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财保公司300万代位求偿权纠纷

导读:

为保险人0成本拿回300万债权,律师观点:保险公司有权就借款保证保险合同对投保人行使代位求偿权。

 

基本案情:

案由: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

原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乔某某

诉讼代理人:孙宁,霍焰

 

案件概述:

2017年5月15日,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出借人)与乔某某(借款人)签订《授信协议》,约定最高授信额度为人民币3151000元整,使用期限自2017年5月15日起至2022年5月14日止。同日,上述双方签订《借款合同》,约定借款本金金额:3150000元,主合同借款债权确定期限同主合同授信有效期,最高额抵押担保的范围包括债务人主合同项下全部债务(包括或有债务)本金、利息、复利及罚息、实现债权的费用。约定乔某某以其名下位于北京市丰台区芳星园1号楼2层5门202的房产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抵押人乔某某,抵押权人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抵押物价值人民币4201644元整。上述合同签订完毕后,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在扣除手续费后,向乔某某实际发放贷款3055500元。

2017年5月23日,平安保险公司应乔某某(投保人)申请,出具《中国平安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平安个人借款保证保险投保单》,保险单载明:“投保人:乔某某;保险人:平安保险公司;被保险人: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保证保险金额:3249225元;保险期间:自借款发放之日起,至该笔借款本息全部清偿之日止;每月保险费金额为3150元,投保人应按投保时约定。上述合同签订后乔某某分别于2017年6月至10月的每月23日进行还款,每月还款金额均为26880元,共计还款134400元,乔某某于2017年11月23日未如期偿还贷款利息,第一次出现违约。

2018年1月18日,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向乔某某发送《货款提前到期通知书》,载明截至2018年1月16日,该笔贷款已逾期53天,拖欠本息共计3344970.83元。 2018年1月24日,平安保险公司向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进行代偿,代偿金额为3249225元,同日,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甲方)与平安保险公司(乙方)签订《权益转让书》,就权益转让事宜达成如下协议,将甲方在上述合同中的全部权利包括但不限于出借人所享有的借款主债权、抵押权、质权及相关附属权益等全部转让给乙方。乙方同意受让上述全部权利,并依据关于代位求偿权的相关规定。同日,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向平安保险公司出具《履行保证责任证明书》,载明:“贵公司已根据保单于2018年1月24日向我司支付本息合计人民币3249225元,保险责任已全部履行完毕,贵司可依据权益转让之约定,代为我司向乔某某行使包括但不限于主债权、抵押权等一切权利。”平安保险公司代偿相应款项后,乔某某又于2018年2月23日向该公司还款10000元。

 

判决结果:

法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本案中,平安保险公司就乔某某所欠相关债务向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赔偿保险金之日起,有权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对乔某某请求赔偿的权利。

案涉的《授信协议》及《借款合同》均系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与乔某某的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应按照约定履行义务。平安保险公司与乔某某建立的保证保险合同关系,意思表示真实,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合同义务。依照双方合同约定,如被保险人宣布全部借款提前到期,投保人未在要求的时限内结清债务时,保险人应向被保险人理赔。因在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向乔某某催收欠款过程中,乔某某未依照合同支付欠款且明确表示不予偿还,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依照其与乔某某《授信协议》中的相关约定调整了授信并向乔某某发送了《贷款提前到期通知书》,乔某某应在2018年1月23日前结清债务。因乔某某未予支付,保险事故已经发生,故平安保险公司依约进行理赔。因平安保险公司进行理赔后,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将《授信协议》及《借款合同》以及《最高额抵押合同》中的全部权利包括但不限于出借人所现有的借款主债权、抵押权、质权及相关附属权益等全部转让给平安保险公司,故平安保险公司依照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均享有对乔某某求偿的权利。

债权转让的,担保该债权的抵押权一并转让。根据《权益转让书》及保险合同相关约定,平安保险公司理赔后依法取得保险人代位求偿权,其取得的权利包括但不限于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对乔某某享有的借款主债权、抵押权、质权及相关附属权益。同时,平安保险公司作为担保物权人,在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的情况下,依法享有就该担保财产的优先受偿权。

关于律师费的负担,因在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与乔某某《授信协议》中双方有明确约定,一方违约需承担违约责任及相关费用,费用包含律师费,平安保险公司已经依照《权益转让书》取得上述权益且其提供证据证明已支出了律师费用,故对于平安保险公司要求支付律师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法院最终判决:乔某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支付理赔款3244580元;乔某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支付滞纳金;乔某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支付律师费40000元;如乔某某未能按期支付上述款项,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有权就乔某某名下位于北京市丰台区芳星园三区1号楼2层5门202号[房地产权号:京(2017)丰不动产权第XXXX号]房产在本判决第一、二、三项的债权范围内优先受偿。

 

律师解析:

孙宁律师认为本案的争议的问题有四个,一是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与乔某某签订的《授信协议》及《借款合同》合同是否有效;二是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及平安保险公司在逾期未满80天时提前还款的行为是否合理;三是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享有的房屋抵押权是否可以转让。

对于第一个争议焦点,孙宁律师认为,案涉的《授信协议》及《借款合同》均系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与乔某某的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应按照约定履行义务。

对于第二个争议焦点,霍律师认为,平安保险公司与乔某某建立的保证保险合同关系,意思表示真实,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合同义务。依照双方合同约定,如被保险人宣布全部借款提前到期,投保人未在要求的时限内结清债务时,保险人应向被保险人理赔。因在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向乔某某催收欠款过程中,乔某某未依照合同支付欠款且明确表示不予偿还,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依照其与乔某某《授信协议》中的相关约定调整了授信并向乔某某发送了《贷款提前到期通知书》,乔某某应在2018年1月23日前结清债务。因乔某某未予支付,保险事故已经发生,故平安保险公司依约进行理赔。因平安保险公司进行理赔后,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将《授信协议》及《借款合同》以及《最高额抵押合同》中的全部权利包括但不限于出借人所现有的借款主债权、抵押权、质权及相关附属权益等全部转让给平安保险公司,故平安保险公司依照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均享有对乔某某求偿的权利。

对于第三个争议焦点,根据《权益转让书》及保险合同相关约定,平安保险公司理赔后依法取得保险人代位求偿权,其取得的权利包括但不限于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对乔某某享有的借款主债权、抵押权、质权及相关附属权益。同时,平安保险公司作为担保物权人,在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的情况下,依法享有就该担保财产的优先受偿权。

 

本案结语:

《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也就是说,所谓保险代位求偿权,就是应当对被保险人所造成的损失而进行赔偿的义务人,因其没有履行赔偿义务,而由保险公司代为赔偿以后,所获得的被保险人向加害人主张赔偿的权利。根据《司法解释四》第七条的规定,此类损失既可以因侵权而构成,也可以因违约等其他行为而构成。

首先,保险人需要向被保险人先就其损失进行赔付,而后获得被保险人关于保险利益和追偿权利让渡的承诺或者确认,再行向造成损失的第三者行使代位求偿权。在保险事故中,应当向被保险人进行赔偿的是造成损失的第三者。在没有购买保险的情况下,被保险人应当向造成该损失的第三者主张损失赔偿。投保人为被保险人购买保险的目的在于,如果第三者无法或者没有能力进行赔偿,则保险人可以就损失向被保险人先行赔偿。因此,保险人在赔偿损失后所获得的权利基础,是原属于被保险人向第三者主张损失的权利。

其次,保险事故发生所造成的损失,不仅限于基于侵权行为而产生。《保险法》第六十条,并没有对代位求偿权的权利基础进行规定,亦即并没有规定代位求偿权应当基于第三者的何种行为所造成的损失而产生。在以往的案例中,对于是否仅应当就第三者的侵权行为所产生的损失而具有追偿权颇有争议。但本次《司法解释四》十分明确地阐明,代位追偿权可基于第三者的侵权、违约等行为所造成的损失而行使。最后,被追偿的第三者不以是否存在过错作为保险代位求偿的前提。 由于保险代位求偿权不仅可基于第三者的侵权而产生,也可以基于第三者的违约行为或其他造成被保险人损失的行为而产生。因此,对于第三者对造成损失是否存在主观过错在所不论,没有因果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