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公司诉董某债权纠纷

导读:

借款人逾期还款,保证人诉讼请求被全部支持。律师观点: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基本案情:

案由:追偿权纠纷

原告:平安普惠融资担保有限公司

被告:董某,王某

诉讼代理人:杨德君,孙宁

 

案件概述:

2015年2月5日,董某与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安小贷公司)签订 “生意贷”借款合同(个人版),约定董某向平安小贷公司申请贷款30万元,用途为采购粮油,贷款月利率为0.65%,期限为12个月。同日,平安普惠公司与平安小贷公司、董某签订保证合同,约定平安普惠公司为董某向平安小贷公司的30万元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借款合同中约定的利息、罚息、违约金、服务费以及平安小贷公司实现债权的费用。

同日,王某向平安普惠公司出具反担保保证书,载明王某为董某向平安普惠公司提供反担保保证,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最后一期债务到期之日起四年。2015年2月11日,平安小贷公司通过银行向董某汇款294000元。董某按照约定偿还自2015年2月11日至2016年1月10日的本金、利息、担保费及管理费。自2016年2月11日起董某出现逾期。平安普惠公司依约于2016年5月3日代董某偿还平安小贷公司借款本金234000元、利息1521元、罚息19188元。2017年4月28日,平安小贷公司出具履行保证责任证明书,证明平安普惠公司已经履行完毕保证责任。截至庭审之日,董某未偿还平安普惠公司相应代偿款,王某亦未依约履行保证责任。

2018年2月5日,平安普惠公司与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签订法律服务专项委托合同,约定平安普惠公司为维护其合法权益,拟委托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的杨德君律师和孙宁律师代理其诉董某担保追偿案件事务。

 

判决结果:

法院认为,平安小贷公司与董某签订的借款合同,平安小贷公司、平安普惠公司与董某签订的保证合同,王某出具的反担保保证书,均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我国现行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亦不存在其他导致合同无效的情形,应属合法有效,各方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各自义务。

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本案中,平安普惠公司代董某偿还借款本金234000元、利息1521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故平安普惠公司及其代理人要求董某偿还上述代偿款的诉讼请求,理由正当,本院予以支持。

根据保证合同的约定,董某需要支付担保费,未依约偿还代偿款还应当承担律师费,故平安普惠公司及其代理人要求董某支付担保费600元及律师费5000元的诉讼请求,符合双方约定,本院予以支持。

王某作为连带责任保证人,根据反担保保证书的约定应当对董某的全部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平安普惠公司及其代理人在保证期间内要求王某承担连带还款责任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亦予以支持。

法院最终判决:被告董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平安普惠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代偿的借款本金234000元、利息1521元、罚息12792元,并支付滞纳金;被告董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平安普惠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担保费600元、律师费5000元;被告王某对被告董某的上述给付金钱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律师解析:

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的杨德君律师认为本案的争议的问题有三个,一是案涉的合同是否合法?二是保证人是否有追偿权?三是连带责任保证人是否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对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杨律师认为,平安小贷公司与董某签订的借款合同,平安小贷公司、平安普惠公司与董某签订的保证合同,王某出具的反担保保证书,均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我国现行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亦不存在其他导致合同无效的情形,应属合法有效。

对于第二个争议焦点,孙宁律师认为,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本案中,平安普惠公司代董某偿还借款本金234000元、利息1521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故平安普惠公司要求董某偿还上述代偿款的诉讼请求,理由正当,法院应予以支持。

对于第三个争议焦点,王某作为连带责任保证人,根据反担保保证书的约定应当对董某的全部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平安普惠公司在保证期间内要求王某承担连带还款责任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法院亦应予以支持。

 

本案结语:

对于保证人是否享有追偿权,依据《担保法》第三十一条、第五十七条、第七十二条规定了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而当担保合同被确认无效后,担保人不承担保证责任,而是承担因缔约过失的赔偿责任。为此,担保人承担赔偿责任后,是否享有追偿权问题,在实践中,有人认为,担保人承担赔偿责任后,不享有追偿权,一是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作为特别法的《担保法》对此也未作规定。二是在债务人无任何财产可供执行时,才能执行无效担保人的赔偿责任,此时,何谈追偿权。