范围是银行存款和售房款的一半。

被告陈某3、陈某2、陈某某主张:陈某2没有赡养过王某某,不要求继承她任何遗产,陈某某放弃继承王某某的遗产。但是主张陈某1和王某某未形成扶养关系,吕某也未对王某某尽到赡养义务,无权继承其遗产。遗产范围认为包括银行存款,但关于售房款,陈某某主张王某某夫妇曾向陈某某借250万元,因此售房款应减去欠陈某某的借款250万元,剩余部分的二分之一才是王某某的遗产。同时主张余下售房款应当全部归陈某3所有。

债务的形成过程是2010年陈某某名下房屋B办拆迁,陈某某将拆迁款中的250万元给了陈某3。房屋B最早是陈某3代陈某某与北京外交人员服务局签订租赁合同承租的。2002年,陈某某签订公有住房买卖合同,之后房屋B登记在陈某某名下。

2010年,房屋B拆迁,陈某某要求总拆迁补偿款中之人民币250万元由陈某3领取。后拆迁单位按照陈某某指示将拆迁款分别打入陈某某、陈某3账户。之后,陈某某基于此主张陈某3、王某某欠其250万元。但原告称其有协议证明该债务不存在。

陈某4主张,其签订放弃继承权声明非自己真实意思表示,自己应当参与继承。


判决结果:

法院认为遗产应按照法定顺序继承。现陈某2自认未赡养王某某,放弃继承王某某遗产,陈某某在庭审中也放弃对王某某遗产的继承,不应分得王某某的遗产。

在原告吕某是否享有继承权的问题上,法院采纳了沈律师的意见,认为在法定继承的情况下,吕某因没有与王某某形成扶养关系,不应继承王某某的遗产。

陈某3同王某某结婚时陈某1尚未成年,没有证据直接表明王某某未对陈某1进行抚养。从在案证据看,陈某1成年后也回国对王某某尽到了一定赡养义务,因此法院认定陈某1与王某某之间形成了扶养关系。

对于律师对陈某4无继承权的主张,法院予以认可,因为并无证据证明放弃继承权不是陈某4的真实意思表示,且该声明形式上并无瑕疵,因此不该享有继承权。

因此认定王某某的遗产继承人为陈某3和陈某1。

对于遗产范围,银行存款无争议。关于售房款,矛盾焦点在于王某某在世时是否与陈某某形成了借款250万元的债务。从现有证据、庭审情况来看,应当是否定的。因此出售争议房屋所得一半即217.5万元应当作为王某某遗产进行分割。

在遗产分配方面,沈律师积极维护陈某3的合法权益。法院认定陈某3对王某某的照顾更多,且陈某3年过九十,已丧失生活自理能力,养老开支较大,因此法院在分割王某某遗产时对陈某3予以倾斜,

遗产均体现为货币形式,法院确定陈某3继承其中五分之四份额,陈某1继承五分之一。陈某3的合法权益得到了维护。

最终,售房款中属于王某某遗产的217.5万元,陈某3继承174万元,陈某1继承43.5万元。王某某的遗产存款共计74万余元,陈某3继承59万余元,陈某1继承14万余元。


律师解析:

沈律师指出,被继承人去世时未留有遗嘱、遗赠、遗赠抚养协议等文件的,其遗产继承属于法定继承,遗产应按照下列顺序继承: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其中所说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和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的,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同时,有继承权的被继承人可以自愿放弃其继承权。

沈律师认为,本案中,陈某4为被继承人的亲生子女,应享有继承权,但其声明放弃,因此继承权丧失。而对于陈某某、陈某1、陈某2、吕某来说,其与被继承人的继子女,因此确定其是否享有继承权关键要确定其与被继承人是否构成扶养关系。陈某某放弃参与继承,陈某2在陈某3与王某某结婚时已成年,且自认未尽到赡养义务,未构成扶养关系,放弃继承。而吕某在陈某3同王某某结婚时已经成年,同时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其对王某某进行了赡养,其不应享有继承权。陈某3同王某某结婚时陈某1尚未成年,没有证据表明王某某未对陈某1进行抚养,且也有证据证明其成年后也回国对王某某尽了一定赡养义务,因此构成扶养关系,享有继承权。陈某3与王某某为配偶关系,享有继承权。

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同时遗产分配中也要考虑各继承人的实际情况。本案中,陈某3与王某某长期独自居住,显然是作为配偶和共同居住方的陈某3对王某某的照顾更多,且陈某3年过九十,已丧失生活自理能力,养老开支较大,因此遗产分割时应对陈某3予以照顾。


本案结语:

根据《继承法》的规定,法定继承中的继承人分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包括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继承人,包括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其中第一顺序继承人中的子女,不仅指有血缘关系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也包括无血缘关系的养子女、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父母,包括生父母、养父母和有扶养关系的继父母。第二顺序继承人中的兄弟姐妹,包括同父母的兄弟姐妹、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养兄弟姐妹、有扶养关系的继兄弟姐妹。在继父母继子女的继承中,确定是否构成扶养关系,是否为法定继承中的继承人是遗产分配的前提,应当予以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